终极笔记-第(4)章

主页 > 游戏悬疑 >

终极笔记-第(4)章

更新时间:2021-01-08 08:30 作者:洛溪笔谈

标签:

  爷爷一行人,算上爷爷共五人,底下的四个人中,两个是多年来一直跟随着爷爷的,一个叫洪子,一个叫福生,都是山西人,绝对是能信的过的。另外两个一个是搞建筑工程的,花钱雇来,基本和金贵的性质一样,是个外地人。另一个是和爷爷一起去过宁夏的人,这个人的信息不是很明确,再加上金贵,六个人就进入了村子内。

  荒废五年的村子,没有人再来过这里,有些破旧的房屋已经塌了,杂草长的比人还高,在这重重的山中,没有人引路的话,想找到这么个地方,还确实不容易。洪子个高体壮,和金贵在前面开着路,福生和爷爷在后面,其余人也紧跟在爷爷后面。长话短说,一路绕过村子,在东南面找到这个被填埋了的墓坑。

  爷爷一刻也没有停歇,示意马上干活,洪子和福生还有爷爷,三人拿起工具挖了下去,那个搞建筑的在周围测量宽度,其余的人也没闲着,一起动手干活。

  三个时辰的时间,那被炸开的墓门已经挖了出来,爷爷对身边的说:“你们在上边,我自己下去”。爷爷在腰间系了条绳子,就自己下到了里面,就看见那绳子放了有一百多米长的时候,停住了,应该是到底了。金贵表示看不懂了,这里面的墓室他是进去过的,什么都没有啊,只有四面墙,难道这里头还有其他的什么机关?此时后悔已经没有用了,要怪就怪自己道行太浅,看不透这玄机,当年还因为这么个地方,闹得两个村子鸡犬不宁。

  爷爷大概在地下呆了有一个时辰的时间,外边的人谁也没下去,就守在门口,这次显然不是来拿东西的,而是爷爷有什么其他的目的。洪子守了一个时辰后,担心爷爷的安慰,在靠近门口位置进去看了看,洪子进去大约有两分钟的时间,就从里面退了出来,面色苍白,双目无神,但是什么话都没说。

  福生上来要进去看看,被洪子拦了下来,洪子应该是看到了什么,他不想让第二个人看到,他守在门口不许任何人进去。

  又过了大约半个时辰,爷爷出来了,身上的衣服烂了许多地方,还有一些血在脸上,里面发生了什么,没有一个人知道,爷爷也没多说一个字,只是在爷爷的手中拿着一枚玉片,血是从这上面而来。这玉片有手掌这么大,质地成色绝对是上上之品,玉片的中间,有着一团红色的类似于血迹的混合物镶嵌在里面,爷爷出来说:“把这里封死”。

  金贵看着爷爷手中的玉片,问:“地下就这么个东西?”,爷爷没说话,“少他妈废话”,洪子在旁边骂道。金贵一看这些人不是什么善茬,也就乖乖的干活,没在多说什么,因为,他拿的钱已经够他后半辈子花的了。

  看来事前已经拿好了东西,那个搞建筑一直在测量的封死这里需要多少坊石料,将包里的硅酸钠和氯化钙拿出,在墓门上溶解,这都是爷爷早就准备好的。这件事情后来谁都没有提起,爷爷曾交代过,就算是死,也要烂在肚子里,不然就让他比死更难受。

  我拿着爷爷的笔记和那枚玉片,坐在椅子上看着,突然电话铃响起打断了我的思路。事情已经过去快要四十年了,爷爷的笔记中留下的都是看不懂的事情,像这样的玉片,在笔记中记载有三块,可这到底是什么,爷爷当年到底发现了什么?

  我拿起电话,是我二叔打来的,让我过去对一下账目,天也黑了,反正也没什么人,我就关了店门去了二叔那里。



第4章 唐三彩琉璃像

  我父亲是家中的老大,我出生的时候,名字还是爷爷特意取的,那时,爷爷半个多月没出门,听说我出生后赶来抱了我,还给我取了名字,叫张墓。在我长大后听家里人说起我的名字时,那可是爷爷特意取的,我就在纳闷了,怎么爷爷给我取了这么简单的名字,就一个墓字?我还心想,是爷爷心血来潮,还是别有什么原因?难道是爷爷下墓下多了,喜欢这种下墓的感觉,一时随口给就给我起了个名字?

  正是爷爷特意给我题的名字,这个意义就不一样,二叔的孩子出生时,爷爷就没有给取名,别说取名,就连抱都没有抱过。而我就不同,从小就受到家里所有人的疼爱,可能因为我是爷爷的大孙子吧,爷爷的思想里,还是比较封建的,这嫡子的地位在爷爷的心中也是比较重的。

直接到第章节

推荐小说

长风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