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地师

主页 > 游戏悬疑 >

葬地师

更新时间:2020-12-13 16:56 作者:血糕

标签:

========

《葬地师》

作者:血糕


  简介:

  我被爷爷活埋了,从那一天之后,我才发现我的身上藏着一个很大的秘密……

========


第1章 老乞丐

  我要死了吗?

  躺在密封的棺材里,空气越来越稀薄,呼吸变得有点困难了。

  对于死亡固然害怕,但是更让我接受不了的是,把我封在这口棺材里的竟然是我的亲爷爷!

  为什么?

  这件事,还得从前几天说起……

  我叫周岩,出生在崖水村,自幼跟着爷爷相依为命。

  爷爷是村里的阴阳先生,在附近十里八村名气不小,我从小耳濡目染,也学了一点坑蒙拐骗的手段。

  不管别人怎么看,反正在我眼里爷爷就是个大忽悠!

  七月底,正是天气最热的时候。

  爷爷接了一个活,说是隔壁李家村那边有个老朋友找他帮忙,让我收拾吃饭的家伙。

  把罗盘、香烛、纸钱等东西装进了背包之后,我背着背包跟着爷爷出门了!

  到了李家村之后,爷爷带着我来到李家村东南方比较偏僻的一处院落前,敲了敲门。

  没有人回应。

  爷爷紧皱眉头,嘴里骂着‘死老婆子’之类的话。

  我对于李家村这边也挺熟悉的,以前也跟爷爷来过这里,知晓这里住着的是一个神婆,爷爷虽然和她相识,但是很少有来往。

  爷爷骂骂咧咧几句之后,突然间愣了一下,鼻子嗅了嗅,似乎闻到了什么,脸色顿时变了。

  紧跟着,爷爷大脚猛地踹在了那院门之上。

  爷爷这一脚势大力沉,插在院门后面的木楔子直接崩断,院门敞开。

  看到院里的情景之后,我也愣住了!

  一条大黑狗倒在血泊中,脑袋生生被扭断,长长的舌头耷拉在一旁。鸡圈里养的那些大公鸡,跟那条黑狗一样,都是被扭断了脖子,院里到处都是血,血迹已经干涸,血腥气比较浓郁。

  那神婆疯了?

  怎么把这些家畜都杀了,还用这么残忍的手段?

  在我愣神的时候,爷爷沉着脸大步朝堂屋那边走去,我急忙跟在后面。

  走进堂屋的时候,血腥气更加浓郁了,看到了堂屋内的一幕,我吓得惊叫了一声,脚步踉跄后退,差点被门槛绊倒。

  堂屋内,神婆跪在地上,双手抱头,抬首上仰。

  一根小孩手臂粗的尖锐木棍,插进了她的口中,穿腹而过,生生的将她钉在了地上。在那尖锐的木棍上面,还有一根青色的蜡烛,摇曳着淡淡的绿色烛火。

  神婆的面容狰狞,眼眶裂开,仿佛是在一种极度恐惧的中被折磨而死的。

  在她的身下,有一片黑红的血液,引来了很多的苍蝇,极其恶心。

  这样的一幕,加上浓郁的血腥气,让我胃部翻腾,差点吐了出来。

  爷爷的脸色极其难看,死死的盯着神婆背后的那面墙,在那面墙上,血淋淋的一行字极其显眼,给人一种森然阴冷的感觉。

  岭南古墓,地气涌,村绝户,一百八十七条人命,还记得吗?

  看到这行血字的时候,我察觉到爷爷的手颤了一下,脸色似乎有些苍白了。

  没等我询问,爷爷直接拽着我快步离开神婆的家,脚步匆匆,似乎怕后面有什么追赶似的。

  就在我们快走出李家村的时候,不知道从哪冒出了一个老乞丐,身上脏兮兮的,端着个破碗,拦住了我们爷俩。

  老乞丐嘿嘿一笑,讨要两个饭钱。

  我被神婆家里的一幕吓得不轻,这时候哪里会给老乞丐好脸色看,直接喝骂让他滚开。

  而爷爷这时候却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张百元大钞,直接扔进了老乞丐的破碗里,有些凝重的看了老乞丐一眼,没有说什么。

  老乞丐喜滋滋的让开了路,等我们从他身边过去的时候,老乞丐扯着嗓子用那破锣般的嗓音唱起了古怪的歌谣。

  “天苍苍哟地茫茫,世道炎凉哟不争辩,害人终害己哟……”

直接到第章节

推荐小说

长风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