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游戏悬疑 > 独家制作人

独家制作人

更新时间:2020-09-14 22:11 作者:苏绾 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都市情缘 网红

文案:
  知名游戏主播楚狂,Cao作风Sao,Xing格高冷,家中有矿,从不露脸,声音雌雄莫辨,江湖人称“狂哥”。
  知名独立游戏制作人桑扈,斯文俊秀,年轻羞涩,作品出众,Cao作菜Ji,江湖人称“桑妹”。
  某日桑扈直播测试自己的新游戏,死了又死,万般无奈之下只能寻求场外援助,回头就喊:“狂哥帮个忙!”
  直播间观众就见到一个穿着睡裙的美艳小姐姐一边应声一边从房间里出来,懒洋洋地从背后环住他坐下,一边接过了鼠标,一边对着镜头打招呼:“你们好,我是楚狂。”
  如果这个无聊的世界令你失望,要不要试试和我一起去创造新世界?
  生无可恋的单机界大佬主播小姐姐 X 打游戏菜Ji的知名独立游戏制作人
  ——谢谢你玩我做的游戏
  ——谢谢你带给我新的世界
  1、姐弟恋,差两岁,1V1,傻白甜苏。
  2、无电竞元素,单机主机为主。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甜文 网红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歌,乐胥 ┃ 配角:晏清时,楚珩 ┃ 其它:宅向,游戏
  一句话简介:谢谢你玩我做的游戏
  立意:心怀希望,光明长存


第1章 牧场物语
  楚歌睡醒的时候,天还有些昏暗。
  她刚睡醒,脑子还有些混沌,看着窗外的天色迷茫了一会儿,又拿起床头的手机看了看时间,这才有些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不是凌晨时候天才刚刚放亮,而是傍晚时分天都已经开始暗了。
  昨晚通宵剪了视频、连夜压制上传,本来就是天亮才躺下、当中迷迷糊糊醒过又很快再次睡着,最后一觉睡到傍晚,似乎也不是什么很让人意外的事。
  反正——也没有人管她。
  楚歌又在床上躺了一会儿,一直到觉得自己已经彻底清醒了,这才下了床。可能是已经连着差不多睡过了两个饭点,这时候她反而倒没什么肚子饿的感觉,也不急着点外卖,进卫生间洗了把脸,懒洋洋地又打开了自己的电脑。
  微博的消息提示有上千条,楚歌随手点开看扫了几眼——
  “爷爷你关注的主播又更新啦!”
  “好好的3A大作又玩成牧场物语了,狂哥这什么迷之种田画风,好惨一游戏。”
  “我本来都已经接受牧场物语的设定了,万万没想到最后几分钟画风突变,boss不要面子的嘛?”
  “Sao还是你狂哥Sao,这打断和走位可太秀了,boss被按着打连大招还没放出来就凉了,好惨一boss”
  “狂哥和我买的根本不是同一个游戏!举报游戏公司虚假营销!”
  ……
  和平时更新之后的评论画风差不多。
  楚歌,女,二十二岁,大学刚刚毕业,目前待业在家;某知名弹幕视频网站游戏区大佬,ID楚狂——虽然不管是咕站还是微博账号,Xing别一栏都老老实实填了“女”,但由于声音本就略显低沉、经过录制和传输过程中的干扰,导致最终成品视频里的声音总有些雌雄莫辨的效果。再加上视频硬核、Cao作风Sao,更新飘忽、Xing格高冷,而且最重要的是——从不出镜,也不爱直播,因此惨遭游戏业内“群嘲”,都猜测他是大【哔——】萌妹,江湖人称“狂哥”,甚至还纷纷表示“社会是多元化的,我们坚决体谅狂哥女装的爱好”。
  顺便一提,这个“某知名弹幕视频网站”原名叫什么已经没人在意了,由于主播们总是前赴后继地鸽视频鸽直播什么都鸽,现在大家众口一词,都只称“咕站”了——满耳都是鸽子的咕咕声。
  总而言之,正因为楚狂身上带着这样的反差,反倒变成了一种萌点,粉丝众多,尤其是女粉众多,成为游戏区扛把子的几位大佬之一。
  楚歌一边看一边打了个呵欠,正思考着“反正天都要黑了,要不干脆继续回床上睡算了”的时候,手机忽然震了起来。
  楚歌不太喜欢响铃,即使是一直一个人在家,也总是开着震动模式。
  她也没看来电显示,一边接通电话,一边点开了自己最新一期的视频页面。
  电话对面传来了熟悉至极的声音:“我还有半个小时到你楼下,换好衣服下来吃饭。”
  一点都不意外——除了外卖和诈骗推销,也就只有这人会打自己的电话了。
  楚歌也没客套什么,答应了一声后就挂了电话,顺手滑了滑鼠标滚轮,就看到了视频下面的第一条热评:
  桑扈:“上传时间早上六点多,狂哥怕不是又通宵了?大家催更归催更,但狂哥还是多注意休息吧,也不急在这几个小时。”
  这条评论不仅获得众多点赞,下面甚至还跟着几十条整齐的“去吧大师球!”的评论。
  楚歌倒是知道这个名字,是个圈内相当知名的独立游戏作者。她玩过这人自己做的两个游戏,虽然由于全程都是自己一个人完成的原因,画风简陋粗糙了一些、流程也都不算太长,但游戏Xing却很不错,挺有点儿意思,算是国内独立游戏里的上佳之作。她平时玩的绝大部分都是单机游戏,记得给那两个游戏都做过视频,这人也回复过“感谢支持,我会继续努力”之类的官方辞令。所以……算下来她和桑扈大概也就算是个“点头之交”的关系,倒是没想到他的关注点会在这里。
  楚歌想了想,还是也公式化地回复了一句感谢,而后就关掉页面换衣服去了。
  半个小时之后,楚歌下楼,晏清时果然已经准时等在楼下。
  楚歌也没问他去哪里吃饭——反正总不会卖了自己,开车的人说了算。
  这时候正是下班的高峰时间,路上堵得挺厉害,楚歌干脆又靠着椅背闭上了眼睛。
  ——她睡了一整个白天,睡得久了,反倒有些头晕,精神不好。
  晏清时开车很稳,再加上堵车、车速感人,楚歌不久后还真就睡了过去,一直到被人叫醒,这才又有些机械Xing地下了车、跟着他继续往前走。
  是个私房菜馆,盘子很大、菜量很小,摆盘讲究,一看就很有逼格。
  再看对面的男人——西装革履,斯文英俊,鼻梁上架着一副斯文败类标配的金丝细框眼镜,一看就是精英中的精英,更有逼格。

直接到第分节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