赐吻-第(6)章

主页 > 现代言情 >

赐吻-第(6)章

更新时间:2020-12-26 16:30 作者:南北逐风

标签:

  工作一多,就缺人手。择栖过去一年从基层到高层的人员扩充了不少。新旧交替多少有些动荡,新人喜欢舍我其谁,老人又喜欢划江而治,磨合是永远的难题。

  于渃涵记得面前这个女孩叫宋新月,大概一个月前入职。当时人事把厚厚一沓劳动合同拿来给她签时,她稍微看了一下大家的资料,记住了个大概。宋新月尤其惹她注意,知名学府硕士毕业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她连一寸证件照片都拍得漂亮。

  脑补的那副骄傲拔群的模样,与现在这副拎着奶茶慌得不行的样子……似乎有点出入。

  还是年轻啊——于渃涵感慨。刚毕业的新人,哪怕在学校里再怎么优秀,到了社会上也要被好好教育一番的。

  这次被支出来跑腿,十之七八是因为有些东西项目负责人不想让她接触罢了。

  反正多她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不少,白不使唤。

  “你怎么才回来?”一个同事对着推开门的宋新月抱怨,其他人刚要附和,见到了后面进来的于渃涵,会议室里的气氛顿时凝固了。

  “我?”于渃涵接话道,“我几点回来还得问问你们啊?想什么呢?”

  已知:明弦的剧是公司内部一个很重要的项目,本该拿出一个漂亮的方案来,结果始终拖拖拉拉悬而未决。开会时指挥新人跑腿,会议室气氛松散还被老板碰了个正着。

  求:该怎么办呢?



第3章

  项目负责人刘启站了起来,笑着说:“没有没有,于总,你……”他的话卡在这里,楞是不知道怎么往下接。

  问于总你怎么来了?公司都是人家的,人家怎么不能来?

  问于总你今天回来这么早啊?难道人家几点回来要跟谁请示报批一下么?

  刘启那个“你”字在嘴边徘徊了很久,大家都齐齐看向他,可死活没有后续,搞得他自己也有点尴尬。好像被老师点名回答问题,站起来支支吾吾连课本讲到第几页都不知道一样。

  于渃涵拉了把椅子坐下,手里的包随意往桌子上一丢,说道:“我路过,你们继续。”

  谁也不知道为什么气氛就迷幻成了这样。

  于渃涵在公司里并不是一个严厉的上司形象,她只是外形上带来的压迫感太强了,连很多男同事跟她交流的时候都需要抬起头来,就不要说那些个子矮的女孩子了。

  仰视本身就有着很强的臣服暗示。

  像宋新月这样刚入职的新人都很害怕和于渃涵接触,仿佛搞出一点点纰漏来都会被于渃涵大卸八块一样。可于渃涵并没有那么恐怖,或者说,她的恐怖之处远不是“严厉”这样肤浅的表现。

  她像是一个路人一样坐在旁边听眼前这几个人各种发散思维侃侃而谈,讨论到关键性节点的时候,刘启总爱跳出来征求她的意见。于渃涵心想,所有事情都让她来做,那要这些人有什么用呢?

  刘启是宣传部的老员工,也带过几个很好的项目。宣传总监的位置空出来之后,大家都觉得很有可能是刘启上去,甚至连刘启自己也这么觉得。

  结果没想到没有等来调令,而是等来了一个空降上司,这跟谁说理去?

  刘启忽然想到大学时代的老师在上第一节 课时跟他们说话:如果三十岁没有做到总监的位置,那就不要再从事这个行业了。

  他今年三十二岁了,还只是项目经理。不是没想过换一份工作,只是他现在高不成低不就的年纪和资历,已经很难再找到薪资待遇发展空间都合适的了。

  明弦的剧是他来做,一方面要承担重点项目的业务压力,另一方面又要带新人。宋新月这样的菜鸟在他看来只能做一做会议记录,端茶倒水跑跑腿,完全不指望能做什么有实际意义的事,不拉垮已经是烧高香了。

  谁成想今天指挥宋新月去跑腿买奶茶,结果宋新月就带了个大boss回来。

  这是什么狗屎运?

  职场老油条们都有些默认的规则,比如工作可以做得不好,但是态度一定要端正——至少在老板那里是足够端正的。自由散漫磨洋工还欺负新人是不可取的,私底下怎么样无所谓,同样也不能摆在老板面前,无论老板是否介意。

直接到第章节

推荐小说

长风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