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现代言情 > 被嫌弃的英子的逆袭

被嫌弃的英子的逆袭

更新时间:2020-10-08 23:00 作者:梦里闲人 标签: 因缘邂逅 励志人生

文案:
  家里多余的二女儿
  夹在大姐和弟弟之间被嫌弃的人
  家族粉碎者
  差点儿克死弟弟的命硬之人
  认老榆树当亲妈的怪物
  色魔碎头者
  一等不祥之人
  偷窃者、逃亡者
  北境逆女家族耻辱自私自利的英子的故事。
  内容标签: 因缘邂逅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韩雪英,周林海(黑虎) ┃ 配角:周明德,甫秀花,韩兆秋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被嫌弃的英子的逆袭
  立意:重男轻女家庭长大的女Xing的觉醒之路


第1章 诞生
  1983年黑水镇靠山村
  举凡不祥之人出生都是有征兆的,回想起来英子的出生也是如此,那一年已经是农历三月二十了,地里的雪早已经融化,虫儿都缓了过来,枯了整个冬天的树也冒出了嫩芽。
  可就在英子出生的那天晚上,忽然又刮起了北风,又粘又大的雪花打碎了报纸糊的窗户,冷风飕飕地刮着。
  白天的时候还喂猪、煮饭的韩老三媳妇甫秀花忽然肚子疼了,生Xing刚强的她愣是指挥着只有三岁的女儿把炕席掀了,自己躺到了土炕上,这才让大女儿去叫人。
  等到韩家媳妇和二媳妇来的时候,这两个女人一个烧水一个接生,都嘀咕着这一胎最好是个小子,现在计划生育抓得紧,这要还是个丫头,生完了村里来罚款可怎么办。
  “别吵吵!指定是个小子!”甫秀花在炕上大声地吼着,“珍子!干啥呢!出去玩去!”她叫嚷着让大女儿快出去。
  大女儿韩雪珍半懂不懂地被大堂姐拽了出去,大堂姐已经十岁了,乖巧得很知道不要带着妹妹去爷爷奶奶那里讨嫌,找了个背风的地方带妹妹和泥玩了。
  雪越下越大,韩大嫂用晚上剩的一点猪食当糨子找了两张报纸把破窗户糊上了。
  透过唯一的一块破玻璃窗看向外面,“雪越下越大了,这雪真邪Xing。”她嘀咕着,可千万别来个姑娘,这日子头不好。
  黄历上写着呢,忌产育。
  她正这么想着呢,一声婴儿的啼哭传来,韩家二嫂喊了一句:“是个姑娘!”
  甫秀花一口气没提上来,晕了过去。
  再醒过来的时候,婆婆已经来了,叨着烟袋抽得啧啧有声,脸拉得老长,大眼皮垂得快要盖住下巴了。
  “头前儿我听你大姐说,她邻居老张家两口子没孩子,想要要个姑娘先养着,看能不能带来个小子。”
  老太太的话就是家里的圣旨,有儿子的长媳尚且不能反驳,何况是又生了个赔钱货的甫秀花?
  她张了张嘴,瞧了瞧那个瘦巴巴脸又黄又黑的丫头片子,“要送就现在送,回头奶下来了不好忌。”
  倒是韩大嫂壮着胆子说了句:“妈,要不要问问老三?”
  “他在城里挣钱呢!耽误一天工少挣三块钱呢!把你卖了也不值三块钱!”老太太呸吐了一口啖在地上,这也就是大儿媳妇,要是别人这么说,她早一烟袋锅子抽过去了。“天亮了就让老大给他大姐捎信儿去。”
  快到中午的时候,韩大姐坐在韩老大韩兆春的自行车后头到家了。
  “道上也太泞(neng)了,差点儿没拨只(走)过来,让我瞅瞅那丫头啥样。”
  韩大姐瞅了瞅躺在炕上哭的丫头片子,“丑了点儿,小孩都丑,老三长得好看,丫头也错不了,我跟你们说,老张家可有钱了,两口子都是有单位的,一个月都能挣三十多块钱呢,两口子加起来七十多块钱,顿顿能吃上肉,这丫头可是掉福堆儿里了。”
  甫秀花一直背对着自己的二女儿,听见这话也没什么反应。
  韩大姐瞅她这样子撇了撇嘴,“这是二十块钱的营养费,好好补养补养,下回怀孕我领你进城看B超去,是男是女一照就照出来了,是小子就留着,是姑娘就做下去。省心。”
  她又拿出来一袋在村里人看起来超级金贵的大庆奶粉,给孩子冲了奶粉,用小勺喂,孩子是饿得狠了,张着小嘴喝了小半碗。
  “真是个识货的,知道这玩意儿贵,喝吧喝吧,你的造化在后头呢。”
  喂完孩子,韩大姐匆匆吃了块苞米面饼子就走了,从屯子骑车进城得三个多小时呢,道又不好走,她得在天黑透之前回城。
  这回又是韩老大驮着她,她抱着孩子,在泥泞中回了县城。
  在以后的时光里,韩大姐常挂在嘴边上的就是:要是英子在张家呆住了,比现在强百套!
  英子也表示同意,可惜,那个时候她只是个刚出生的小婴儿,对自己的命运拐了个弯儿的事,并不知情,更无掌控力。
  把这个“弯”儿正过来的人,此时正在赶来的路上——
  甫秀花的母亲大人,英子的姥姥老甫太太——非是作者不愿意替她取名字,她和老韩太太一样,都是没名字的人,身份证上的名字是甫李氏,正如老韩太太的名字是韩张氏一样。
  她们年轻的时候可能有过珍啊,玲啊,凤啊之类的名字,嫁人成亲之后,就成了XX媳妇,生了孩子就成了XX妈,到现在变成了老太太的年纪,名字都没人叫了,都叫老X太太,你问她们自己她的名字是什么,她都要回忆很久才能想起来,更不用说子孙了,她们的名字是什么,早已经散佚在岁月中了。
  老甫太太听说自己家二女儿又生了个女儿,已经是七天之后的事了,两个屯子相距不算远,但中间隔了道河,正是开化的时候,结冰的河面半冻不冻的,人在冰上走危险,船又撑不动,暂时断了航。
  老太太听别人说了这事儿,从Ji窝里摸出了小Ji刚下的三个Ji蛋,又拿出了自己藏的七个Ji蛋凑了十个,拎了两条跟别人换的鱼,坐着船到了老韩家。
  一进院就看见自己的二女儿甫秀花在院子里摘菜。
  “你咋没做月子?”
  “做啥月子?”甫秀花看见了自己的妈,脸上终于多了些情绪,“生了个丫头片子做啥月子。”
  “咋?生丫头就不让坐月子?母猪下崽子还得养三天呢!大活人就不如猪了!”老甫太太提高了声音,“没见过这么不把人当人的!我艹他八辈祖宗!”
  老韩太太掀了窗户瞅了一眼,眉头皱了皱,她倒不是怕老甫太太,主要是这是她自己的主场,让屯子里的人听见老甫太太这么骂老韩家,对老韩家的名声不好。

直接到第分节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