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现代言情 > 穿成豪门弃女搞玄学(正文+番外)

穿成豪门弃女搞玄学(正文+番外)

更新时间:2020-10-06 23:14 作者:佩玉骑驴 标签: 玄学 穿书 异能 打脸

文案:
  玄学大佬唐心幼穿成了一本书里被抱错的真千金。
  惨就惨在,唐心幼刚穿过去,就是炮灰真千金被扫地出门的剧情。
  还有不少人等着看唐心幼流落街头的落魄样子……
  可惜的是……再次见到唐心幼的时候。
  唐心幼摇身一变,成为假千金未婚夫那缠绵病榻小叔叔的救命恩人。
  画风也变得奇怪起来。
  首富找唐心幼给家翁寻龙点Xue。
  商圈科技园要花一千万请唐心幼改风水。
  曾经几位年轻人,听了唐心幼的指点迷津,统统平步青云。
  就连唐家死活挤不进去的富豪圈子里的大人物,都围着唐心幼团团转。
  唐心幼:我,玄学大师,打钱。
  某位不信鬼神的小叔叔:先打一个亿。
  1.爽文、甜文。
  2.女主吊打一切不解释。
  3.唐心幼×江天隅。
  内容标签: 异能 打脸 穿书 玄学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心幼 ┃ 配角:【接档言情】女帝穿成替嫁女配[娱乐圈]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但行好事。
  立意:众善奉行,诸恶莫作


第1章
  唐心幼半醒了以后,在软乎乎的枕头上赖了一会儿。
  就听见有人走到她的床前,她睁开眼睛,一双猫儿一样的眼睛从被子里探了出来。
  来人是个中年妇女,她一把就将唐心幼身上的被子抽走,面目可憎的说:“睡什么睡,明天老爷夫人就回来了,总不能到时候见你这个丧门星还住在家里触霉头。”
  妇女骂骂咧咧,话说的难听。
  被子被扔在地上,入秋微凉的空气包裹住唐心幼的双腿,穿着睡裙的唐心幼把双腿缩紧睡裙里,露出一双雪白的脚。
  “嗯?”唐心幼苏醒的意识渐渐清晰,但是头疼的难受。
  “嗯!”她记起来了,昨天,在乾阳山上,她偷偷摸摸,瞒着师父下山,买了啤酒和炸Ji,喝到后半夜回山,一脚踏空,摔下山崖。
  山间的风冷冽刺骨,下坠的时候唐心幼失去了意识。
  “这是哪?”唐心幼腾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
  “怎么?现在想装失忆了,你早就不是唐家的小姐了,从唐家滚出去!”中年妇女就嗓音尖酸。
  唐心幼看了看了房间,装修风格软萌可爱,粉色的壁纸,白色的墙雕,只是有些空旷,摆件物品非常少。
  “对了,以前夫人送你那些东西你也不配用,我都收进仓库了。”中年妇女是这家的保姆赵姨。
  唐心幼坐在床上,脑袋里灵光一闪,接收到一本书的剧情。
  书里唐心幼是恶毒女炮灰,不是在迫害女主假千金,就是在迫害假千金的路上。
  让放学的女主淋雨回家;剪破女主比赛要穿裙子;推女主下水……
  但是唐心幼从原主身上接收到的回忆是不一样的。
  唐家跟别人抱错了女儿,原本应该是真千金的唐心幼流落,养父母双双离世,去年被唐家夫妻接回家,如果故事到这里结束,皆大欢喜就是了。
  但是父母舍不得放在身边教养了十七年的假千金,两个女孩一起养。
  两个女孩,作为对照,从小接受贵族教育的假千金,衬的村野长大,Xing格又自卑敏感的唐心幼粗鄙无知,无能软弱。
  唐家一家渐渐对假千金厚此薄彼,唐心幼也察觉到,这个家她才是外人。
  她不敢大手脚花钱,穿衣品味差;农村学校原本成绩拔尖,在精英教育下成长起来的同学对比下,成了倒车尾的学渣;对订下娃娃亲的男人一见钟情,对方只喜欢青梅竹马的假千金……
  唐心幼自尊崩溃,她知道很多时候,假千金唐心怡就是故意打压她,让她出丑。
  直到前一段时间,唐心幼路过水池,看到唐心怡落进水池,唐心幼虽然不喜欢唐心怡,还是立刻找来保安把人救上来。
  但唐心幼没料到的是,唐心怡会对唐家父母说,是唐心幼把她推进水池的……
  唐心怡声泪俱下,又提起以前她诬陷唐心幼的那些事,比如放学后淋着雨回家的唐心怡,说唐心幼让司机先把车开回家,故意不等她。
  那次是唐心怡在学校排挤唐心幼后,故意带着她朋友们向唐心幼炫耀她们“门当户对”的友谊,说晚上要去聚餐,让唐心幼先走。
  还有一次,唐心怡不喜欢唐家父母为她钢琴比赛准备的礼服,就把礼服爽戳破了一个洞,然后告诉父母唐心幼悄悄看过她的礼服,唐家父母与唐心怡心照不宣,立刻带着唐心怡去买了好几件新礼服,一家三口晚饭都没回家吃,家里空荡荡的只剩下唐心幼一个人……
  诸如此类,无论唐心幼怎么申诉,唐心怡都会以一个受害者的身份,做出或者隐忍,或者原谅的态度。
  渐渐的,厌恶感累计。让唐家父母对唐心幼的排斥达到顶峰。
  “把人推进水池”已经超出了他们能忍受的道德底线,唐心幼被赶了出去。
  “这对儿父母,一开始就带着偏见。”唐心幼在心里默念,她能感觉到一股酸涩的情绪在心里化开,这是这句身体原本主人的情绪……
  但不一会儿,情绪散去,唐心幼就知道原本那个人懦弱的女孩消失了。
  “快点起来!”保姆赵姨凶神恶煞的,脸上的皱纹都在抖动,她存着想把唐心幼从床上拉下来的心思。
  但她的一伸出手,还没落在唐心幼身上。
  唐心幼抓住她的手指,向上一掰。
  “啊啊啊——”赵姨手指疼的像是要断开。
  “我说你能碰我了吗?”唐心幼嫌弃地丢开她的手。
  赵姨疼地吸气:“好呀,以前总是哭哭啼啼,装得柔柔弱弱,现在原形毕露了!”
  赵姨对着手指吹口气,这个小兔崽子就是想要把她的手指掰断,果然是个恶人,也不知道唐心幼哪里来的巧劲,能把她的手掰那么痛。
  “让开!”唐心幼一瞪眼,赵姨就莫名胆寒,从床边挪开。
  唐心幼面颊冷寂,她的目光类似冷漠,又类似怜悯。
  偏偏嘴唇是好看的笑唇,唇角弯弯上翘,“这家没啥眼明心亮的人,互相纠缠就够他们受得了。”
  想必原本的身体已经掉进山崖,虽然不知道怎么来到这里的,唐心幼不喜欢欠人因果,拿了人家的身体,总要回报些什么,至少要让这一家子眼盲心瞎的Ji飞狗跳一阵子。

直接到第分节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