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现代言情 > 春日迟

春日迟

更新时间:2020-10-06 23:12 作者:蔚空 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甜文 天之骄子

文案一
  夏昕少时暴躁乖张,脾气坏到没朋友。
  直到高三,来了个CHa班生坐在她前桌,此人是个靠自己勤工俭学的优等生,沉默寡言,Xing格温和,面对她的恶形恶状连眉头都没皱过一下。
  夏昕因此收获了人生中第一段友情。
  只是久而久之,她对自己这唯一的朋友起了歹心,仗着对方脾气好,对他做了不可描述的事后,逃之夭夭远走他乡。
  多年后再见,为弥补当年的错误。
  夏昕诚恳道:“许孟阳,我们可以重新做回朋友吗?”
  许孟阳:“可以。”
  再后来,两人再次不可描述。
  夏昕:“不是说了做朋友的吗?”
  许孟阳:“男朋友也是朋友。”
  文案二
  班花婚礼上,桌上的老同学都在感叹班花和许孟阳的故事。
  高中那会儿,许孟阳是成绩优异的寒门才子,清高孤傲,独来独往。却为班花打水打饭占位送伞,默默付出不求回报。
  众人都等着金童玉女的童话结局,不料最终却以感天动地的BE收尾。
  心爱的女孩为别人穿上婚纱,许才子作为殷勤周到的伴郎,亲自送她出嫁。
  夏昕:哇哦,好感动。
  可惜她不是班花,而是班花和许才子的故事中,曾经出现过的配角——恶毒女配那种。
  许孟阳:呵呵。
  乖张暴躁VS沉默温柔
  阅读指南
  ①:狗血情深文,人物不完美,要求神仙主角的慎入。
  ②:1VS1。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昕,许孟阳
  一句话简介:对最好的朋友做了不可描述事之后
  立意: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


第一章
  夏昕抵达香格里拉时,婚礼仪式只剩二十来分钟就要开始。
  她在人来人往的宴厅门口停下脚步,目光落在迎宾牌上新郎新娘的名字——周森林茵。嗯,看起来很登对,想必是一对璧人。
  很快又挪开目光走上前,将红包交给迎宾的年轻伴娘。伴娘是个热情的女孩,见她只身前来,笑问:“请问美女您是新娘还是新郎的亲友?”
  夏昕回道:“我是新娘的高中同学。”
  伴娘应该对今天前来的宾客很熟悉,了然地哦了一声,转身朝宴厅左内侧的方向指了指,道:“你们同学在左前方靠近第二盏吊灯那两桌。”
  夏昕道了声谢谢,朝里面走去。
  她其实没必要专门去跟老同学坐一块,原本就没交情,毕业后也未曾联系。她今天出现在这里,可能在别人眼里,还是个不速之客。
  思忖间,已经看到了几张熟悉的面孔。林茵的人缘显然还是跟从前一样好,虽然毕业八年,但高中同学竟然来了满满两桌。
  她站在几步之遥扫了眼,犹豫片刻,终于还是走上前,来到仅剩的一张空位。
  一桌本在谈笑风生的年轻男女,看到乍然出现的她,好奇地看过来。好奇是因为在一桌同学旧友中,忽然出现一个陌生人。
  果然如她预料的,她亲爱的老同学们,并没有第一时间认出她来,而是在片刻后,才陆续由好奇转为惊讶,然后像是被按了开关一下,桌上忽然间陷入诡异的静默。
  好在早都已是社会中摸爬滚打的成年人,很快有人站起身,将脸上的惊讶刻意转做惊喜状,开口打破了这突如其来的尴尬:“夏昕,你也来了!好久不见,差点没认出来。”
  说话的是个不高不矮不帅不丑的男人,穿一身剪裁精良的西装,胸前戴一根深蓝领带,领口别着金色领针,是个精英人士的打扮,给他平凡的外表,增添了几分不平凡。
  可惜夏昕还是没能想起他的名字,只隐约有点印象,这人当年也是经常围着林茵打转的男生之一。
  她落落大方朝人一笑,边落座边寒暄道:“嗯,好久不见。”
  见她开口,桌上的人,也都赶紧收回表情中的惊讶,礼貌地笑了笑,算作打招呼。很明显,因为她的到来,这一桌原本热闹欢喜的气氛,变得有些那么不自在了。
  大概没有人想到她会来这场婚礼,因为她和林茵从来不是朋友——当然,她和所有人也从来都不是。
  不仅他们想不到,实际上连夏昕自己也没想到。
  上个星期收到林茵的邮件时,她第一个冒出来的念头,是觉得荒谬至极,继而又没来由的有些慌张,在片刻惊讶之后,亟不可待打开了电子请柬,看到新郎陌生的名字后,又莫名舒了口气。
  但直到此时此刻,她也没搞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来参加一个几乎没什么交情,且毕业后就未再联系的老同学的婚礼。就如同不明白林茵为何会给自己请柬。总不至于是想多赚一份份子钱。
  约莫是她看起来变化颇大,脸上也始终带着和颜悦色的微笑,大家过了一开始的不自在后,渐渐放轻松。
  林睿——也就是刚刚那位其貌不扬的精英人士,笑着开口:“夏昕,听说你一直在帝都发展,是在哪里高就?这次是回来度假么?”
  夏昕笑回:“没什么高就,就跟朋友一起开了个小工作室,刚搬回来发展,正好收到林茵的请柬,就过来喝杯喜酒。”
  她语气不能说多温柔,但也绝对称得上礼貌客气,加之那张明艳的脸上,一直带着大大方方的微笑,若是不了解的人,一定会相信这是个非常好相处的漂亮女孩。
  林睿点头:“自己开公司?那很厉害。”
  “混口饭吃罢了。”
  林睿笑:“你要都只是混口饭,那我们就只能叫糊口了。”
  夏昕但笑不语,没有在这个话题继续下去,林睿看出自己这马屁拍得毫无用处,见好就收,自不着痕迹地将话题转移到今天的婚礼。
  “哎?你们知道吗?听说咱们班花老公周森老爸是国建集团一把手,他自己开了一家建筑事务所,在业内发展很不错,正儿八经的青年才俊。”
  他一说到这个,立马吸引桌上所有人的兴趣。毕竟毕业多年,虽然在一个城市,但不同大学不同职业,哪怕关系很好的老同学,也多只在网上联络,一年下来顶多聚个两三次,能了解彼此近况已经不错,要清楚各自恋情和另一半的情况,除非是关系非常好的密友。
  林茵交游广阔人缘极佳,但也意味着大部分人都不是密友,至少这一桌上没有。

直接到第分节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