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现代言情 > 带着空间穿七零

带着空间穿七零

更新时间:2020-09-21 07:55 作者:大河东流 标签: 年代文 种田文 爽文 随身空间

文案一:
  俞向安因救人意外去世,再度睁开眼睛,成了七零年小县城的高中生,还来不及为捡回一条小命高兴,就面临两座大山:
  未婚夫被继妹勾走,珠胎暗结;
  即将下乡当知青干农活。
  俞向安:……这不太行。
  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她既不想戴绿帽子,也不想当知青!
  雷厉风行的把这两个问题解决,又有一个新的问题出现了——每天晚上饿得睡不着怎么办?
  她发现了金手指。
  这个时代,最缺的是什么?
  是粮食和肉啊!
  游戏农场一键播种一键收获了解下。
  改革开放以后,女主以餐饮起家,走上了发家致富的道路,登上人生巅峰。
  *
  多年以后,记者直播采访,问:“您的餐厅遍布全国,有火锅、快餐、星级酒店等,有人称呼您为餐饮大王,您对这个称号有什么想对大家说的吗?”
  不等俞向安回答,屏幕前的弹幕刷的飞起:
  “谢邀,感觉这称呼有点片面,除了家门口的美食城,斜对面的写字楼也是我的[叉腰]”
  “除了写字楼,其实服装城也有一份[得意]。”
  “除了服装城,彩妆也占据了半壁江山[邪魅一笑]。”
  “除了彩妆,家里的备用小药箱也有一小半儿[狗头]……”
  文案二:
  为救人双双倒霉失去性命穿越到了七十年代,俞向安成了被继妹戴绿帽子的无辜继姐,林川柏成了被顶替了工农兵大学名额的可怜高中生,他们各自带着自己的金手指适应生活,直到某年某月某日,他们在路上偶遇了。
  俞向安:“……真巧。”
  林川柏:“……是啊,好巧。”
  俞向安:“你也是那时候没的?”
  林川柏:“是。”
  两人相视一笑,平等了。
  俞向安看了眼他脚下露出大拇指的鞋子,唏嘘:“这年头生活不易。”
  林川柏看了眼她手里隐隐约约看到的野菜团子,感慨:“是啊,生活不易。”
  然后彼此默契的擦身而过,打算装作不认识。
  第二天,他们在黑市偶遇了。
  俞向安看了眼他手里她想要的野参,“……”
  林川柏看了眼她手里他想要的胖鸭子和苹果,“……”
  生活不易?
  呵!男人/女人的嘴,骗人的鬼!
  阅读指南:
  [主事业]、[年代日常]
  [原名:穿到七零当首富、七十年代餐饮大王]
  [文名文案废,诸位看官先看看免费章叭]
  内容标签: 随身空间 种田文 爽文 年代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俞向安 ┃ 配角:预收《一觉醒来我喜当妈了》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七十年代起家奋斗史
  立意:自立自强,奋斗ing!
  作品简评:
  女主因救人做好事从现代穿越到了平行时空的一九七零年,在这个缺衣少食的年代,还面临着被抢未婚夫和下乡的危机,女主果断解决这两个问题,在工厂里活的风生水起,还在这里遇到了那个一起救人去世的“倒霉蛋”,组成家庭,在恢复高考之后,双双考上大学,大学期间,迎来了改革开放的春风,女主以餐饮起家,在这个广阔的舞台大展拳脚,成立了偌大的餐饮王国,成为首富,登上时代周刊。本文风格轻松,行文流畅,人物形象立体,以女主视觉切入,可以看到那个年代的点点滴滴,女主起初生活困难,经过努力、自强变成了游刃有余,最后更是抓住时代的机遇,收敛资本,走上人生巅峰,是一本难得的好文,值得一看。


第一章
  俞向安发现自己在做梦,梦中她看不到自己的模样,躲在一旁,怒火萦绕在胸腔里,一墙之隔的声音还在耳边回荡。
  熟悉的女声:“博扬哥,我这个月没有及时换洗,我肯定是有了你的孩子了,我们该怎么办呀。”
  男声先是惊讶,然后惊喜:“有了就生下来。”
  女声的声音变的有些忐忑:“可是两家大人已经在谈你和姐姐的嫁妆彩礼了,我们怎么生下来?”
  男声带着笑意:“你放心,我已经想好了,你们不是快毕业了吗,我有个亲戚负责分派下乡的人,我请他帮帮忙,把她的名字写上去,分的远远的,她要下乡,我和她的婚事肯定就不成了,到时候我再跟我爸妈提出娶你,我们就能光明正大在一起了,孩子出生就说早产,别人肯定不知道的。”
  女声欢快的笑了:“博扬哥,你真好。”
  从这几句话,还有“她”真情实意感受到的愤怒和悲伤,已经能提取出足够的关键信息,她应该就是这个“姐姐”了。
  俞向安:呸!
  渣男贱女!
  怎么做了这么一个梦!
  这个梦接着发展,“她”浑浑噩噩的走回家,路上下起了大雨,自己却不闪不避,就这么淋着大雨回了家。
  这个“家”很破旧,泥砖墙、灰瓦,充满了年代感。
  “她”回来了,被家人提醒才魂不守舍的换了衣服,躺到了床上,随后就发起了高热。
  烧的辗转反侧,意识迷糊。
  在这种时候,脑海里不停地回放着那让“她”伤心的画面。
  似乎有人发现了她的高热,喂了她吃药,温度缓了一些,随后又发起了高热。
  在高烧期间,陆陆续续的,俞向安“梦”到了这个被未婚夫和妹妹背叛的姐姐过去十多年的经历。
  然后俞向安醒了,抬起手,看着自己干巴巴的爪子,俞向安的血液都要凝固了,疑问三连。
  我是谁?
  我在哪里?
  我在干什么?
  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她不是在做梦吗?
  怎么这个梦变成了现实?
  俞向安从头捋了捋思绪,她大学毕业后自己开了一间私房菜馆,才开业不到一个月,她去市场买新鲜的食材,在回来的路上,她不经意的抬头,正好看到前面拐角处让人窒息的画面—— 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蹲在地上玩小芭比娃娃,在她的正上方,厚重的广告牌摇摇欲坠,眼看着就要掉下来!

直接到第分节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