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现代言情 > 美人为馅(正文+番外)

美人为馅(正文+番外)

更新时间:2020-03-29 19:02 作者:丁墨 标签: 女强 欢喜冤家 腹黑

文案:

在外人面前,韩沉这个男人,从来都是英俊冷酷,生人勿近。

他似皑皑霜雪般皎洁清冷,又似黑夜流水般沉静动人。

是众人眼中难以企及的绝对男神。

只有在白锦曦面前,这位名动天下的一级警司,才会暴露出隐藏很深的流氓本质。

“坐过来一点,我不会吃了你。至少不是现在吃。”

“我没碰过别的女人。要验身吗?”

“白锦曦,永远不要离开我。年年月月,时时刻刻,分分秒秒。”

他的心中,一直住着个固执的老男人。经年累月、不知疲惫地深爱着她

 

作品标签: 腹黑、欢喜冤家、女强

 

 

第一章 美人依旧

 

太阳升起时,江面笼罩上一层磅礴而隐约的金光。远处的江轮,一艘艘从桥下缓缓驶过。暮霭散去,天空划过飞鸟。城市逐渐崭露出轮廓,如同巨兽在晨光中抬起了头。

  八月,江城。

  炎夏已至。

  白锦曦觉得自己分明呆在这个城市最热的角落里。

  素色夜总会的后巷,闷热简陋的面包车中,她已经在里头“蒸烤”了一整天。

  她烦躁地用手撸了撸黏糊糊的长发,不让它们被汗水粘在脖子上。身旁的周小篆,一脸的不赞同:“既然行动不方便,就别留长发。老大,你干嘛在这种无聊的小事上一根筋啊?”

  白锦曦淡淡一笑,没答。心中却想:你才一根筋!老子好歹是分局警花,还上过电视,形象很重要。你懂个屁。

  两人相对无言,继续憋着劲儿淌着汗,原地埋伏。

  这次的“扫黄”行动,是由市局统一布置,全市范围大张旗鼓展开。白锦曦和周小篆虽是刑警,但他们所在的官湖派出所,是个不足三十人的小所。所以一旦有大规模行动,都是所有人一哄而上,不分工种。今天,他们所就负责“围剿”这家疑似有黄赌毒活动的夜总会。

  好容易,天黑了。

  华灯初上,空气里终于透出丝凉意,隐隐夹杂着不明的香气。

  两个路人从巷子口经过,俏生生的脸蛋,吊带热裤、长腿细腰,格外惹眼。周小篆忍不住感叹:“你说你们女人夏天穿那么少干什么?知不知道是X_ing侵案、抢劫案高发期啊?都是这些白大腿惹的祸啊!”

  却没听到白锦曦搭腔,他转头一看,她正转头瞅着车窗玻璃,捋了一下刘海,又抬了抬下巴。周小篆不用想都知道她在比较什么,忍耐地开口:“咱能不那么臭美吗?”

  白锦曦:“不能。”

  “靠!”

  这时,沉寂许久的对讲机里,终于传出一个洪亮而富有激情的中年男声:

  “各小组注意!我是所长。五分钟后展开行动!都给我打起精神来,让市局的同志看看我们官湖所同志的风姿!谁拖后腿、掉链子,扣谁下月奖金。完毕!”

  白锦曦和周小篆虽然平时跟所长CH_a科打诨惯了,这种紧要关头,还是都立刻敛了笑,对表、整理手铐警棍、倒数计时。

  行动开始了。

  所长一声令下,十多个警察从四面八方涌出,瞬间将夜总会前前后后围了个水泄不通。白锦曦和周小篆动作最快,别的警察刚冲进大堂,他俩已经甩开数名驻场保安的阻挠,一跃跳进吧台里,一把将企图通风报信的店经理扣在桌上。

  场面立刻被控制。

  大厅里的音乐戛然而止,小姐们簇拥而立大惊失色,雅座里的客人们面面相觑。

  白锦曦对这些“小鱼”没兴趣。她跟一阵风似地带着周小篆,迅速又冲上二楼,开始一间间包厢的突击排查。

  ——

  是在清理了三间不堪入目的情色包厢、一间颓乱荒糜的吸毒包厢后,白锦曦发现了异常。

  别的包厢,小姐、嫖客、吸毒者……全都闻风而动、夺路而逃,整条走廊乱成一锅粥。唯独尽头这间包厢,始终房门紧闭,安安静静,好像根本没有人。

  而当白锦曦蹑手蹑脚走过去,耳朵贴到门上,却听到了一段空灵、诡谲又激荡的旋律。

  《Hunger》。

  电影《黑鹰坠落》的主题曲。

  门缝里还飘出咖啡和香烟混杂的气息。

  咖啡味很浓郁,绝不是夜总会常用的速溶咖啡,而是现磨的。香烟味也很重,看来有人闷在房间里,抽了很多。

  白锦曦从腰间抽出警棍,熟练地在手里掂了掂,嘴角露出一丝冷酷的笑。即使穿着警服,那模样也实在又美又拽,走廊里被扣押的客人们看得眼睛都直了。

  周小篆跟在她身后,捏着嗓子轻声问:“老大,撞门?”

  “费那劲儿干什么!”白锦曦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是刚才从吧台顺来的。

  “咔嚓”一声,门缓缓被推开一条缝。白锦曦就跟只猫似的,贴着门缝刚要往里探,身后周小篆激动的声音已经传来:“不许动!警察!”

  白锦曦可真想踹他一脚啊!明眼人都看得出这房间透着种说不出的诡异,搞不好就藏着个大毒枭,也说不定对方已准备好刀枪立马就要火拼,立功的时候就要到了啊!谁知周小篆破嗓子这么一吼,他们还能有什么先机?

  骑虎难下,白锦曦只好也把警棍用力往前一挥,大声喊:“警察!都别动!”

  房门已经完全推开。

  一个身段窈窕的旗袍美人,站在房间正中,惊讶地望着他们。她约莫二十四五岁,长相俏丽,眼神清澈,但眉宇间风尘味儿也很明显。

  白锦曦迅速扫视一周。

  好家伙,别有洞天啊。

  这里可以称得上是一间非常幽静雅致的古舍。素白的窗棂旁,一盆清俏的兰花正在盛开。梨花木卧榻旁,悬挂着两盏八角琉璃灯,将整个房间映得朦胧古意。一侧,还有座巨大的红木屏风,勾勒着江河日月与星辰。

  周小篆有点被眼前所见震住了,一时没吭声。

  白锦曦示意他先把小姐带出去,自己则望向屏风之后。

  那里还坐着个男人。

  屏风遮住了他的大半身形,白锦曦仅能透过四周的楼空格,看到他穿着纯黑色的衬衫。修长的骨节分明的手,放在膝盖上,双腿轻轻交叠。烟c_ao和咖啡的气味,就从他的方向飘来。

  这时,那小姐却侧身避过周小篆的手,有点焦急地开口了:“警察同志,我们只是在喝茶聊天,没做别的!”

  白锦曦和周小篆都看了她一眼。

  不用白锦曦交代,周小篆已沉下脸低喝一句:“警察办案别废话!出去!”

直接到第分节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