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年华,遇见最好的你/浮生共渡-第(9)章

主页 > 现代言情 >

最好的年华,遇见最好的你/浮生共渡-第(9)章

更新时间:2020-04-08 20:25 作者:沉埃

标签: 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他随口扯了个谎:“听同学说她以前跟一个老书法家学过毛笔字,我爸想找人写幅字,我想找她帮忙问一问她这个事。”李想猜测说什么理由都不如扯出他爸管用。当初转学时,李剑华曾捐了一大笔钱给学校的信息教育中心。
  果不其然,班主任一面应着,一面从抽屉取出名册翻看。“噢,虞连翘啊,她分到八班了——嗨老陈,虞连翘是在你们班吧?”
  坐在窗户边的八班班主任正是李想的数学老师,年纪不大,却总被人叫成老陈。他转过身来,说:“她是我们班的。不过,奇怪了!她没来报到。这都开始上课,也不见她来学校。我还想向你了解她的情况呢。学生卡上连她家的电话号码都没有。”
  一整个上午,李想坐在椅上,如坐针毡。老师在前面讲着课,他只觉耳旁嗡嗡地响,好吵。但心里又没有明确的念头,似乎什么都没想,糊里糊涂的。好不容易熬到中午放学,李想跑出校门,拦了一辆计程车直奔青磐街。
  他在街口下了车,凭着印象往前走。走着走着突然感觉自己仿佛走入了一个时间隧道。这一日和那一日那么相似。一样的燠热,一样的安静,这个地方像被世界遗弃了一般。
  是这一间吧,李想站在门口确认了再三,终于敲了门。木板门邦邦地响过一阵,又响了一阵,在他快要放弃时,门后终于有了动静。
  苍老的妇人喊着问:“谁啊?”在听说是孙女的同学后,她打开门。
  这是李想第一次清楚地看见虞连翘的亲人。稀疏的花白头发,在脑后挽了一个小髻,浑浊的眼,瘪的脸颊、瘪的嘴,整个人是一枚被风干的果子,皱缩着。
  在李想看她的同时,她也警惕地看着李想。
  李想问:“奶奶,虞连翘在家吗?”
  老太太答:“不在,她出去了。”
  李想问:“她去哪儿了?”
  老太太答:“上班去了。”
  李想急问:“她做什么?在哪儿上班?”
  老太太不答,咳嗽了几声,手扶着门撑着身体。
  李想再问却也问不出什么,走之前,他说:“麻烦您转告她,明天这个时候我还来,请她在家等我。”
  也许是运气好,不用等到第二天,当天晚上,李想就见到了虞连翘。
  因为线路检修,复兴中学从上午起就停电了,而校方一直等到最后,确知恢复供电无望,才发出取消晚自习的通知。
  大约是傍晚五点的光景,天还很亮,霞光染得西天火红一片。李想在公交站牌下等车。旁边同样站着等车的学生,三三两两凑在一起。谈随堂测验的题目,谈刚布置的作业,讨论晚上可以看的电视剧和喜欢的明星,商量去哪个小吃店,他们聊着最最平常的话题,时不时地拍掌大笑。
  李想冷眼旁观着,心里渐渐起了一种悲凉的情绪,这个世界有人可以这样平静无忧地生活,把一点茶杯里的风波就当成灭顶的灾难,而有人遭受了大不幸,却只能抹尽眼泪吞到肚子里。
  李想自己也没料到虞连翘的事会给他带来这么大的冲击。如果说他的心曾是一块坚冰,那么现在这块坚冰已经布满细碎的裂痕。
  城市交通的晚高峰已经到来,每个人都朝车来的方向张望,等的车却迟迟不见踪影。
  李想决定不再等下去。他走了两步,把脚下一粒小石块踢到绿化丛里,心里暗暗决定:“一定要找到她”。
  找到虞连翘的念头是那么强烈和迫切,他来不及去审视自己的动机。因为愤世嫉俗?因为同情?因为好奇?还是因为那些在梦里游窜的欲望?
  起先李想还只是走着的,慢慢越走越快,最后跑了起来。
  李想喜欢跑步,喜欢游泳,他喜欢那种一个人就可以进行的事情。在他看来,跑步是限制最少的活动,游泳还需找一个泳池,跑步,则只要给他一条路就好。不要工具,不用人陪。跑起来,风从耳旁吹过,一切都被甩在身后。
  李想一路地跑,也许原本可以从城南一直跑到城北。只是,在路过新街口时,他停了下来。
  他好像看见虞连翘了。至少从背影上看,像是她。
  她左右两手满满地提着东西,那种装着快餐盒饭的塑料袋。鹅黄的T恤,黑色的短裙,头发在肩上随着脚步甩动着,薄薄的背脊,纤细的腰肢,长而直的腿,就像梦里出现的那样。李想穿过马路,追上去,越来越近时,她却闪进了街边一家店内。
  李想在那家店门口停下脚步,手撑在膝盖上,弯着身体调整呼吸。他猜想虞连翘该是在某家快餐店打工,现在送外卖过来。他可以等她出来。
  可是等得整条街的霓虹都亮了,虞连翘还是没有出现。
  李想又仰头看了看灯管闪映出的店招牌——“维多利亚足浴城”。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觉得很可笑,那种从鼻子里哼出来的笑。
  李想走过去,自动滑门向两边弹开,一个穿玫红色长裙的迎宾小姐微笑着走过来,朝他点头问好:“您好,请问是要大厅还是包房?”
  “我找人。”
  迎宾小姐面色不改地笑道:“那您可以去大堂吧台那里问一问。”随后带他进电梯,摁好楼层数,又退了出去。
  电梯行到三楼停下,在李想面前出现的是一个Y_in凉静谧的空间,仿若与世隔绝。橘黄的投SH_e灯打在大理石地面上,数百平米大的厅内摆着一排排的软蹋椅。
  吧台在他左前方,李想走过去,染着黄发的男侍应正伏在台面上。
  李想说:“请问虞连翘在不在这儿?”
  男侍应站直身说:“谁?”
  李想怀着一丝侥幸,重复道:“虞连翘。这儿有叫这个名字的人吗?”
  男侍应笑道:“我们这儿只有代号,没有名字。”说完,还眨了眨眼,仿佛自己刚刚讲了个很好笑的笑话。他头探出吧台,朝两旁望了望,然后冲过道里的一个女人喊道:“109,有人找你那个小妹妹。”
  那被叫作109的女人身上也是黄衫黑短裙,和虞连翘一模一样的打扮。只是她穿着高跟鞋,又高又细的鞋跟点在滑溜溜的地面上。她斜觑着眼,看了看李想,对喊她的男侍应说:“请他等等,我去叫她。”
  李想坐在吧台前的高脚椅上,打量着眼前的景象。
  软塌上靠着一个中年男人,一个看着很年轻的女孩端了一只盛着热水的木盆过来。她跪男人面前,替他脱掉鞋袜,卷起裤管,然后细声地询问着水温是否合适,需要加什么精油。等他把脚浸入水里,她便开始按摩他的肩膀、脖子和腰背。男人点了支烟,和她逗笑,一个劲儿地要她下手再用力些,嘴里吐出的烟纷纷扑到女孩身上。

直接到第章节

推荐小说

长风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