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年华,遇见最好的你/浮生共渡-第(6)章

主页 > 现代言情 >

最好的年华,遇见最好的你/浮生共渡-第(6)章

更新时间:2020-04-08 20:25 作者:沉埃

标签: 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虞连翘。
  李想将虞连翘箍到自己的双臂间,拖着她回到车里。司机看着他们直愣神,李想冲他嚷道:“快走啊!还停着干嘛!”
  剩下的路程里,虞连翘犹如砧板上的鱼,在待死前做着徒劳无望的反抗。李想只能死死地压着她。后来,她终于不再动弹,她累了,长长地喘着气。
  李想背着包,扛着她,下了车,上电梯,出电梯,进了家门。
  那日正好是星期天,他的爷爷、奶奶,还有保姆全去教堂礼拜了,家里一个人都没有。
  他把虞连翘放到沙发上,随即进洗手间拧了一条SH_i毛巾。出来时,看见她蜷着身体,缩在沙发的一角,李想走近,才发现她在簌簌地发抖。被捡回家的流浪猫也就是这个样子,竖着毛,身体细细、细细地颤抖。
  李想蹲在她面前,轻声地叫她:“虞连翘?”她没应。
  “虞连翘,你怎么了?”她还是没有反应。眼睛像失焦了一样,看他,但穿透他,看不到他。
  她看起来很不好。不,是非常糟糕。左额角肿起了一个小包,肿块下还有一片擦伤,有丝丝的血渍。嘴唇一圈唇膏染开了,看起来污污烂烂的。
  李想拿着SH_i毛巾要替她擦一擦,刚一碰到,虞连翘猛地叫起来。哑然不变的叫声“啊……”,听着凄厉极了。但除了凄厉,没有透露任何更多的信息。
  李想有些着急,想让她不要叫了,但他的呼唤,他说的话一点也不起作用。她听不见。李想无奈地伸手捂她的嘴,哪知道,手一到她唇边,就被她咬住了。
  她咬得极狠极狠,好像要拼尽身体里最后一点力气。
  “靠,有没有良心啊!”李想吸着气,想把手从她嘴里拽回来,却拽不开。他觉得自己简直就是那愚蠢的东郭先生,面前的虞连翘不仅是狼,还是一条犯了神经病的,发疯的狼。
  李想用另一只手去掰她的下巴,好不容易把自己的手从她的牙下救了出来。惨不忍睹的齿印,两颗犬齿咬合处已经渗出了血星。
  这下他有些来气了,一边摁住虞连翘,一边发了狠地去擦她的脸。从还肿着的额角开始,鼻子,嘴唇,她怎么那么脏。
  他擦的时候,她还是会叫,不过这叫声已经和刚才的不同,是一种疼痛的呻Y_in。不一会儿李想就明白过来,那些擦不去的青青紫紫不是污渍,是伤。
  她穿着短T恤,短裙,李想从一开始就看见了,后来一直避开没看,是不知哪里来的怪念头——想着不要乘人之危。
  此刻,他定睛再看,就发现大大的不对劲了。她的手腕红肿,是被什么东西勒出来的。她的脖子上也有掐痕,白T恤的小翻领领口是被扯裂开的,纽扣早崩不见了。
  再往下看,李想更是呆住,她连内衣都没穿!怪不得她一直拿手护在胸前。李想拉起她的手,这一动,就现出了十六岁少女R_u`房的样子,白衣衫下,绰绰约约。
  李想屏住呼吸,他知道自己猜到了什么。
  虞连翘的腿仍旧蜷着,裙子很短,光洁白皙的皮肤映到他的眼里。
  那丝异样的紧张又在心底蔓延开来。
  恍惚间,他看见她贴着沙发靠背的左腿内测沾着些污点。又仔细看了两眼,李想拿起毛巾去擦。一个浅褐色的斑点被他拭去,但很快他看到了另外一些,颜色不尽相同。赭红,像陈旧的血迹。极不明显的奶黄,像隔夜的米汤。手拂上去,沙沙的,是什么汁液干了黏在皮肤上。他碰她,她便动一下。于是他的手得以往上。他又触到了一点,还是SH_i的,滑的。
  李想抽开手。无需放到鼻下去闻,他已然知道那是什么。
  那种气味,那种东西是所有成年男子都不会陌生的。
  他猜对了。可是这猜测成了铁板钉钉的事实时,李想心里的震惊更加强烈。
  虞连翘闭着眼,脸上神情一片死寂。
  李想一时手足无措,总觉得自己该做点什么。这样静默了一会儿,他从扔在边上的包里扯出一件衬衣盖在了虞连翘身上。伸手拂开她覆着脸的乱发,一点点地将它们拢到耳后。他没有安慰人的经验,只能像F_u摸以前养过的那只老猫一般,缓缓地F_u着她的额头和发顶。
  他看见虞连翘的眼泪,汩汩地从眼角泌出,顺着脸颊滑落。他用手指把它们抹去,嘴里不停地说:“好了,好了,没事了……”
  当李想的脸终于在她眼前现出,从泪水的囫囵中现出时,虞连翘突然“哇”地一声哭了起来。她抓住他的手,像在深海颠荡中终于抓到了一段浮木一般。
  人们不是都说哭出来就好了吗?李想就对着她轻轻地说:“哭出来就好了。”
  不知过了多久,虞连翘停了哭泣,哑着嗓子问:“几点了?”
  李想说:“快十二点了。没事,他们要到四点多才会回来。”
  虞连翘抬起身说:“我想打个电话。”她手揉了揉眼睛,“你能给我倒杯水吗?”
  他看着她喝光玻璃杯里的水,清了清嗓子,拿起电话,拨号。等了一会儿,那边有人接起,虞连翘说:“卢阿姨,我是俏俏,你可以和我奶奶说一声吗?……昨天刚好有同学生日,玩得太晚了,就住她家了……对,我马上就回来的。麻烦你过去告诉她一声,我怕她会担心……好,谢谢你。”
  放下电话,虞连翘与李想四目相接,两人都怔怔的。
  最后是李想先开口:“你最好在这儿冲个澡,换身衣服再走。”
  虞连翘点点头,茫然地望着他。
  李想站起身,领她到浴室,找了一条新浴巾搭在架子上。“你是要穿我的衣服还是……”,看一眼她的身形,自己的衣服给她穿肯定不合适,忽然想起自己家楼下就是商场。于是说:“你等着,我下去给你买,就在楼下。不过,你得保证,你会好好地待着。不会做什么傻事。”
  李想看着她的眼睛,与她确认:“你能保证吗?”
  虞连翘点头。
  “那好。我很快就回来。”李想退出卫生间,听见她锁上了门,突然想到什么,脚步停顿了一下,却又作罢。
第5章
  李想几乎是用最快地速度跑回来的,但浴室的门仍旧紧闭着。
  他面对着那扇门,身体靠在墙上,经济舱座椅的那点小空间睡得他浑身酸痛。他父亲李剑华信奉“穷养男、富养女”,对他一向狠心。而他自己是少年人意气,只会梗着劲,从不主动示弱。

直接到第章节

推荐小说

长风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