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娇似妻(正文+番外)

主页 > 现代言情 >

如娇似妻(正文+番外)

更新时间:2020-04-08 20:20 作者:蓝小依

标签: 豪门世家 都市情缘

文案:
1、01 关于袭胸 ...
  流年不利一词儿,对于胡小涂来说,其实并不怎么深奥。
  在她理解看来,流年不利只不过是苦逼的另一种文艺说法而已。
  ——无非是谈了四年的男朋友的一句“我要更好的发展”,弃她远去投奔大洋彼岸,再回来的时候,左手已经戴上了订婚戒。
  ——无非是正值青春却天天被涂女士逼着相亲,催嫁催到她头皮发麻。
  ——无非是,公车终于扭着P_i股进站,她才恍觉自己的脚冻僵了。
  终是赶在车门合上以前,边冲司机挥手,边呲牙咧嘴地拖着腿挪上车。
  胡小涂狠狠呼出一口浊气,暗自后悔,为何当初死活非要出来闯荡当个北漂。
  在自己家乡那个小城,父母虽不是高官大员,但起码日子小康,冷暖不愁。若说唯一愁的——
  手机铃适时响起。
  涂女士把长途当作市话,开始唠叨那个千篇一律的开场白,“小涂啊,什么时候回家?”
  “妈,再等等吧,逼近年关,很多工作要收尾。”
  “妈知道你工作忙。可刘阿姨的儿子下星期就要回部队了,你一定要在这之前赶回来,知不知道?”
  胡小涂的耐X_ing早被拥挤不堪的车厢磨掉了大半,仅剩的那一点,也被母亲一日三催的催嫁磨光殆尽。
  她终于想起义无反顾离开家当北漂的初衷,若不是因为他……
  胡小涂的眸子瞬时暗了暗,心里更堵上几分。只好期期艾艾地嘱咐几句注意身体,便c_aoc_ao收了线。
  手机没等放进衣兜,车子便途经一段弯路。公车丝毫不减速,站不稳打趔趄的大有人在,其中包括胡小涂。
  虽说下班高峰人挤人,但够不到扶手的胡小涂还是险些歪倒,幸好——
  一双强有力的大手及时拽住她的胳膊,用力一带,胡小涂这才堪堪站稳,避免了一场脸贴背的亲密接触。
  胡小涂仰脸,冲大手的主人感激地笑了笑,露出一口漂亮的小白牙,“谢谢。”然后朝有把手的地方使劲挪了挪,抬起胳膊紧紧握住。
  然而这一带路况复杂,在历经过大转弯后,紧接着是一个急刹车。
  胡小涂这回死死把住扶手,勉强稳住了身子,正暗自唏嘘臂力了得,却不料,因为她的岿然不动,而跟整个倾斜的大趋势格格不入。
  外力作用,痛,实在是痛。
  脚下挣扎了半天,却不觉丝毫的痛感。仔细分辨之下,胡小涂低眼轻瞄,才知道哪里是脚被踩,而是——
  胡小涂惊呼出口,“变态啊!”
  两手紧紧贴着某处高耸当支撑点的男人,显然被她这么一喊,尴尬地愣住了。迅速收手的一刻,脸跟着唰地变红。
  ——对于任以行来说,流年不利一词儿,倒是韵味十足。
  且不说别的,但说好好的卡宴会开到半途抛锚……
  但说勤勉的助手恰逢老婆生产抽不开身……
  但说眼前经过的出租车个个满员……
  但说他一身手工定制的西装,在寒冬腊月里冻得哆哆嗦嗦,等了近半个小时的公交,上了车颠簸拥挤不说,还被一个小丫头片子骂“变态”。
  要知道,他任以行的行情,可是个脱销货。从政界到商界再到名媛界,哪个对他不是艳羡仰慕、用情至深?正所谓被男人嫉妒死、被女人爱慕死的稀缺物种。
  试问多少名媛淑女为了能够爬上他的床,争相跑去邻国整容整形,哪怕只为博他的一瞥,也要绞尽脑汁煞费苦心?
  而眼前这个小丫头片子,当真的有眼不识泰山。
  可此情此景之下,向来不知羞耻为何物的任以行,还是很不争气地脸红了,不是为别的,只是因为——
  这手感实在是太好。
  流连花丛数载的任以行,自诩尝遍此间各色尤物,只消半天的功夫,便可准确拿捏住对方的X_ing情、癖好。
  以及喜欢超薄型还是果味型,颗粒型还是螺纹型。
  ——可他还真是第一次体会到如此纯粹真实的触感。
  胡小涂穿着胖鼓鼓的羽绒服,毛线围巾把自己层层裹住,一张冻得红扑扑的小脸,瞪着最初拉着她站稳、后来对她“袭胸”、此刻却更加露骨地盯着自己看的男人,就快要出离愤怒了。
  原来黄鼠狼给J_i拜年,说的都是真的。她当真以为世上会有那么好的人对她出手相救,结果却是不安好心,早就蓄谋好了要对她图谋不轨。
  胡小涂气得胸脯一鼓一鼓的,眼睛恶狠狠地盯着任以行,却除了那一声“变态”,便没了下文。
  胡小涂再清楚不过,被人吃豆腐这事,就算受害者喊破喉咙也无济于事,既没人证又没物证,事情闹大了反倒是她脸面全无。
  人生在世,难得糊涂,忍一时风平浪静,胡小涂如是安慰自己。
  可胡小涂的隐忍,却让任以行有些吃惊,更有些失望。
  他本以为这个小丫头会是个清纯的小女孩,却没想到会和那些后天美女一样,眼巴巴地盼着被他睡。
  仅是掩饰地咳了咳,任以行便扭过头不再理会她,连句道歉都懒得给。
  胡小涂蓦地气结,自己好端端一大姑娘,被一男人袭胸了不说,对方还理直气壮。
  明摆着欺负人。
  在单位里她要看别人的脸色活,下了班挤个公交还要受别人的气,她胡小涂不就是被男人抛弃了么,至于整个社会都不待见她么?
  想着就咽不下这口气,她突然决定不忍了。历经流年冲刷洗涤的胡小涂正准备架起气场,可见到男人不经意侧过来的脸时,却又迅速地泄了气。
  再上下瞄他几眼,胡小涂彻底放弃了跟他理论的冲动。
  其实他也怪不容易的。胡小涂想。
  长的不错一人,半分英俊挺拔,半分内敛儒雅,也不像是社会渣滓小混混,可偏偏时运比她还要不济——
  大冬天的连件羽绒服都买不起,身上的单薄西装已经被挤得皱皱巴巴,估计回头连干洗的钱都舍不得出。
  胡小涂瞬间就决定原谅他了,谁还没有个失手的时候?
  譬如她,失手爱上一个根本不爱自己的人;
  失手眼睁睁看着他过安检,从此从她的世界里抽离;
  失手丢了自己的心那么多年,以至于现在想找都找不回来。

直接到第章节

推荐小说

长风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