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撩(正文+番外)

主页 > 现代言情 >

错撩(正文+番外)

更新时间:2020-05-17 06:43 作者:翘摇

标签: 励志人生 业界精英

文案:
郑书意前男友劈腿,第三者的小舅舅开劳斯莱斯幻影,连车牌号都是嚣张的连号。
分手几天后,郑书意在国宴酒店外看见了那辆连号的劳斯莱斯幻影。
想到渣男和白莲花双宿双飞,她就意难平。
想少奋斗二十年?做梦。
还想跟我做亲人?可以,那我就来做你们的小舅妈。
让你在谄媚的时候也要对我恭恭敬敬。

那一刻,郑书意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笑意盈盈地敲了敲劳斯莱斯幻影的后座车窗。
车窗缓缓摇下,年轻男人望了过来,眼镜后的双眼深邃迷人。
郑书意内心震了一下:这白莲花长得不怎么样,小舅舅居然这么帅?
几个月后,郑书意挽着男人的手,亲昵地坐进劳斯莱斯后座,看见不远处的白莲花和渣男,朝他们勾勾手指,表情嚣张跋扈。
“见到长辈不过来打个招呼吗?”
白莲花面如土色,慢慢挪过来,朝着前排司机喊了一声“小舅舅”
郑书意:“……?”

#我费尽心思结果撩错人了?#
#旁边这位先生不好意思我们现在不认识了你先放开我啊!#

*嗲精VS霸总
*狗血酸爽,不求逻辑。
*由文案可知,女主动机不纯,不能接受的就不要进来互相找不愉快了。
*微博:@翘摇啊摇

内容标签: 业界精英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郑书意,时宴 ┃ 配角:秦时月

一句话简介:男主每天分享一个单身小技巧

作品简评
财经记者郑书意在事业冉冉上升之时遭初恋男友背叛,“移情别恋”上铭豫银行总裁时宴的外甥女。多年感情付诸东流之际,郑书意看着初恋男友和其新女友招摇过市,因爱生恨,决心成为他们的“舅妈”。冲动之下,郑书意踏上了追求时宴的漫漫长路。时宴对郑书意渐生情愫,郑书意也不知不觉假戏真做,却在即将捅破窗户纸时,郑书意突然发现,时宴并非“第三者”的小舅舅,而时宴也发现,郑书意接近他是别有目的,两人的感情经此走向未知的迷雾中。本文风格轻松搞笑,语言诙谐,人物Xing格鲜明,关系紧密巧妙,文章节奏轻快,搞笑乌龙环环相扣应接不暇,感情进展细腻,有甜有虐,将一对因为乌龙而开始的戏剧爱情娓娓道来。


第一章
  江城,深秋,下午五点半。
  太阳不知什么时候被云层遮住了,阳光被困在浑厚的云里,挣扎着透出几丝残光。
  郑书意在桌子上趴了半天,额头的冷汗一阵阵地往外冒。
  清脆的手机响铃在机械而密集的键盘声里格外醒神,把郑书意的意识从一片混沌中拉出来。
  “您好,请问你是《财经周刊》的郑书意郑记者吗?”
  郑书意趴在桌上接电话,强撑着精神说话:“是我,请问您是?”
  “我是铭豫银行总裁办的助理陈盛,一个月前,贵刊和时宴时总预约了一个采访,原定日期是明天,您还记得吗?”
  郑书意瞬间清醒,并且下意识直起了背。
  这件事她当然记得。
  时宴这个名字,这一段时间她听了太多次。
  一开始大家他蜚声业内,是因为其以铭豫集团时文光之子的身份骤然出现在金融界。
  自欧洲学成归来,既接手铭豫集团旗下私人商业银行铭豫银行。
  这在当时的业内人士看来并不是什么好事,毕竟这个银行的经营状态已经岌岌可危,甚至有金融评论家一改严肃措辞,认为这是时文光拿半废不废的子公司给儿子玩儿票。
  然而时宴入主铭豫银行后,锐力解决该行过分依赖存贷业务、风险凸显等问题,剑指风险管理与控制机制,雷厉风行扭转乾坤。
  时年27的时宴引起了整个金融界的关注,各种荣誉纷至沓来,采访邀约自然也打爆了铭豫银行总裁办热线。
  虽名声乍起,但关于他的采访报道却少得可怜。
  即便是最主流的媒体,也很难拿到采访机会,若能得到其只言片语,都足以刊登到最抢眼的版面。
  而这一次,这是杂志社的总编费了好大力气走通各方关系才预约到的采访。
  当主编把这个任务交给郑书意时,整个杂志社无不艳羡。
  “时宴”这个名字能在媒体吸引多少眼球,也就代表采访他的记者能获得多少关注。
  可是现在这个电话,让郑书意的心悬了起来,小心翼翼地问:“请问是有变动吗?”
  “是这样。”陈盛说,“原定明早九点的采访,但由于时总个人工作原因,明天的时间空不出来。”
  郑书意:“那之后……”
  “之后几天或许也一时挤不出时间。”陈盛道,“所以如果您这边方便的话,采访时间推迟到一周后能接受吗?”
  不能。
  财经专访讲究一个时效Xing,等一周后采访,出了稿子返回核对再刊登,黄花菜都凉了。
  “一周后真的不行,您看看能不能挤出点时间?电话采访也可以的!”
  陈盛:“这个恐怕真的不行,具体的工作我不能跟你透露,但确实最快也要一周后才能空出时间。”
  “那今晚呢!”郑书意急吼吼地问,“今晚有空吗?就三个小时,要不两个小时也行的。”
  没等陈盛回答,郑书意咬了咬牙,又说:“一个小时也行!您就通融通融嘛。”
  她为这次采访准备了近一个月,把时宴手里的公开金融动态吃得透透的,就指望着今年拿这篇稿子挣功名呢。
  陈盛沉默片刻后,放低声音,说道:“今晚时总有一个比较重要的宴会,或许,我只是说或许,中途可能抽出时间,您看……”
  “我来等!”郑书意二话不说答应下来,“您给我地址,我可以过来等。”
  挂电话前,陈盛再次强调:“郑小姐,我可以给您安排一个地方,但是我不能确保时总会有时间,您可能会跑空一趟。”
  ——
  听筒里只剩机械的“嘟嘟”声,在耳边徘徊许久后,郑书意“咚”得一下趴回桌上,脑子里的紧张感慢慢消散,随之而来的却是心空一般的怅惘。
  能采访时宴,原本是该开心的。

直接到第章节

推荐小说

长风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