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现代言情 > 退烧(正文+番外)

退烧(正文+番外)

更新时间:2020-05-14 07:54 作者:舒虞 标签: 天之骄子 破镜重圆

文案:分手多年后,同学聚会上路无坷见到前男友沈屹西。
  大家都知道大学那年校c_ao沈屹西把路无坷宠上了天,如今却是没看路无坷一眼。
  后来玩游戏,沈屹西选了真心话。
  班长问:“你有放不下的人吗?”
  沈屹西笑了下,十分坦然:“没有。”
  路无坷鼻子一秒发酸,这人再也不会惯着她的臭脾气了。
  也就是当天晚上,朋友看沈屹西喝到酩酊大醉。
  男人晃了晃酒瓶,无奈笑了声:“白疼了。”
  见着面都敢不跟他说话了。
  痞坏浑男主×长相清纯实则腹黑少女
  内容标签: 破镜重圆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屹西,路无坷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同学聚会上见到前男友
  作品简评:
  年级第一的乖乖女路无坷大二那年给机械自动化那游戏人间的系c_ao沈屹西盯上了,路无坷不是个容易追的人,沈屹西却偏偏盯上了她,两人从一开始的不相识到后来一碰上就干柴烈火。后由于上一辈恩怨,路无坷没能放下当年亲眼所见母亲死去的那道坎,对沈屹西提出了分手。多年后重逢两人解开矛盾后重新走到了一起,沈屹西由于几年前赛车的一场事故一蹶不振,在路无坷的陪伴下慢慢解开心结,并重回赛场。作品文笔流畅,行文简淡,男女主X_ing格有棱有角,相处带感合拍,配角形象分明。男女主不管是在情感上,抑或在跳舞和赛车的梦想上,互相救赎了对方。


第1章
  二月初春。
  澜江市,小雨,气温5℃~10℃。
  今天是路母忌日。
  路无坷在山上寺庙待了一天。
  从上面下来时俗世已经华灯初上,烟火气扑面而来,整座城市的灯红酒绿藏在雨雾里,只剩朦胧光影。
  又是一个光怪陆离在混沌里狂欢的夜晚。
  路无坷撑着黑伞走在泥泞的公路上,隔着条江,对面是万家灯火的不夜城。
  阿释电话也就是在这时候进来的。
  今天电话一整天没响过,身边要好的人都知道今天什么日子。
  公路上空无一人,响起的电话铃声有些突兀。
  她停在路边,接通电话后手机贴上耳边。
  听筒里传来阿释声音:“下来没?”
  天气很冷,路无坷呼出一口气,面前团起一阵白雾。
  她说:“下来了。”
  “那正好,我快到那边了,你等我一下。”
  路无坷问她:“你今晚不是有同学聚会?”
  “他们找下家去了,我没跟着,”阿释说,“刚吃饭那会儿功夫够我们叙旧了,再聊下去也聊不到一块儿去,就不坐那儿干瞪眼尴尬了。”
  不过在那里站了一会儿,SH_i冷已经顺着衣领钻进去。
  路无坷问她:“到哪儿了?”
  阿释大概是看了眼导航,沉吟一下后说:“快了,你就站那底下等我,你那地方没什么人,待会儿能看见辆车估计就是我的。”
  阿释预估得没错,直到那辆黑色丰田在公路那头出现,这期间路无坷没见着其他车的影子。
  她站在原地没动,默默看着那两束光柱靠近。
  千丝万缕的细雨在光束里淅沥。
  阿释早就看见她了。
  隔着扇挡风玻璃,雨里黑伞下的女人指节白皙。
  她黑发黑裙,唯独一身皮肤白得晃眼,像一朵开在夜里的白玫瑰。
  车疾速驶过柏油路水洼,水花四溅。
  到路无坷附近车速已经放慢,而后缓缓停在她面前。
  路无坷握住伞柄收了伞。
  阿释上身越过副驾座椅,帮她打开了车门:“赶紧进来,外面这雨都快把人骨头吃没了。”
  澜江这种天气最近已经持续了十几天,下不尽的连绵细雨,来势不汹涌,却缱绻得人骨头发酸,赶都赶不走。
  这种天气待在室外就是自讨苦吃。
  路无坷坐进车里。
  阿释扔了杯东西给她。
  路无坷接过,触手温热:“什么?”
  阿释重新启动车子,一副邀功样儿:“刚顺路给你带的奶茶,早上上山到现在还没吃吧,先喝点热的垫垫肚子,姐现在带你去吃点好吃的。”
  
  阿释跟路无坷是大学舍友,严格来说两人不算大学同学,一个学的机械设计制造及其自动化,一个读的英语,彼此会认识只不过因为大学的时候凑巧分到同个宿舍。
  出了郊区,阿释问她:“晚饭吃点什么?”
  路无坷靠在座椅里,侧头看着窗外。
  夜色下,远山高了低,低了又高。
  她沉默着,安静到阿释以为她吃什么都随便的时候,她开了口。
  “烧烤吧。”
  阿释侧头看她:“你什么时候喜欢吃这玩意儿了?”
  路无坷视线从车窗外收回,说:“几年没闻过味了。”
  “还以为你这几年在外头能吃惯洋人那边的东西。”
  后视镜上挂了个红色护身符,随车子左右晃荡。
  路无坷视线落在上头,在护身符第四次晃过来的时候,她说:“想吃点接地气的东西。”
  阿释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
  南吃甜北吃咸,澜江这座近山环水的南方城市也不例外,饮食清淡口味清甜。这地方遍地甜食小吃,烧烤在这边算不上地道。
  而路无坷本身口味清淡,不喜沾重口味的东西。
  怎么会突然想吃烧烤。
  但阿释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毕竟同寝四年,没人比她更清楚路无坷以前上大学没少被人带去烧烤店。
  男生们最喜欢往那种地方扎堆,带上几个女孩儿叫上几打啤酒,胡吃海喝调天侃地。
  那时候路无坷经常被某个人带在身边。
  一晃,时间竟已经过去四年了。
  阿释是本地人,这片儿她从小混到大,这儿哪里好吃好玩她熟门熟路,到市区后左拐右拐,又绕了几条街道,很快停在一家露天烧烤摊前。
  Y_in雨天,外头支了几个四角蓝色帐篷,店里没顾客。
  一个穿着夹克的男人坐在门口,光头,咬着烟。
  看她们两个从车上下来,男人摘下烟头,赶客:“这儿今个儿不营业,找别的地方去吧。”

直接到第分节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