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现代言情 > 穿成霸总隐形小娇妻

穿成霸总隐形小娇妻

更新时间:2020-05-13 22:34 作者:不二有糖 标签: 甜文 情有独钟 豪门世家 穿书

 文案:
  唐糖被渣未婚夫撞飞了,撞到了她才看过的一本团宠小说里,变成了霸总男配已经死去的妻子。
  男配妻子和唐糖同名,在小说里一直躺尸,从头到尾就只出现了一个名字。
  死因:不愿意嫁给祁夜,结婚当天,自杀!
  而她,穿进来就落到了他床上,直接来了个鬼压床!
  看着坐在自己身上已经死了三年的人,不,是死了三年的女鬼。
  祁夜神色淡定面容冷漠,“给你烧的钱不够用了?”
  唐糖看着帅得惨绝人寰的霸总,摇头,“我只是想提醒你,你忘了给我烧两个帅哥。”
  ……
  唐糖发现,只有祁夜能够看到她碰到她,只有跟在祁夜身边,她才能离开这栋别墅,才能找到回去原来世界的路。
  也就是说,她想要离开这个鬼地方,只能抱紧祁夜大腿不放松。
  一开始,祁夜面对唐糖的讨好冷笑,“唐糖,你不就是想要帅哥吗,我马上让人烧给你,你给我滚。”
  再后来,唐糖真‘滚’了。
  祁夜红着眼睛撕心裂肺的喊她,“宝宝,你出来,我把自己烧给你。”
  (男主略偏执,女主前期是灵魂,感情流。)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糖,祁夜 ┃ 配角:推基友【天命欧皇】快穿文《小可爱她超苏甜》 ┃ 其它:《穿成反派大佬掌心那朵幸运c_ao》求预收



第1章 克妻
  优雅的西餐厅里,灯光浪漫,音乐舒缓。
  靠窗的一桌,舒雅穿着酒红色礼服长裙,手中端着杯红酒。
  她朝着坐在她对面的祁夜做了个碰杯的姿势,姿态优雅的轻抿一口,这才放下酒杯笑着开口,“我的情况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吧,我从小就出了国,很少回来,所以你应该没见过我。不过我总是听我父亲说起你,他对你很欣赏。”
  “他也跟我说过你结过婚,来之前还问我会不会在意,可我想,能被他欣赏的男人一定是很优秀的,就算结过婚又怎么样,我一点也不在意。”
  她说了这么多,祁夜却始终面色淡淡。
  他没有说话,懒懒的靠在沙发上,缓缓晃动着杯中的红酒,目光也始终落在红酒杯上。
  鲜艳的红,像血的颜色。
  他喜欢看红酒在杯中轻晃时漾出的冷冽波光,却从不喝。
  因为他厌恶红色。
  舒雅顿了顿,见他不开口,难免也有些尴尬。
  为了不冷场,她又开始找话说:“我听我父亲说那个女人是自杀的啊,好像是为了别的男人?”
  这次也没等祁夜回答,她先笑出了声。
  声音很轻,倒是悦耳,只是话不怎么好听,“她怎么这么蠢啊,你这么好的老公都不要,为了个小白脸自杀?”
  祁夜摇晃酒杯的动作几不可察的顿了顿,眼底闪过抹厌恶。
  舒雅却没察觉,还在自说自话,“说起来,你和她也没有感情的吧,我听说连她的葬礼你都没去的?”
  祁夜终于抬眸看了她一眼,眼底深邃漆黑,情绪不明。
  舒雅却被他这一眼看得僵了两分,回神后忙又扯了笑道:“你别生气啊,我没有别的意思。其实我能理解你的,换做是我我也不会去,一个为了别人自杀的女人罢了,死就死了不是吗?”
  “我只是有些心疼你,要为了这样的女人背着个克妻的名声,也太不值了。”
  “听说你这几年一直没谈恋爱?我觉得,你也没必要为了她就不相信其他女人了呀,其实这个世界上,好女人还是很多的,像那样不知羞耻的女人,你就忘了吧。”
  不得不说,舒雅真的脑补了挺多,在她看来,祁夜这样年轻又帅还有钱有势的男人,身边没有女人,那唯一的可能就是真的受了情伤。
  那么这种时候,她表现得更温柔善良些,说不定就能打动他。
  她当然不会承认,一开始听说父亲要她见的是个死过老婆的男人时她是非常抗拒的,虽然父亲给她看了照片,不过只是小半个侧面,看不出有多好看。
  再有钱又怎么样,她可不想嫁过去给人做续弦。
  而且听说祁夜的妻子是在新婚夜死掉的,命硬克妻,这么晦气,她嫁给他怕是也要被克死的。
  今天的相亲还是她父亲将她从国外抓回来的,威胁她如果不来就同她断绝父女关系。
  她本想着来了见一面就走,跟这个男人说清楚,让他别打她的主意。
  只是没想到,父亲要她见的男人,竟然会这么帅。
  剑眉高额,眉眼深邃,五官精致,脸部线条硬朗流畅。
  最重要的是气势特别强,就算是那么闲散的坐在那里不言不语,那迫人的凌厉也分毫不减。
  见到他的第一眼,舒雅就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嫁给他。
  就算他不是祁氏新任总裁,只是个穷酸鬼她也要嫁。毕竟靠这张脸,就足以让女人尖叫心动了。
  感觉到四周其他女人偶尔瞟过来的羡慕眼神,她眼底更是光芒灼灼,带着对祁夜的势在必得。
  一开始就提起那个女人的事,也是想显得自己大度,不让这件事成为他们以后感情的绊脚石。
  想着,她的神色就娇羞了两分,红着脸轻声道:“虽然我没有谈过恋爱,也不知道要怎么做一个妻子。不过为了你,我都会好好学的,等我们结婚后,我会好好爱你的……啊……”
  话还没说完,祁夜忽然抬手,将手中的红酒泼向了她,鲜红的液体从舒雅的头上流下来,又恐怖又狼狈。
  舒雅尖叫一声,尖叫声打破了西餐厅的安静浪漫,整个西餐厅的人都朝他们这方看了过来。
  那些看好戏的眼神,还有祁夜的举动让舒雅尴尬又愤怒,她猛的起身,拿纸巾胡乱擦着自己头上脸上的红酒,声音也尖利了起来,“你有病啊?”
  当然,她没发现,祁夜握着红酒杯的手也有些僵硬。
  缓了缓,他才轻飘飘侧眸看了眼他身边空空如也的座位,眼底略带警告。
  然后将红酒杯放下,看向舒雅,轻描淡写说了句,“抱歉,手滑了。”
  舒雅咬紧牙根,气到发抖。
  鬼才信他手滑了,他分明就是故意泼她的。
  女人才会做的事,他倒是做得很顺手,难怪他老婆要自杀了!
  舒雅恨恨的想,可祁夜都这样说了,她还能怎样?

直接到第分节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