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沙包-第(7)章

主页 > 现代言情 >

逗沙包-第(7)章

更新时间:2020-05-10 00:19 作者:清风抚明月

标签:


  她没有去接红布包裹着的东西,而是突然一把抓住沈霸天的手,用力往台上一拽,说道:“既然你这么担心我,跟我一起表演好了!”
  什么?!
  沈霸天一脸的震惊,不敢置信地看向洛沙凋。
  让他来表演节目?
  是他出现幻听了?还是洛沙凋疯了?
  沈霸天太过震惊,以至无于反应比平时都慢了半拍,等他回过神来,人已踉跄地站在台上。
  沈霸天平时不苟言笑,气势很强,像一头凶悍霸气的独狼。
  而现在张着嘴、瞪着眼睛,像极了一只才发现自己原来是狗,不是狼的哈士奇,一副吃惊到爆的表情。滑稽的样子,引来台下哄笑声一片。
  洛沙凋看沈霸天表情僵硬,安F_u地用手指勾了勾他的掌心。
  沈霸天感觉手心一痒,抬眸扫了一眼对他笑得一脸灿烂的洛沙凋,心中冷笑一声。
  他就是闲的,多余C_ao这份心!
  既然洛沙凋敢把他拖下水,就要有承受他怒火地觉悟!
  洛沙凋不知道,沈霸天脑海里又开始自动播放,各种黑暗的画面。
  处于危险而不知的洛沙凋,不但在沈霸天的掌心打开了红布,取出包裹在里面的一副扑。
  还非常胆大妄为的,把皮带和红布放在沈霸天的手里,俨然是把他当置物架了。
  沈霸天眼中寒光一闪,暗自点头。
  很好,可以加根皮鞭了!
  洛沙凋手里摆弄着扑克,对观众又开始口若悬河地忽悠:“古代有一句话叫‘巫医不分家’,不过比起被鬼神附体的巫婆神汉,那些小打小闹。奇门遁甲可谓是高深莫测,无所不能。
  尤其是这其中,由‘开门、休门、生门、伤门、杜门、景门、死门、惊门’组成的八门,能变换出来得各种阵法。在《封神演义》中的十绝阵,可谓是能呼风化雨。”
  洛沙凋脑洞大开道:“如果我们现场摆出一个八门,经过我的魔法加持,会不会发生什么神奇的事情。”
  她抽出一张扑克牌,念咒道:“天灵灵地灵灵,魔法加持嘎嘎行!”
  肖葆嗣都快乐疯了,心道,这特么的是傻子吧!没听哪个表演魔术的,会当众念咒语的。还是这么接地气的咒语。
  肖葆嗣现在非常后悔,早知道他就不该找洛沙凋麻烦,让她一个人玩犯傻的效果更好!
  洛沙凋还郑重其事道:“它已经不是一张普通的扑克牌了,强大的能量流动在它体内。现在请不要眨眼睛,精彩的时刻马上到了”
  说完,洛沙凋向生门东北方向走了几步,竖起扑克牌,然后在众人的目光中,松开捏牌的手指。
  台下的观影皆是目瞪口呆,只见那张扑克牌,稳稳地停在半空中,如同定住了一般。
  接下来,洛沙凋又用同样地手法,补全了其它方位。
  台上,八张扑克,正面里,背面朝外,悬浮在半空中,静静地围在洛沙凋和沈霸天的身边。
  在众人的震惊中,洛沙凋看向沈霸天问道:“有什么特殊的感觉吗?”
  沈霸天与观众同样的惊愕,没想到洛沙凋看起来不着调,却真有这个本事。
  不过,除了吃惊之外,他还真没什么异样的感觉。
  沈霸天看洛沙凋期待的看向自己,心里有些犹豫。
  说真话,怕洛沙凋众目睽睽失了面子。
  说假话,他又觉得不舒服,这不是指鹿为马么。
  洛沙凋看他纠结的样子,笑道:“说实话,不许撒谎。”
  于是沈霸天老老实实道:“没什么感觉。”
  洛沙凋并没生气,反而露出欣慰地笑容,夸道:“真是个乖孩子。”
  沈霸天差点被气笑了,这是什么见鬼的形容词!
  洛沙凋取出剩余的四十六张扑克,淡定地说道:“看来法力太弱,我加持一下,然后再换一种感应方式。”
  她从二十八星宿的区域里,挑选出一部分比较重要的部分星星,按照原星宿位置摆放。
  然后说道:“据说每六十年一度的七月十五的月光中含有‘帝流浆’。妖怪们如果吃了它,一夜的修炼相当于吸取日月精华数千年 。
  虽然现在时间地点都不符合,但是当普通的扑克牌,按照星宿的位置排列。那么,它就与星星产生了某种神秘的联系,获得一部分力量。”
  当她把最后一张牌定在空中,远远的看去那些扑克高低起伏、错落有致。
  洛沙凋和沈霸天如众星拱月,被捧在中间。
  “我听到有人叫救命。”
  洛沙凋似乎获得某种力量,疑惑地侧头细听。
  沈霸天有种扶额地冲动,感觉她又要作妖了。
  果然,洛沙凋像傻子般,捧起他手里的皮带,如同对待一条有声命的小蛇,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站在台下的肖葆嗣心里呵呵一声心道。
  他就料到逃不过这一劫,他倒要看看洛沙凋会刷什么花招?
  洛沙凋点点头,“你觉得你主人混蛋不是东西,想立刻逃走是吧!好的,没问题!”
  她对沈霸天说:“用红布盖住这个小可怜,咱们送它一程。”
  沈霸天算是看透她了,她想当傻子,还得拉个垫背的。
  沈霸天已经在心里记了好几笔账,他迫不及待地希望演出马上结束。看他回家,怎么收拾她!
  他像是用布,在盖死人的脸,看着皮带眼神冰冷,心里暗讽,跟你的主人一起安息吧!
  像是听到了心声,洛沙凋动做一顿,似是忧愁道:“它已经离开了。”
  ‘刷’的一下揭开了刚盖住的红布,掌心中的皮带已经消失不见。
  沈霸天一怔,距离这么近,他根本没看到洛沙凋有什么多余的动作,皮带怎么消失了?
  洛沙凋像是知道他的想法,说:“我从星辉中获得了力量,能听见离得最近人的声音。”她带着某种隐秘,说,“如果不信,你在心里想一个东西,我把它变出来。”
  沈霸天这回懵了,洛沙凋胆子也太大了,这种大话也敢说。
  洛沙凋还催促道:“快说出来,你现在最想要的东西。”
  沈霸天紧抿嘴唇,没有张口。他真要说了件物品,她能拿得出来吗?莫非她的目的就是把演出搞砸,最后向她所说的表演丢人现眼。
  洛沙凋看他不回答,无奈地笑了,“既然如此,我就把它变给你看,是不是你刚才心里想的东西。”

直接到第章节

推荐小说

长风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