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沙包-第(6)章

主页 > 现代言情 >

逗沙包-第(6)章

更新时间:2020-05-10 00:19 作者:清风抚明月

标签:


  尤典珥一想也对,于是认同道:“你说的不错。不过小沙凋也太能编了,如果不是知道她是临时登场的,还以为她早就有准备了。”
  看向沈霸天又疑惑道,“还没问你刚才干什么去了?以为你是替小沙凋解围,可你回来也不见有所行动。”
  沈霸天说:“她让我去拿一个东西。”
  尤典珥略一怔,便恍然大悟:“她临走时跟你咬耳朵说的就是这件事!”
  他还以为小沙凋不安跟沈霸天撒娇呢。
  不过……
  尤典珥看向台上,看来她是有所准备,接下来的表演还真让人有些期待。
  洛沙凋看众人大笑,听有人问她。
  “快板对男人有好处吗?”
  洛沙凋特别真诚道:“有,特别有用。现在流行惹女朋友生气了,跪榴莲、跪键盘来道歉。而你可以创新一下,跪竹板。
  你问这有什么区别吗?
  那区别可大了。
  首先,跪竹板比跪榴莲和键盘更加舒适。
  其次,它寓意深刻。
  榴莲是什么?是吃的,是食物。古人讲‘不为五斗米折腰’,如今你却给一口吃的下跪,你这种行为是什么?是没骨气!
  再来说说键盘,它是电脑的一部分。电脑是干什么的?
  我相信除了很少一部分人,把电脑用来学习、科研。大部分人大量的时间是用它来看小说、打游戏,刷剧,发‘好人一生平安’什么的。
  它是享受安逸,不思进取的代名词。
  你跪键盘,就是向堕落的生活下跪。
  而竹板就不同了,传说竹板是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发明,已有六百多年的历史了。
  你跪它,是跪悠久的历史,是跪古老的文明,是跪六百多年的传承。
  你仔细想一想,是不是跪的时候腰板挺得更直了!”
  在热烈的掌声和欢笑声中,肖葆嗣目瞪口呆,这情形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他隐隐有种不好的感觉。
  果然,洛沙凋眼神扫过来,落在肖葆嗣的身上。对他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
  她说:“各位朋友注意了,我刚才只是在活跃气氛,正式的表演才刚刚开始。”


第5章
  洛沙凋扬声说,“今天我要表演个魔术,叫丢人现眼。”
  她话刚一出口,台下哄笑声一片,没听过谁表演魔术会起这样的名字。是觉得自己肯定会演砸,丢人么!
  洛沙凋似乎知道众人的想法,认同道:“魔术演砸了,我丢人现眼也算是贴合了题意。要是成功了……”
  她眼神在台下观众的脸上扫过,意味深长地说:“丢人的,可指不定会是谁呢?”
  肖葆嗣对上她似笑非笑的目光,知道她这是要反击了,深吸了口气,暗暗地握紧了拳头。
  果然,洛沙凋向肖葆嗣走了过去,停在他面前,说道:“拖儿,你今天准备拍卖什么东西,拿出来借我用一用。”
  肖葆嗣也不是傻子,知道她借东西只是托词,目的是要对他发难。与其坐以待毙,任人宰割,他何不来个先发制人。
  他没有拿出兜里准备的袖扣。反而,指着腰间的皮带,戏谑地看向洛沙凋说:“我拍卖它。想用?你自己来解。”
  说完,他摊开双手,一副等人伺候的架势。
  一个女人主动去解男人的腰带,其中的含义不明而喻。
  何况洛沙凋是沈霸天的妻子,在场的娱乐记者如鲨鱼闻到血腥味,一脸亢奋地举起镜头,对准洛沙凋和肖葆嗣疯狂地拍摄。
  无论洛沙凋是羞愤拒绝,还是不怕死地动手去解,与人暧昧的标签是摆脱不掉了。
  有心思活络的记者,则把镜头对准了沈霸天,一顿猛拍。
  没有哪个男人,能忍受妻子如此被人调戏,而不动怒的。
  果然,沈霸天面色铁青,怒气冲冲地向肖葆嗣走去。
  不管他与洛沙凋现在关系如何,只要洛沙凋还是他的太太,那怕是名义上的,他也不可能坐视不管。
  洛沙凋却面色平静地侧过头,给他比了一个稍安勿躁的手势。
  沈霸天虽然怒火中烧,但他明白洛沙凋是心中有了主意,想自己解决。于是强压怒火,站在原地。
  洛沙凋回过头,看向肖葆嗣,淡淡地说道,“比起解腰带,我这人更擅长抽陀螺。我老家公园,有五个大爷,以一起抽动一百多斤的陀螺为荣。我向他们借来,独自玩了一次。在那之后,他们就没再出现过。”然后,她上下扫了肖葆嗣一眼,问道:“你是想顺时针转还是逆时针转?”
  肖葆嗣从她眼神里,看出来她是认真的,绝不是在开玩笑。
  肖葆嗣又不傻,当然不会主动去找抽,但输人不输阵,他不死心的想要将局势反转回来。
  肖葆嗣嗤笑一声,一副拿你没办法的样子。把手放在腰间的皮带上,慢慢解开。只是盯着洛沙凋的眼神,如同看猎物般,带着几分色气。
  他调笑道:“就这么想看我解皮带?好,满足你!”
  洛沙凋一顿,沉思一会儿说:“送你一首打油诗:懒驴上磨屎尿多,怎么就你废话多。如果你还要磨蹭,是想听我喊‘驾驾’,还是喊‘吁喔’?”
  这是把他比作牲口了!肖葆嗣立刻黑了下来。气愤得把皮带往她怀里一扔,就要走。
  “站住!”洛沙凋哪能轻易让他离开,警告道,“你现在走了,明天网上要是出现乱七八糟的新闻,可不要怪我没提醒你!”
  “你想怎么样!”肖葆嗣猛转过身子,咬牙切齿问道。
  洛沙凋平静道:“安安静静地看完节目就好。”
  说完没在理会他,洛沙凋走到沈霸天身前,停下脚步,问道:“东西拿来了吗?”
  沈霸天从怀里掏出一块包裹红布的东西,递给她。
  看向洛沙凋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过了好一会儿,才口气略带僵硬地说道:“你要是演砸了也别担心视频会流出去,在场的记者跟沈氏集团都有交往。”
  他相信在沈氏地重压下和丰厚的封口费面前,那帮记者会老老实实地闭上嘴。
  不过,沈霸天跟洛沙凋平日里,三句就能吵起来,从来没像现在这样安慰过她,莫名觉得有些尴尬。
  洛沙凋看他别扭安慰人的样子,嘴角勾起笑意,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

直接到第章节

推荐小说

长风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