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沙包-第(4)章

主页 > 现代言情 >

逗沙包-第(4)章

更新时间:2020-05-10 00:19 作者:清风抚明月

标签:


  尤典珥一顿,回想起来也感到奇怪。沉思了一会,似是想通了,解释道:“我刚才太嗨,记差了。但我真的听见洛沙凋唱歌了,她声音不怎么好听,有点哑。”
  看沈霸天不信,尤典珥转头看向洛沙凋,问道,“你刚才是唱歌了吧!”
  洛沙凋回了他一个,富有深意的笑容。
  尤典珥像是得到了肯定,拉住沈霸天的胳膊,“你看我没说错吧,她笑着承认了。”
  沈霸天:“她是在嘲笑你说错了。”
  尤典珥:“不可能,她笑是我说中了。”
  沈霸天:“她笑你像个白痴。”
  尤典珥:“她笑我耳朵好使。”
  沈霸天:“闭嘴,听我的!”
  尤典珥:“我不!”
  没救了,埋了吧!
  沈霸天冷酷的想。
  冰岛似乎不错,他记得家里下个月有一艘开往那里的船,可以顺路捎上他。
  洛沙凋兴致勃勃地看着俩个人,在一旁偷笑。
  “我当是谁呢?鬼鬼祟祟躲在角落里,原来是吃软饭的儿子!”一个嘲讽的声音,突然从后面传来。
  沈霸天脸色一变。


第4章
  来的男人叫肖葆嗣,二十多岁,黄卷发,花衬衫,腰间系着金色皮带,虽然相貌英俊,但给人感觉很轻浮。
  听到有人辱骂自己的父亲,沈霸天面色冰冷。
  他扫了肖葆嗣一眼,不屑道:“能说出这种话,看来肖家的家教不过如此。我明白人与人之间是存在差异的,可我万万没想到,用来思考的脑袋,有的人竟然把它当花盆,用来摘花种c_ao。”
  肖葆嗣脸腾的涨红,这是在嘲讽他没有脑子嘛!
  他看到笑得东倒西歪的尤典珥和捂着嘴闷笑的洛沙凋,更加气愤,“你有什么好得意的!家产雄厚却娶了一个四、五线城市开武馆的女儿。我真好奇,这些年也没看过你与哪个女人交往密切,怎么突然就结婚了,还是地位如此低微的女人,怕不是有什么隐疾,需要有人替你掩盖!”
  沈霸天厌恶地看向他:“与其关心我的私生活,不如多关心关心你自己吧。前两天,有人看见你被幽会情人的老公,拿着菜刀,追得光着P_i股满街跑。你的品味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恶劣!”
  肖葆嗣被戳到痛处,气急败坏,握紧拳头就要给他一个教训。
  不料,刚要挥出的拳头,突然被一个柔软的双手包裹住,他低头一看,是沈飘飘。
  沈飘飘似是刚过来,只看到沈霸天讽刺肖葆嗣的场景,对沈霸天责怪道。“哥,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干嘛要讽刺肖哥。”
  肖葆嗣挺喜欢沈飘飘,觉得她跟别的女人不一样。
  他当然不能说是他先挑衅沈霸天,说他父亲的坏话。毕竟沈银河也是沈飘飘名义上的父亲。肖葆嗣深谙‘柿子专挑软地捏’的道理,于是矛头指向了在场看起来柔弱可欺,没说过一句话的洛沙凋。
  他对沈飘飘说:“我又没说什么,只是说你嫂子一个从小城市来的女人,配不上你哥哥,结果他就生气了。”
  肖葆嗣耸耸肩,一脸的无辜。
  “不是……”尤典珥听他颠倒黑白,张口就要反驳,却被沈飘飘打断了。
  沈飘飘一脸嗔怪:“你怎么能这样说洛沙凋,她虽然从小地方来的,可是特别有才华。快板、大鼓唱得好着呢!”
  肖葆嗣做出一个古怪夸张的笑容。“这才艺好啊!挺独特。”
  他眼睛一亮,似乎想到一个好主意,看向洛沙凋说:“既然来了慈善晚宴,不能白吃白喝。沈飘飘刚才弹了首钢琴曲,你也上台表演个节目。兴许大家看在你表演不错的份上,会多拍一些东西。”
  晚宴来了不少记者,洛沙凋要是表演的时候出丑,可就有戏看了。
  沈霸天看出他打的鬼主意,眼神更冰冷了,刚想开口拒绝。洛沙凋却走到他身边,她用手指点了点他的胳膊。沈霸天低头看着她。
  只见洛沙凋,把手放在唇边,做了一个手势。
  ‘可以说话吗?’
  沈霸天读懂了,神色有些复杂,没想到她还有这么乖巧的时候,突然觉得有些不习惯。
  他轻咳一声,说:“可以说话了。”
  尤典珥一脸不可置信,沈霸天说不让洛沙凋开口说话,他还以为是在开玩笑,没想到他兄弟真这么霸道!
  尤典珥看到洛沙凋突然同情起来,决定今后多照顾她一些,别让沈霸天欺负了。
  洛沙凋不知道,尤典珥已经擅作主张的变成了她娘家人。
  禁令解除,洛沙凋走到肖葆嗣面前,挑眉道:“让我表演节目没问题,但我需要一个助手,你敢当么?”
  肖葆嗣脸上一僵,没想到洛沙凋会把自己脱下水。这要是她故意为难自己,出丑的就变成他了。
  洛沙凋看出他的心思,嗤笑一声:“放心,我既不会让你唱歌,也不会让你跳舞,这件事你轻易就能做到。你邀请我表演节目,我同意了。怎么,我让你配合一下,你就不愿意了么?”
  肖葆嗣略一沉思,便同意了。如果洛沙凋真难为他,他不配合就是了。
  宴会实际上就是打着各种名头出来玩的,多加一个节目没问题。
  跟主办方沟通后。果然,很快台上主持人当众邀请洛沙凋表演节目。
  看着洛沙凋上台的背影,尤典珥一脸的担忧,对沈霸天说:“哎,你说她为什么要答应,那小子明显是想看她出丑。如果喜欢上台表演跟我说呀,我家酒店场地随便她挑,保证服务员的掌声不断。今天要是演砸了,小沙凋不知得多伤心。”
  沈霸天疑惑地看向好友,他没离开半步,怎么突然之间,尤典珥对洛沙凋突然变得热情。
  压下心中的不解,沈霸天眉心微皱,紧抿着嘴唇看向舞台。
  沈飘飘太过熟悉沈霸天了,他这明显担忧的神情。她愤恨地握紧拳头,圆润的指甲嵌入肉里。
  沈飘飘弹奏钢琴的时候,注意到尤典珥拽着沈霸天离开。她不满地弹完钢琴,就立刻去找沈霸天。
  找了一圈都没看到他的身影,结果在一僻静的角落里寻到他们。
  洛沙凋当时就如一个精神病人,在那里手舞足蹈。沈霸天和尤典珥傻兮兮的在旁边看着。
  她躲在窗帘后面,看着他们因洛沙凋一个微笑的含义而争执着,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危机,心理一个声音叫喊着,把这个女人赶出去!赶出她的生活!

直接到第章节

推荐小说

长风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