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沙包-第(3)章

主页 > 现代言情 >

逗沙包-第(3)章

更新时间:2020-05-10 00:19 作者:清风抚明月

标签:


  莫名的感觉自己,似乎又失去了什么。
  他扶了下额头,尽量将怪异的感觉,抛到脑后。
  再抬起头时,沈霸天一脸冷傲的表情,语气不容置喙:“女人,今晚宴会结束之前,你不许说话,记住了么!”
  “……”洛沙凋古怪的看向他。
  这不是沈霸天的爷爷,怕孙子在宴会上被她气疯,在电话里,跟她做的约定嘛!
  他为什么又说一遍?
  洛沙凋眯起眼睛,听这语气似乎另有内情!
  果然,尤典珥毫不犹豫的把沈霸天卖了。
  “小天说,他让你闭嘴,你就不敢说话。还跟我打赌,你要是开口说话给我一辆车,你要是唱首歌就给我一栋别墅。”
  不顾洛沙凋投来的震惊的目光。
  沈霸天一副你疯了么的表情,不可置信地看着尤典珥:“打赌这种事,你怎么能说出来?”
  尤典珥无所谓地摆摆手:“谁规定打赌就不能跟当事人说了?不要在乎那些细节。”
  在沈霸天要吃人的目光中,他侧过头,继续鼓动洛沙凋,“我不知道你是啥脾气,要是我,就给他点颜色看看。只要你唱首歌,咱两别墅对半分怎么样?”
  这就坐地分赃了。
  沈霸天对上洛沙凋投来的意味深长的目光,那一刻,他绝望的想用所有的资产买一个东风快递。
  毁灭吧,这该死的世界!
  “你不要担心唱歌跑调,我不会笑话你的。”尤典珥喋喋不休地劝说声传入耳中。
  恍惚间,他竟然产生一种诵经超度亡灵的感觉。
  死亡让他变得平静,沈霸天面无表情的想,‘她唱得好着呢,大鼓都会。’
  “声音大小无所谓,能让我听到歌声就行。”
  沈霸天心中呵呵一声,‘跟大喇叭似的,小心耳朵被震聋。’
  俗话说:没有撬不动的墙角,只有不努力的朋友。
  洛沙凋似乎是被说动了,眼睛越来越亮,轻合的嘴唇,慢慢张开。
  沈霸天木着一张脸想:‘女人,你完了!’


第3章
  洛沙凋看着沈霸天一副想要跟她同归于尽的表情,恶作剧般的冲他吐了一下舌头。
  沈霸天一愣,明白过来她是在开玩笑,紧绷的脸,终于舒缓下来,偷偷地舒了口气。
  洛沙凋有些好笑,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不过既然拿她打了赌,不掺合一把,不是她的X_ing格。
  她略寻思了一会儿,放下手里的餐盘,抬抬下巴,示意俩人跟上来。
  沈霸天望着她纤细的背影,本已放下的心又提了上来,愤愤地想。
  女人,你就不能安分一些么!
  三个人来到一处僻静的角落。
  洛沙凋掏出手机,噼里啪啦一顿按,然后将屏幕递到尤典珥面前。
  尤典珥低下头,只见手机的屏幕显示着几行字。
  “昨天晚上吃得太多,在外溜达了好几个小时,吹了风。今早起来嗓子发炎了,不能大声说话。一会儿我唱歌时声音可能有点小,你不介意吧?”
  洛沙凋一脸抱歉地看向他。
  尤典珥理解道:“我这人耳朵特别灵敏,你轻声地唱,我能听见。”
  洛沙凋感激的对他笑了笑。
  收回手机,这回没再耽搁。
  洛沙凋不但一脸沉醉的唱着歌,身体还很有节奏的跟着舞动起来,一副很嗨的样子。
  沈霸天和尤典珥愣了片刻,怀疑地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的脸上看到懵逼的表情。
  洛沙凋表情很到位。
  舞蹈很动感。
  可是那也掩盖不了,她没有声音的事实。
  这场景如同一幕啼笑皆非的哑剧,里面的人物显得滑稽可笑。
  这一刻,沈霸天突然有种石头落地的感觉。无奈地说道:“别闹了,被人看到像什么样子。”
  然后拍了拍尤典珥的肩膀,“看来别墅是不能给你了。”
  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诶,你别走啊!”尤典珥不死心的拉住他,解释道,“她嗓子不舒服,声音小,我刚没注意听,你再让我仔细品品。”
  沈霸天嗤笑一声,心道:今天他晨跑经过公园时,还看到洛沙凋在那大声地念绕口令,声音又清又亮。晨练的大爷大妈,还围着她叫好。
  如果这样的人算嗓子不好,那这宴会里的人都应该看医生了。
  不过有人要犯傻,他也不拦着。
  与沈霸天漫不经心不同,尤典珥凝神屏气的注视着洛沙凋每个动作,用心捕捉空气中每个微弱的声音。
  只见洛沙凋左手起伏如波浪,右手大大地画了几个圈。左手大大地画了几个圈,右手起伏如波浪。
  尤典珥眯起眼睛,似有所感。模模糊糊的耳边似乎捕捉到了一个声音。
  他抬起手臂试探着跟着洛沙凋的动作,去捕捉那个微弱地声音。嘴里不经意地唱了出来。
  “来左边儿跟我一起画个龙,
  在你右边儿画一道彩虹。
  来左边儿跟我一起画彩虹,
  在你右边儿再画个龙。”
  尤典珥兴奋的睁大眼睛。对,就是这个声音!
  洛沙凋停下动作,冲他竖起大拇指。
  “听到没,听到没!就这个歌。”尤典珥激动地冲着沈霸天比划着动作。
  他太难了!听了二十多年的歌,从来没这么费劲过。
  尤典珥眉飞色舞,对沈霸天说:“别墅钥匙呢,快掏出来!”
  沈霸天看他亢奋的样子,神色复杂。他冷酷地说出了真相:“她只是嘴唇动了,并没发出声音,你刚才是产生了幻听。”
  “不可能!”尤典珥立刻否定,指天发誓,无比认真道,“我听的特别清楚,脑子里现在还回响着刚才的声音。”
  像是怕沈霸天不相信,竟然还唱了起来。
  “在你胸口上比划一个郭富城,左边儿右边儿摇摇头。两个食指就像两个窜天猴,指向闪耀的灯球。”
  沈霸天同情地叹了口气,这首歌太过洗脑。当初洛沙凋在家里放《野狼disco》,他只听了几句。上班的时候,魔X_ing的曲调不断在他脑海里回响。
  尤典珥应该是看到洛沙凋的舞蹈,触发记忆,脑子里不由自主的回响起了旋律。
  沈霸天看他固执的样子,头疼的按了按眉心。提醒道:“她画完龙就不跳了,你哪来的郭富城!”

直接到第章节

推荐小说

长风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