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沙包-第(2)章

主页 > 现代言情 >

逗沙包-第(2)章

更新时间:2020-05-10 00:19 作者:清风抚明月

标签:


  洛沙凋知道他这是认真了。于是她话也不说了,憋着一口气死命的往卧室跑。两条小短腿,倒腾的如两个风火轮,几乎能看到残影了。
  无奈,沈霸天手长腿长,蹭蹭几大步就追了上来,一把薅住她的衣领。
  洛沙凋一个踉跄,向后倒去,跟沈霸天撞到了一起。
  洛沙凋知道这要是被抓准没好,于是也顾不得什么淑女形象,(呃,好像平时也没有)。转过身来毫无形象的,跟沈霸天撕扯起来。
  毕竟男女存在着差异,在力量和身高上洛沙凋处于弱势,于是她机敏的没有跟沈霸天硬碰硬,出手时,多了几分技巧。
  猴子偷桃、撩Y_in腿、抓奶手,反正抓住敌人弱点,往死里打。
  别看沈霸天身高、腿长处于优势,但是中间的位置也高,目标又大。洛沙凋招招带风,抓抓致命。
  再铁的男人菊花也软,再硬的汉子爆吊也惨。
  沈霸天好几次,与死亡的魔爪擦胯而过,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步伐也跟着不免慌乱,一个没留神,左脚绊右脚,身子一晃,就朝着洛沙凋扑了过去。
  只听“砰”的一声,俩人嘴对着嘴,磕到了一起。
  洛沙凋疼得嘶了一声,磕了一嘴的血,满嘴的铁锈味,不知道是她的还是沈霸天的。
  她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小东西,玩的还挺野。”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小可爱们,京东大鼓我没写错,是与京韵大鼓不同的艺术形式。
  推荐郭冬临和冯巩的小品《旧曲新唱》。
  感觉知道这个曲艺的,好像都有点年代感了。
  感谢大家的支持,会努力把这个故事写好的。


第2章
  慈善晚宴。
  沈飘飘穿着一身漂亮的淡青色长裙,端坐在钢琴前。白皙的手指娴熟地在黑白的琴键上跳跃。享受着台下投来的,或惊艳或爱慕的目光。
  她洋洋自得地想,那些高傲的贵妇和小姐,只能用昂贵的衣服和首饰来掩盖她们平庸的姿色。
  而那些明星、模特,
  虽然漂亮,却要对有权势的人奉承讨好。
  而她容貌艳丽、还有才华、家境更是数一数二。
  试问整个宴会厅,有谁能比得过她!
  不过,当她余光扫到沈霸天时,眉头微皱。
  以往她演奏时,沈霸天都会站在离舞台最近的位置注视着她。
  现在虽然站得近,可明显感觉到他心不在焉。
  她有些气恼的想,她宁可沈霸天像只发情的公狗,随便找个女人去开房。也不愿他因一个吻,而将注意力过多的投放在别的女人身上。
  沈霸天确实是在想洛沙凋,如果不是昨天趁他失神的时候,狡猾逃走,又打电话给爷爷得到庇护,他绝对要好好收拾她一顿。
  沈霸天一个酷爱看恐怖电影的总裁,此时脑海里已经不分国界,自动播放出女主被惩罚的画面,而女主角的脸都是一个人——洛沙凋。
  他就像那些行凶者,享受猎物的恐惧、尖叫、痛苦的挣扎。
  随着他脸上的笑容渐渐变态,旁边的人吓得都往后退了几步。
  突然,沈霸天脸上的笑容一僵,他晃了晃脑袋,像是要驱赶脑海里不合时宜CH_a进来的东西,低喃道:“不要日本的。”
  好友尤典珥凑过来问:“什么日本的?”
  沈霸天像吞了一只苍蝇,面色铁青,否定道:“你听错了。”
  尤典珥也不在乎自己听没听错。他嘿嘿一笑,问道:“我在自助餐台那看到你老婆在吃东西,你怎么没跟她在一起?”
  沈霸天现在最烦洛沙凋,“你提她做什么?”
  尤典珥心直口快,好奇道:“我最近听说一件事,有人说你怕老婆,是真的吗?”
  “谁说的?!”沈霸天大怒。
  他不就是被逼着结了个婚么!怎么他这个受害者如今不但在家里被人气,外面还有人竟敢污蔑他!
  他捂住被气得发疼的胸口,抖着手,口齿含糊不清道。
  “天凉了,是该进补了,都吃了熊心豹子胆,想破产想疯了吧。”沈霸天神经质地点点头,“好、好、好……我成全你们!”
  他双目赤红地看向尤典珥,“都谁说的,你给我列个名单,我保证会让他们一家人都整整齐齐的。”
  尤典珥见他有发疯的征兆,不但没像其他人那样害怕,反而大大咧咧,拍着他的肩膀,劝道:“你看看你,才多大点事儿,就气得嘴唇发白。不怕就不怕呗,你干啥让人家破产!”
  过了半晌,尤典珥看他有些缓过来了,不死心的追问道:“你真不怕你老婆啊?”
  “我不怕!”沈霸天觉得尊严受到了严重的侵犯,怒视道:“我让她闭嘴,她吓得连话都不敢说!”
  “真的假的?”尤典珥怀疑的看了他一眼,“我爹在外头死要面子,结果回到家,我妈让他跪榴莲,他就不敢跪洗衣板。说句真心话,我看你俩有点像。”
  “闭嘴。”沈霸天负气的说:“你现在就去找她,你要是能让她开口说一个字,你不是喜欢我那辆劳斯莱斯么,我送给你!。”
  “真的?”尤典珥眼睛一亮,也被激起了兴致,“我要是不但让她开口说话,还让她开口唱歌,你怎么办?”
  沈霸天冷哼一声:“如果你真能做到,江畔花园那套别墅送给你。”
  自助餐台旁,洛沙凋端着餐盘,在上面挖了一大块蛋糕放入嘴里,满口的果香、奶香,洛沙凋满足的眯起眼睛。
  突然,身后一道男人的声音传来,“我这有红茶你喝吗?”
  洛沙凋转过身来,发现是尤典珥,她在婚礼上见过。
  私底下,听沈霸天的爷爷谈起过他,说这人X_ing格豪爽,粗中有细。
  洛沙凋扫了一眼,他手里端着的红茶,心想果然如此。
  蛋糕吃多了容易腻,红茶刚好解腻、暖胃。
  洛沙凋接过茶,感激得对他笑了笑。
  然后,看到在他身旁的沈霸天,挑了挑眉。
  她不明白,从昨天起就对她避之不及的人,究竟为什么又晃悠到她面前。
  洛沙凋舔舔嘴唇猜想,莫非是食髓知味了?
  沈霸天被她怪异的眼神,看得起了一身的J_i皮疙瘩。

直接到第章节

推荐小说

长风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