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现代言情 > 豪门宠文极品婆婆重生了

豪门宠文极品婆婆重生了

更新时间:2020-05-08 07:48 作者:宅喵 标签: 重生 爽文 穿书 女配

文案:
  方君容在精神病院里孤单去世以后,才知道自己原来是一本豪门宠文小说里的恶婆婆,她那儿媳妇是小说里万千宠爱的女主角。
  小说里面,女主天真善良,男主角爱她,连命都愿意给她。
  未来公公疼她,对她比对自己亲生女儿还好。
  只有方君容这个恶婆婆处处看不顺眼她,努力拿恶人剧本,各种陷害她,最后被送到精神病院里。
  重生以后,面对希望她成全爱情的儿子,方君容撕掉剧本:这豪门恶婆婆谁爱当谁去!她先离个婚,分一半财产再说!
  内容标签: 重生 女配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君容 ┃ 配角:还在想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手撕剧本,做个货真价实的恶婆婆
  作品简评:
  方君容在精神病院死后才知道,自己是一本豪门宠文小说里的恶婆婆。她儿媳妇则是小说里受尽宠爱的女主角,只有方君容这个恶婆婆处处看不顺眼她,努力拿恶人剧本,各种陷害她,最后亲生儿子和丈夫被送到精神病院里。重生后的方君容,拿回属于自己的金手指,与心有所属的丈夫离婚,与叉烧儿子断绝关系,重启新的人生。她将手中药方公开,为国家医药做贡献,促进科技发展,帮国家赚取外汇。小说轻松流畅,女主一路虐渣打脸发展事业线,爽感十足。情节跌宕起伏,让人期待后续发展。女主在赚钱的同时,不忘初心,回馈社会,承担起企业家该有的责任,令人尊敬。





第1章
  大大的落地镜倒映出一道纤细的身影。镜子中的女人皮肤白皙,五官虽然不若年轻时美貌,却透着一股岁月沉淀的气韵。她唇角微微勾起,气质雍容。身上的衣服虽然看似简洁,却在细节之处彰显其匠心独运。
  方君容神色不自觉恍惚了起来,手下意识地F_u上自己的脸。镜子中的女人也做了同样的动作。她有多久没有看到这样的自己了?
  打扮得体,气质温和。而不是蓬头垢面,狼狈不堪,人人鄙夷。
  作为华国有名的富豪,身家过百亿,丈夫同样身价不菲,他们还拥有一个杰出优秀的儿子和活泼可爱的女儿,方君容原本应该活成别人口中的人生赢家,可惜在她的儿媳妇江雅歌出现以后,她的人生便一步步地滑向了了深渊。
  江雅歌是丈夫大学好友的女儿,父母出车祸去世以后,她的丈夫李忘津怜惜她丧父丧母,又有虎视眈眈的亲戚,就将她接到了李家。方君容一开始也对她挺好的,毕竟江雅歌的父亲同她也算朋友,加上她模样讨喜,看着可怜懂事。只是当江雅歌逐渐和女儿李心筠产生矛盾以后,这份喜欢便渐渐淡了。
  无论是她的丈夫李忘津,还是儿子李时泽,都偏心江雅歌。在两女孩产生矛盾时总是袒护江雅歌,指责她的心筠。在这种情况下,方君容又怎么可能喜欢她?到了最后,她的儿子李时泽更是爱上了江雅歌,为了她一次次忤逆她这个母亲,冷酷对待自己的亲生妹妹。尤其是江雅歌本身还特别擅长招惹是非,她本人仿佛被福神眷顾一样,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能逢凶化吉,倒霉的都是她周围的人。宝贝女儿心筠更是被她牵连,毁了容貌,X_ing格越发Y_in翳。
  那时候的方君容恨极了江雅歌,想要将她赶走。然而无论是丈夫还是儿子,都毫不犹豫地站在她的对面,指责她,厌恶她。
  “雅歌已经够伤心了,你怎么可以继续责怪她?她也不想发生这种事的。你这是毫无理由的迁怒,你已经不是我记忆中通情达理的妻子了。”
  “若不是妹妹乱交狐朋狗友,也不会被人算计。现在吃点亏,总比以后吃大亏好。等风头过去了,再送妹妹出国去整容一下就好了。”
  他们冷酷陌生的表情深深印刻在她的记忆中,让她浑身冰冷。她的家从此散了。方君容也曾想要复仇,但江雅歌备受许多大佬呵护,那些人的出手让她功败垂成,最后她被自己的儿子和丈夫亲自送到精神病院里。
  在精神病院的那段时间里,所有人都说她是疯子,那么好的儿媳妇偏偏不珍惜,反而各种作妖,最后众叛亲离是她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在收到了女儿李心筠跳楼自杀的消息以后,她在冰冷的黑暗中含恨咽下了最后一口气。而那个时候,她的好儿子李时泽,正和她那好儿媳开开心心地度蜜月。
  想到这里,方君容眼底不自觉溢出了恨意,牙齿几乎要将嘴唇给咬出血来,直到唇上传来的痛意才让她清醒了一些。她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气,竭力平复内心的躁动。
  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在闭眼以后,会回到八年前,这时候的江雅歌还没来到李家。他们一家四口依旧是外人眼中的模范家庭。
  她的视线下意识地落在了手腕处,白皙的手腕上佩戴着一个翡翠手镯,手镯通透纯粹,在光线下美得令人目眩神移,手镯上那一抹碧绿隐隐显出山峦的形状。这手镯是奶奶去世以前留给她的。她一直都小心翼翼地收在保险柜里,生怕不小心磕了碰了,不曾佩戴出来。在前世,她的手镯不翼而飞。那时候的她雷霆大怒,到处寻找,最后儿子告诉她是钟点工偷走的。
  在这个时间,这翡翠手镯应该静静地呆在保险柜中的。这同前世似乎有了微妙的不同。
  还是说前世只是她的一场噩梦?
  不,不可能会有如此清晰,如此痛彻心扉的梦境。单单只是回忆,就让方君容恨得身子发抖。
  “妈,我最喜欢的那件裙子呢,就是舅妈帮我设计的那件,收在哪个衣柜了?”
  清脆活泼的声音响起,让陷入痛苦之中的方君容猛地抬起头,视野中是一个头发微卷五官带着几分稚气的少女,发尾染成了红色,透着一丝俏皮,那是她的宝贝女儿李心筠。
  她贪婪地望着女儿单纯可爱的面容,仿佛置身于梦境之中。她已经多久没看到这样毫无Y_in霾的女儿了?自从被毁容以后,女儿就整天将自己关在屋子中不出来,仿佛失去了所有的生机。
  “妈。”
  “妈!”
  一连串的呼唤唤回了她的理智,方君容眨了眨眼,眨掉眼中隐隐的水雾,努力不让自己的声音泄露出太多的情绪,“什么裙子?”
  “你把头发染了?”
  李心筠有些心虚地摸了一下发尾,声音又理直气壮起来,“我已经高中毕业了,你说过我高考完就可以染的。妈,舅妈送的那件裙子呢,我不记得收哪里了。我准备生日那天穿呢。”
  在精神病院中的那几年,唯一支撑方君容活下去的便是女儿心筠。关于心筠的一切,在她脑海中反复温习过,每一件小事都记忆犹新。

直接到第分节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