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同人言情 > 神探班纳特(正文+番外)

神探班纳特(正文+番外)

更新时间:2020-10-08 23:03 作者:山海十八 标签: 悬疑推理 西方罗曼 英美衍生 西方名著

文案:
  有什么比破案迷人?
  侧写师凯尔西穿越19世纪,女扮男装,在成为欧洲第一神探的路上,却屡遭‘小意外’:
  基督山宝藏,问你要不要。
  复杂的班纳特一家来认亲了。
  更与来自伦敦的歇洛克·福尔摩斯,狭路相逢。
  ·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不是遇见对手,就是遇见爱情。
  歇洛克:这种毫无证据的据说,贝克街的报童都嗤之以鼻。
  至于后来?
  凯尔西:真香定律可能迟到,但永不缺席。
  ——
  【注】综名著,融合时间线,维多利亚时代中后期,架空欧洲。
  作品点评:
  侧写师凯尔西穿越维多利亚时代,时逢资本主义迅速发展,社会遍布危险与机遇。女扮男装,她走上成为欧洲第一神探之路,并陆续遭遇了一连串名著故事人物,从此开启了波澜壮阔的19世纪侦探生涯。
  本文构思精妙,故事惊险刺激,风格诙谐有趣。女主冷静沉着,足智多谋,在与一众罪犯斗智斗勇的过程中,结识了势均力敌的福尔摩斯。从相互试探互扒马甲,到惺惺相惜联手合作,两人勘破了一重重迷案背后的真相。
  内容标签: 西方名著 英美衍生 西方罗曼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凯尔西·班纳特 ┃ 配角:歇洛克·福尔摩斯 ┃ 其它:傲慢与偏见、基督山伯爵等
  一句话简介:女扮男装,遭遇福尔摩斯
  立意:揭开案件真相,提倡尊重生命与热爱和平。


第1章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1874年,4月1日,阳光驱散泰晤士河上薄雾。
  晨间七点半,乍暖还寒。餐桌就坐,先来一杯英式红茶,让离开被窝的身体暖和起来。再慢条斯理切着白瓷盘里的烟熏鳕鱼,配上涂抹橘子果酱的吐司面包。落地窗外,庭院春光融融,一天的悠闲从早餐开始。
  那是属于伦敦西区的安逸清晨,遥遥相对,东区白教堂弥漫着挥之不去的破烂腥臭。
  小巷,阴暗潮湿。
  凯尔西清醒时头疼欲裂,发现自己俯卧倒地,像被扔进洗衣机翻滚几圈,身上没一处舒服。
  她记得自己分明死透了。国际联合抓捕行动突生变故,作为特别调查部主管,她成功潜伏进犯罪集团大本营揪出首犯。而收网时总有人要断后。
  当时,凯尔西选了断后,不幸在最后一刻的爆炸中被炸碎。没想到会借尸还魂回到一百三十多年前,十六岁同名的少女身上。
  原主陌生的记忆涌入脑海,来不及去整理,睁眼触手可及是一大片血淋淋的红。
  ——这里是凶杀现场。
  中年妇人长发过肩,惊惶地仰倒在血泊,脑袋重重歪向左侧。
  她的裙子与内衫从上到下被利器割开,从胸口到腹部都暴露在空气中。右手死死捂在小腹上,而左手呈抓握状徒劳地垂在地面。
  凯尔西正对上了妇人死不瞑目的双眼,脑中崩出了‘玛丽女士’的称呼。
  玛丽,四十二岁,暂住伦敦最混乱白教堂区的妓/女。当下提起妓/女,似乎所有人都能心安理得地报以鄙夷,但玛丽并不是一个坏人。
  在没钱无路可走的伦敦,是玛丽对走投无路的原主伸出了援手,无偿提供了一处歇脚的地方。谁想她们都没逃过横死的命运。
  正在此时,粗犷的叫嚷声响起,“快,这边!我看得清楚,开膛杀人狂穿着灰罩衫。和大伙之前猜得不一样,他不壮实,瞧着有些瘦。”
  四道急促的奔跑声由远及近,不到三五分钟就出现在巷口。
  大声叫嚷的男人突得站定,不由自主退后一步,紧握住手里的木棍。
  “我的上帝!三位警官,不好了!开膛手居然醒过来了,对,他脚边的尸体就是玛丽。天啊,他有没有武器?”
  凯尔西按着发涨的太阳穴,刚刚立定,目光扫视附近。半米外地上有把沾满血的水果刀,背后就传来大声呵斥。
  “杰森!站着不许乱动!”
  雷斯垂德厉呵着与两位警员成包围状,纷纷举起左轮手//枪,对准尸体边的人。“我命令你现在双手抱头,慢慢转身!我数到三,你不照做,我们就开枪了。三……”
  空荡小巷一望到底,除了五人一尸之外,没有多余的存在。
  那么杰森叫谁?
  不要错漏来者的用字,是他,不是她。谁是他?
  凯尔西稍一垂眸,她穿着男式劳工的旧罩衫,而灯芯绒长裤裤脚早已磨破。
  绿色工装被洗到发灰,眼下胸前又喷溅上大片血迹。如果视力差些,勉勉强强能叫它灰罩衫。
  这一身与少女相差甚远。
  维多利亚时代,以绅士与淑女的礼仪为标准。即便是荒诞剧院的舞台上,也不会演出女扮男装的戏幕。
  女人几乎都一头长发,只要迈出家门,没有一个不穿束胸衣,没有一个不着裙装。除了疯子,哪怕是中年洗衣女工与乡间劳作妇人,都必须遵守社会给女人定下的规则。
  如今,凯尔西却身着货真价实的男装,胸腹没有束胸衣,只有几重裹布。
  加之标准男士短发与男款皮鞋,再以她能模仿伪声的本领,说是少年,从头到脚找不到一星半点的违和。
  这个时代的规则,很多人都不深思正确与否。
  像是对女人定下的束缚,像是认为犯罪者几乎都是下层穷鬼。偏见无处不在。
  因此,现在背后有三把蓄势待发的枪。
  “二……”
  雷斯垂德眼见尸体旁边的人静默不动,想起一个月来的连环杀人案,以及一周前寄到警局的挑衅信。
  一个月来,深夜到清晨的时间段内,混乱的东区白教堂接连死了三个被开膛破肚的妓/女。
  被害人都四十岁出头,最为可怕的是凶手的犯罪手法——割喉,开膛,割走肾脏、子宫等器官,留下肠子一地的尸体。
  一周前,自称是开膛手杰森的人给报社寄信,信中公然嘲笑苏格兰场。以血红字迹威胁到,如果不警方抓不到他,他就会继续杀戮,将更多的妓/女开膛破肚。
  案发中心白教堂区人心惶惶,小部分住户自发组建了巡查队。
  今早,老汤姆巡查时在巷口外发现异常,地上倒着一仰一俯两人,看样子疑似有人行凶但遭到反抗。
  稍稍走进,好大一滩血迹!血泊里不正是妓/女玛丽。

直接到第分节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