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青春言情 > 晚中欲

晚中欲

更新时间:2020-09-27 14:09 作者:傅幼喜 标签: 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文案:
  水果永远是熟的,气味永远是甜的。
  他要自己永远是她的。
  *夏日校园 | 家庭琐事 | 气味 | 微悬疑 | 伪狗血
  内容标签: 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气味与欲·望
  立意:夏日有限,爱意无限


第1章 楔子
  阅前提示:
  (1)夏日家庭日常琐事,校园,男女主无血缘,偏慢热。
  (2)微悬疑,偏暗黑,慎。
  (3)主角不讨喜。
  (4)故事只是故事,勿较真。练笔文。本故事纯属虚构。
  ·
  《晚中欲》
  文/傅幼喜
  2020.07.24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Chapter 00  楔子
  这个世界有很多种气味,能被分辨出来的气味其实蛮少的。
  有一种气味,能杀人。
  *
  梅雨季,四处都是潮湿的。摆放在鞋架上的鞋子,受了潮气,味道古怪;挂在阳台的雨伞,没有阳光,味道古怪;明明放了好多洗衣液,浸泡好久,校服干了后,味道仍古怪。
  四处的气味都是潮湿而古怪的。
  到了晚上,爸爸回家,点上客厅的熏香,家里发潮气味才有所好转。
  她写完作业,趁妈妈还未回家,伸出小小的手,找爸爸要手机。
  爸爸眉头一皱,问她要手机做什么?
  她声音稚嫩,小小的,“要看动漫!”
  爸爸看了眼时间,才知她是抓准时间才开口要手机,笑着点了下她额头,爽快交出手机。
  手机锁屏界面是一家三口相拥在一起的照片。她被爸爸抱在怀里,妈妈靠着他肩膀,三人笑容灿烂、幸福。
  只是,爸爸温柔,妈妈有些凶。
  在妈妈下班回家之前,她要快点看完《千与千寻》,正要躲进被窝时,爸爸的手伸过来,是要揩掉她脸上的糕沫。
  今晚,爸爸回来时带了两条桂鱼,是店里还剩下的,也是特意留下的。她晚上只吃了爸爸做的鱼饼。
  爸爸的手有烟草和鱼腥气味。
  她皱了皱鼻子,“爸爸,你又抽烟,小心妈妈说你喔。”
  爸爸伸手点了下她额头,让她开灯看手机,别窝被窝里,眼睛要看坏了。
  等妈妈回来,她就看不了了。
  过了九点钟,妈妈回家了。林夕晚听到外面的动静,恋恋不舍地关掉手机,正要拉上被子准备睡觉时,外面传来混乱的吵闹声。
  爸爸妈妈在吵架。
  她想了想,爬起床,抱起自己的熊公仔,光着脚,轻步从卧室走到走廊。
  客厅阳台正中间的风铃被夏夜晚风吹得叮呤作响。
  吵闹声停了。
  灯色发红。
  整间屋子都是红的,灯影摇晃,影影绰绰。
  脚下一片冰凉濡湿,她抱紧怀里的熊公仔,慢慢低下头。
  昏暗的灯色下,脚下的水迹似乎是红色的。
  她后退了一步,眼睛却看向客厅。
  没有呼吸的寂静后,妈妈在哭,没一会儿,她又哭又笑,听到身后动静。
  “林夕晚……?”
  她听到自己的名字,抱紧公仔,转身跑回卧室。她睁大眼睛,躺在被窝里,回想自己睡前看的《千与千寻》,她想起无脸男。
  她碰到床上的手机,指尖一颤。
  不知过去多久。
  妈妈走进来,冰凉的手伸进被窝里,抓住她小小的脚。
  一片还未干掉的湿濡水迹。
  浓烈的腥味。
  妈妈抓住她的头发,柔声问:“告诉妈妈,你看到了什么?”
  她睁大眼睛,眼前是红的,有冰箱里的蔬菜气味,有鱼腥味,有血腥味,有……
  她张嘴,想告诉妈妈自己什么都没看到。
  可妈妈用手捂住她的口鼻。
  无脸男空虚地吐出欲望。
  她闻到了自己的世界被撕裂的气味。


第2章 01
  林夕晚躺在床上,歪着脑袋,看着窗上风铃被风雨吹打,叮当叮当作响。
  又下雨了。
  她闭上眼睛,鼻子难受。
  嘀——
  嘀嗒——
  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
  凌晨五点,天色暗蓝,是今日晴天的预兆。
  反锁的卧室门被敲得阵阵响。
  林夕晚睁开眼睛,急声回应:“来了。”
  她一边穿衣服一边去看窗台上的风铃。
  明明放了好多洗衣液,浸泡好久,校服干了后,味道仍古怪。
  像烂掉的苹果气味。
  出了卧室,她跟在林美珍身后收拾东西,随她一起坐上皮卡车,要在六点之前到水市场。
  清晨的水市场,气味是有水分的:地面上有鱼盆、鱼缸里溢洒出来的水;店内有水族箱,鱼或多或少,唯有水永远最多。四个车站之外还有海水。
  而到了下午,日光高照,水市场的气味仿佛被发酵,干燥、腥味浓烈。
  如果气味是一把刀,一定早就将她杀死。
  林夕晚脱掉校服,站在水族箱前面,呆愣着,脑子里缠绕了无数条红色丝线。她还在想睡前是不是做了什么梦。
  听到林美珍的声音,她回头望过去。
  林美珍要她处理客人挑选的鲫鱼。
  她系上围裙。前一秒,刀下的鱼尚在水里活蹦乱跳过,眨眼间,手起刀落,漂亮的雪红色溅到她手腕、手背上。刀面一转,对着店门口,映出林美珍模糊的身影。
  她听到客人同林美珍讲一些夸奖她的话。无非是小小年纪,干起活来不比她们大人差。
  可是,你会让自己的女儿,本该是在教室里周一的晨读时间,却交待在一堆鲜红鱼肉里吗?
  林夕晚望着刀面上苗条的人影,血淋淋的,很难闻。
  店内砧板台边,林夕晚手握着锋利钢刀,看着手腕上的鱼血,胃里被这里的气味翻搅,随时都要有口吐彩虹的冲动。
  她抬眼去看店前的林美珍。
  林美珍站在店前的阶梯上,不同于其他水产店老板。林美珍无论身处何地、做何事,都要保持自己最端庄的样子。
  丈夫离家出走、孤女寡母,坚持经营丈夫留下来的水产店,性格坚韧的女人,招来的是什么?
  其他女人感同身受、共情的同情心?

直接到第分节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