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青春言情 > 病名为痴(正文+番外)

病名为痴(正文+番外)

更新时间:2020-09-16 07:59 作者:符酒 标签: 青梅竹马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病名为痴》作者:符酒
  文案
  许林生是许家最受宠也是最聪明的孩子,只可惜身体不好,脾Xing也差,所以除了几个趋炎附势的,他身边也就没几个人陪着了。
  早些时候他还有个媳妇儿,没成想后来硬生生让他的臭脾气给气走了,许林生摸着自己手腕的珠子,觉着这世界还真没什么意思。
  可他没想到,有一天,他的媳妇儿回来了,还带着一个叫他爸的小豆丁。
  “你知道我是谁吗?”许林生眯着眼坐在摇椅上看着小豆丁。
  “我知道。”小豆丁脆生生地回答,“你是便宜爹!”
  ——
  许林生有器质Xing心脏病,他在十三岁之后不能快跑不能蹦跳,连哭都要小心着,家里宠他,天上的星星都能摘给他。
  可他不需要天上的星星,他只要苏尧,他和苏尧情投意合,步入婚姻,陷入激情和疯狂,直到有一天,他病倒了,在他的身体无法被自己掌控的时候,他害怕了。
  他害怕自己的身体拖累苏尧,所以他决定赶苏尧走。
  可没想到,他费劲千辛万苦让苏尧脱离他这片苦海的之后,苏尧还会回来。
  “就算走,我也要带你走。”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尧,许林生 ┃ 配角:隔壁甜文《极度占有》求收藏!!! ┃ 其它:


第1章 重逢
  “嗯,对,晚上我有应酬,晚点回家,你们带宝宝早点睡吧,他要是想我了,就让他跟我视频,我等会儿找个没人的地方哄他睡觉。”苏尧顺着酒店保安的指引将车驶入停车场,从副驾驶上将黑色的羊皮小高跟拿过来,换了脚上的平底鞋。
  苏尧来参加的这次商务晚宴选在了景区之中的千屿湖大酒店举办,抬眼望去,湖光山色交相辉映,暮色四合之时,湖面的磷光荡漾着太阳的余晖,静静地送着金波。
  苏尧的车稳稳当当地停在线内,有人认出了苏尧的车牌,抬眼看去,一只白皙而匀称的小腿从驾驶座的门边探出来,闪着莹白色的光泽,紧接着就能看到它的主人从半掩着的车门里走下来,大方的黑色套裙配上金边的小黑包,是永不过时的经典款。
  苏尧的脸上带着笑,优雅中带着一丝俏皮,让人不由得想起,苏尧也本该是少女的年纪。可是二十几岁的苏尧却已经用自己瘦弱的肩膀硬生生地将摇摇欲坠的苏氏集团扛了起来。
  “苏尧!”
  苏尧听见有人唤她,她回过头一看,是许二哥。许二哥名叫许嘉逸,是许林生的二哥,苏尧虽然跟许林生分开了,但是许二哥还是会偶尔发消息来问她的近况。
  许二哥也正好从驾驶座里出来,他大步流星地朝着苏尧走过来,但是苏尧的眼睛却不由自主地滑向了许二哥的副驾驶,许林生向来和他的二哥交好,他会不会也来了……
  还没等苏尧看清楚,许二哥就已经走到了苏尧面前,苏尧连忙回过神来,觉得后槽牙有些发酸,鼻尖也红得像是要哭了。
  只要一想到许林生,苏尧就没出息地觉得委屈,但是她知道她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只要红了眼眶就会被人揉进怀里疼爱的小姑娘了,她收起自己一瞬间的脆弱,挂上优雅得体的微笑:“二哥。”
  许二哥看了带上面具的苏尧一眼,没拆穿。
  傍晚的湖边还是有些凉的,苏尧穿得单薄,许二哥说道:“湖边还是很冷的,你要不披一件外套吧。”
  许二哥手里拿着一件银灰色的外套,像是一下车就准备好了,但他身上穿的是成套的褐色西服,苏尧觉得可能是许二哥的备用衣服,她接过外套道了一声谢,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手上的外套还有些许温热,让她觉得有些温柔。
  “我们一起进去吧。”许二哥的注意力也不完全在苏尧身上,他偶尔会将自己的眼神放在他的车上,苏尧敏锐地察觉到了许二哥的异样,苏尧披上西服外套的动作一僵,扯了扯嘴角,顺着许二哥的话应道:“好。”
  两人走进酒店的大门,出示了请柬之后到了商宴大厅内,大厅里已经有很多人到了,大家拿着酒杯寒暄着,在看到二哥许嘉逸进来的时候厅内的大家不约而同地停顿了一瞬,然后开始自然地继续交谈起来。
  不过只是这么一瞬,大厅里各自聚集的众人就已经重新洗牌了,有人迎着许二哥走了过来,苏尧朝着许二哥笑了笑,从许二哥身边退开,找了一个暗处的小角落坐着。
  她等的人还没到。
  *
  众人觥筹交错之际,一个瘦长的身影像是一片银刃,慢慢地切入会场之中。许林生没有穿西装外套,白色的上衣配银灰色的西裤,刺进众人表面亲热的氛围之中,他的步伐就像是一串缓慢而又沉重的鼓点,压在众人的心头。
  许三少许林生,他喜怒无常的脾气和变幻莫测的手段已经成为了很多人的梦魇,许家三兄弟,大哥沉稳,二哥活泛,三弟Yin沉。
  许林生善辨人心,总能将利润分割在对方能容忍的最大限度上,虽然众人害怕被许林生洞察,但是偏偏跟着他做事,又是最挣钱的。
  众人又可惜又庆幸,可惜许三少是个病秧子,也庆幸他是个病秧子。
  许林生进入会场之后,他的身边就自然而然地形成了一个真空地带,在众人慢慢适应他的凉意之后,才有人向他靠拢。
  苏尧在角落里忍不住看他。
  许林生在跟别人沟通的时候总是冷着脸皱着眉,一副很没有耐心的样子,他冷漠的下巴微微地扬起,唇色苍白,眼睛里淡漠得没有一丝神采。他的眼睛在大厅里的人群之中漫无目的地扫过,到后来他忍不住将左手的手链取下,将链珠子拿到手里盘。
  暗色的灯光下,许林生左手手腕上盘踞着一个狰狞的伤疤,像是一只吃人的野兽,苏尧光是觑一眼,都觉得窒息。
  她抿了一口手里一直拿着的酒,垂下眼帘,不再看他。
  *
  许林生之前在停车场的时候就看到了苏尧。
  他的尧尧。
  不知道是不是近乡情怯的缘故,许林生让他二哥先出来给苏尧送衣服,而他是看了自己与苏尧这几年的微信消息,一遍又一遍地平复自己的心情。
  尧尧过得很好,许林生对自己说。
  尧尧没有他也过得很好。
  许林生之前申请了一个微信账号,用了他二哥的头像,好友就只有苏尧一个。
  每当他问苏尧“最近过得怎么样”的时候,苏尧总是会乖巧而公式化地回复:“过得很好,谢谢二哥关心。”

直接到第分节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