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青春言情 > 攀云(正文+番外)

攀云(正文+番外)

更新时间:2020-09-08 22:26 作者:红酒杯里装狗血 标签: 花季雨季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重生

文案:
  贺琳琳青春期做过的蠢事太多了,她一点都不想念高中生活,偏偏一觉醒来回到了高中,高考题忘光了,彩票号也没背,记得的都是那些遗憾和后悔,她该怎么办?
  我来排个雷,这本是重生不爽文,发家致富没得,走向人生巅峰也没得,女主就尽力找到自己喜欢做的事,谈谈恋爱,长长脑子。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贺琳琳 ┃ 配角:卢昭,祝子嘉,许婷纤,刘一倩 ┃ 其它:


第1章
  贺琳琳蹲在楼道底下的cao坪里,没费什么功夫就找到了cao丛里藏着的东西,她捡起来,拿到眼前,是一颗玻璃珠子,珠子中间嵌着一卷凝固的蓝,她以前经常在cao里看到这玩意儿,也不知道是谁掉的。
  贺琳琳盯着这个珠子发痴,珠子中间的蓝开始转起来。
  “琳琳,上来吃饭了!”罗丽芳的从二楼的窗户里探头出来朝她喊道。
  “知道了!”贺琳琳将手里的珠子放进衣服口袋里,转身上了楼。
  这栋三层楼住了九户人家,贺琳琳家住在二楼右手边,三层楼年代久远,从墙外面贴着瓷砖就可以看出来,白瓷砖已经发黄,有的都已经裂开,楼栋里面所有的感应灯也都坏完了,二楼贺琳琳她爸贺长峰从家里拉了条线出来,安了个灯,开关在自己家里,也只有自己家人上楼时他才开一开,大部分是给晚上放学的贺琳琳开,再有就是三楼的卢昭家也安了个灯,还是感应灯,有时候楼下脚步声响一点,灯就亮了。
  贺长峰嗤之以鼻:“他家电不要钱。”他原来和卢桂平一个厂,后来厂里效益不好,他顺应号召,下了岗,去了一个更小的厂子当了保安,他原先在厂子里是修机器的。而卢桂平留在厂里当了主任,又升了一截儿。这就让贺长峰耿耿于怀,他主动下岗本来算得上做了一件值得说道的事儿,现在他成了一个傻瓜,罗丽芳不止一次在家里骂他“脑瓜子里装得都是水!”还跟贺琳琳说“千万不要像你爸”这类话,贺长峰听了就要和她吵架,两人都是大嗓门,一吵起来,整栋楼都能听见,贺琳琳以前碰见楼里的邻居从来不叫他们,一方面觉得抬不起头,丢脸,一方面也觉得他们在看自己家笑话。
  贺琳琳进了门,罗丽芳说:“你在底下站着干嘛,那cao里都是虫,这么大姑娘了还要我来伺候你,吃饭还要喊!”贺琳琳没说话,她高中的时候和罗丽芳不知道吵了多少架,吵得那三年母女俩跟仇人似的,贺琳琳后来想想,其实都是些小事儿,罗丽芳就是一张嘴特别伤人,她自己脾气也坏,罗丽芳说一句,她就一定要顶一句,十七岁说起来是半大人,可其实也就比小孩儿知道得多一点,和小孩儿一样恶毒,也是什么都不顾忌,罗丽芳那时也常常被她气得发颤,躺在床上诶气,一口饭都不用吃就饱了。
  贺琳琳坐在椅子上刚准备吃饭,罗丽芳道:“手也不洗!”贺琳琳又起来去厨房洗手,洗完手回来罗丽芳终于再没话说,贺琳琳捧着碗开始吃饭,罗丽芳打开电视,她没有别的爱好,不打麻将,不打扑克,就喜欢看电视,CCTV8放什么她看什么,她在超市上班,每天晚上十点回来还要看一会儿再睡觉,今天周日因为有事儿她跟人调了一天班,要不然这个点儿还没下班,贺琳琳周末大部分时候都是一个在家吃方便面,要不就去爷爷奶奶那儿吃。
  罗丽芳今天是去学校开家长会的,贺琳琳今年高二下学期,马上就要升高三了,老师把家长叫来让他们做动员,成绩好的家长又单独谈话,要加强对孩子的关心,紧要关头千万不能松懈,孩子就是需要再逼一逼,没有压力哪来的动力呢?成绩差的家长老师就委婉暗示,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现在有技术的到哪儿都吃香,读书这事儿不能勉强,孩子Xing格挺好,将来一定有出息。贺琳琳属于中不溜秋的那一堆,罗丽芳去教室坐了半天就回来了,老师都不一定知道她是谁。
  吃完饭,贺琳琳主动要去洗碗,罗丽芳不耐烦道:“你别我碗摔了,进屋去看书,做点正经事儿。”贺琳琳从善如流,把碗放下,进了屋门一关,真拿出本英语书来看,她现在唯一还记得的也就英语这一门了。
  她翻着书,看了两页就走了神,这间屋子她从小睡到大,现在一看,却觉得处处都有点陌生,她拿起床上的小熊端详了一番,现在看起来还不是很破,这是她升高中的时候,死缠着父母买的,那时候她坚信,漂亮女孩儿卧室床上一定都放着一个毛绒绒的玩具熊,她怎么能没有?贺长峰和她说,中考数学考90分以上就给她买,结果她考了85,然后靠着耍赖和眼泪还是得到这只熊,虽不如她预期的大和软,但也算满足了。
  刚买回来时,贺琳琳晚上睡觉还装模作样地抱过几回,虽然早上醒来的时候熊都在她脚下压着,后来新鲜劲儿过去了,这个熊就再也无人问津,罗丽娟把它脖子上系跟绳儿,吊在柜子上,就这么落了灰。后来贺琳琳大学回来的时候它就不见了,听说是被哪个表弟还是表妹要走了,估计最后也是玩一会儿就给忘了,它实在是太旧了,小孩儿都不喜欢旧东西。
  贺琳琳把熊放在枕头上坐好,又伸手摸了摸它的头,这次是她带着满身尘土回来,而小熊依然簇新,它凝视着她,不计前嫌地欢迎着她这个不速过客。
  二十九岁的贺琳琳在生日当天许了一个愿,她祝愿自己,下辈子再也不用做人,她要做一棵树,做一粒石子儿,做一阵风,或者干脆就做一片云,十七岁的贺琳琳今天过生日却连许愿的机会都没有,因为没人给她庆祝,蛋糕更是奢望,但她还是对着桌上的台灯许了个愿,她许愿回到二十九岁。即使是平淡无味,住在出租房,天天挤公交的二十九岁,也比十七岁好。
  十七岁只是听起来很美。
  贺琳琳叹口气,台灯忽然开始闪,她习以为常,关了再打开,灯泡接着闪了几下就又正常了,她明早要五点钟起床去上早自习,想想都已经恨不得死过去。
  罗丽芳忽然推门进来,贺琳琳没有回头,她回头罗丽芳只会觉得她看书不专心,老师和家长要求孩子读书的时候能像坐在瀑布底下练功的绝顶高手,完全自愿地享受一种物我两忘的痛苦,因为那是好的痛苦,他们应该享受。
  罗丽芳在她背后,挡住了电扇的风,贺琳琳热起来,感觉皮肤上像是有小虫子在爬,她忍了一会儿,罗丽芳终于开口,她问贺琳琳在看什么,贺琳琳答在英语,罗丽芳哼了一声,然后掏出来三十块钱放在桌上,贺琳琳抬头看她,她说:“别乱花,校门口炸的那些吃的不许买,听见没?”贺琳琳点点头,说知道了,罗丽芳出去了,也没说到底是为什么给她这个钱。

直接到第分节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