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主页 > 奇幻修真 >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更新时间:2021-10-13 11:30 作者:君子以泽

标签: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作者:君子以泽


洛神归来:溯昭辞

第1章 九州新客

  杨叶牂牂东倚楼,静女洛水弄箜篌。

  鸿雁含珠落沧海,溯昭五杰皆风流。

  身披星斗花满袖,一日品尽月都酒。

  故人相去万余里,新客还来过九洲。

  ——西涧《溯昭辞》

  此诗出自先王之手,写的正是鸿雁变法后,我大溯昭的繁华盛景。

  《溯昭辞》延伸至今,上至王侯司相,下至布衣平民,皆耳闻能详。要知道,我大溯昭位处极仙之地,臣民个个灵气通天,锦心绣肠,口吐珠玑,即便是五岁孩童,亦能将之倒背如流。

  然而,玄书房里这新来的孩子,显然是来拆夫子台的。

  瞧瞧他,顾盼遗光彩,长啸气若兰,那细皮嫩肉的样子,比一妙龄姑娘还秀气,那肤若凝脂的媚气,比幽都之山的玄狐精还骚包。

  长成这副德行也罢,他偏生还站得笔直,一副端庄正经的形容,也不知道图个甚么。

  此刻,夫子两眼一翻,不敢相信方才听见的话:“你不会背《溯昭辞》?”

  男孩道:“晚生惭愧。”

  夫子一只手背在后腰,另一只手伸出筷子般的手指,捻了捻两根鲶鱼须:“再说一次,你叫什么?”

  “傅臣之。”

  “‘傅’臣之?你父母并非溯昭氏?”

  其他学生可能都没听出这其中玄妙,我却听出了夫子话中重点。

  傅臣之不是溯昭氏,大伙儿都看得出来,因为他的头发是黑色。

  要知道,我大溯昭氏的纯正发色可都是深青,随着年龄渐长,发色会越来越浅,最终变成月白色。法力极强极有资历者,甚至会变为纯白色。

  因此,从他进玄书房起,大家都露出了惊奇之色。毕竟能到这里读书的学生,即便不出自王家,也得与一相三侯六司扯上点关系。从念书到现在,在万轴殿方圆十里以内,我还不曾见过半个异族的影子。

  夫子其实真正好奇的,许是前头那一个“傅”姓。

  毕竟从神尊建溯起,我大溯昭氏便崇奉仙神,与他们一样,并不冠姓。有姓者,唯人、妖、鬼矣。虽然溯昭氏真正见过的异族只有人和妖,但从各种传说与史籍中不难知晓,其他种族确实存在。

  而黑发又有何意义呢?我们刚念书时,夫子便说过:“玄发,凡者也。凡者,人妖也。”此刻如此强调姓氏,大抵是想知道傅臣之究竟是妖还是人。

  傅臣之道:“晚生自幼失去双亲,为九州傅氏道士收养,因而在九州长大。”

  九州,天南海北之地,时乃汉之天下。

  乖乖,这傅臣之竟真是个凡人!

  凡人能进入我大溯昭王室书塾,这事绝非等闲。听闻此言,莫说我们这群孩子,连夫子也瞪圆了眼。

  不过,夫子父亲是前军令侯,他自幼耳濡目染,饱读兵书,乃观变沉机之士。一时失色后,他那双机关算尽的眼骨溜溜一转:“我见大祭司亲自送你前来,近些日子他正巧下凡取经,你可是被他发现了?”

  “大略如此……”傅臣之似乎有言未尽。

  “什么叫大略如此?”

  “发现晚生之人,是宗奉议郎。”

  宗奉议郎,这是个什么官职?

  我天天听父王母后议政,都没听过这名字。这是典部的官么,还是祭部的?罢了,看夫子扬眉的模样,我已敢断定是个芝麻官。大祭司屁股后头常年有一群跟班吊尾,十有八九里头便有个宗奉议郎。

  此刻,夫子往玄书房里扫了一眼,为难道:“臣之,这里已没有空位,今天的课恐怕要你站着上了。”

  傅臣之正待应命,我拍了拍自己身侧的空位:“谁说的,我这里明明有位置。”

  夫子面带难色:“这……小王姬,如此老夫恐怕无法与陛下交代……”

  “无妨,只今天而已。”我朝傅臣之勾勾手指,“你,过来坐。”

  我在玄书房一向横行霸道惯了,夫子也不再与我计较,只扶额摇首,拿出书本开始授课。傅臣之先是一怔,而后浅浅一笑,在我身边坐下。

直接到第章节

推荐小说

长风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