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奇幻修真 > 综凭心而动(正文+番外)

综凭心而动(正文+番外)

更新时间:2020-10-01 22:58 作者:一叶孤城 标签: 快穿 因缘邂逅 史诗奇幻 奇谭

=================
书名:综凭心而动
作者:一叶孤城

章节:共 87 章,最新章节:遥夜沉沉番外篇
备注:
文案:
  ☆、天城鬼蜮

  鬼蜮天城
  喧闹的黑夜里,到处是灯火阑珊,只是却是无人。
  一只只血红色的冥蝶从无边的黑暗里幻化而出,纷纷扰扰的,像是深渊深处流动的血泊。
  一身黑袍的少女提着一盏琉璃灯,缓缓在这些冥蝶簇拥下走出了黑暗。
  金色的火苗在琉璃灯内轻轻摇曳,随着她的步伐越来越接近那座光怪陆离的城。
  黑暗里隐藏的魑魅魍魉在少女步入城中时,迅速冲进了那朵金色的火苗,无数随风飞舞的血色冥蝶在那一刻化作尘末随风消散。
  千年一梦的序曲在黑暗中传唱,带着无法覆灭的怒火,刻入灵魂……

  ☆、碧玉连城1

  雨丝连绵,处处是梅子黄熟时的气息。
  便是在这梅雨天气,一辆马车停在了无垢山庄外。
  雨水打在油纸伞面上,淅淅沥沥,偶有几滴溅在绣着红蝶的衣摆上。
  那人站在马车旁,水袖白裙,雪丝华发,只是蒙着眼,叫人看不清脸,却已是惊为天人。
  一只金色的蝶从她手中提着的琉璃灯飞出,冲进越来越密的雨,朝一片寂静的无垢山庄飞了去……
  焚着香料的书房里,处处是书香墨气,便是随意一窥,也能找出些许弥足珍贵的孤本残策。
  搁着文房四宝的书案上头,一个不过垂髫之年的孩子正抄着一本诗经:“月出皎兮,佼人僚兮。”
  金色的蝶落在少女雪白的指尖,她静静地站在书房外的庭院中,执着一把素伞,身侧是淅淅沥沥、逐渐缠绵的雨。
  “倒是难得。”少女轻声说了句,也不知是说与谁听。
  金色的蝶落在了雪白色的水袖上,化作了一角刺绣,少女手中的素伞忽然浮出绯色,星星点点的,竟是一幅红蝶起舞图。
  一只红蝶忽然飞进了书房,落在了满是小楷的宣纸上。
  红蝶从宣纸上飞了起来,却是不走,只是扑闪着湿漉漉的羽翼飞在那孩子身边,好似在确认什么般。
  许是确认了,那红蝶便飞出了这件书房。
  那孩子顿时有些失落的追了出去。
  庭院中,雨还在下。
  那只红蝶飞回了少女身边,落在了雪白的衣摆……
  十二年后
  金陵城中人来人往,着眼之处皆是繁华。
  因而,那辆沉香木所制的马车在这人群中看便不起眼了起来。
  醉香楼是金陵城最好的酒楼,招待的江湖人多了,出得的乱子也便多了。
  伴随着风铃悦耳的声音,那马车停在了醉香楼外。
  一只指骨修长的手从前窗伸了出来,掀开了帘子。
  一身白衣的少年抱着一把长剑,从马车走下,只看了眼天香楼的招牌,便停了步子。
  这少年莫约十六七岁的模样,生得极好,清冷淡漠,如月如霜,一身光风霁月,宛若谪世之仙,只是看着便叫人慌了心神,哪里又敢多生妄念。
  如此谪仙,又这般年纪,在这江湖中除无垢山庄的少年庄主连城璧不做他想。
  连城璧看了眼四周,微微蹙了眉头。
  这到处都是一些见色起意的泼皮纨绔,也不知那天香楼中是何情景,若也是这般,倒不如干脆在这金陵城中置座院子罢了,也免得多生事端。
  连城璧这般想着,却是没注意到四周异状。
  有只红蝶落在了连城璧的肩上:“连城。”
  时隔多年,那落雪镜依旧是那副初见时的模样——白衣雪发,素伞红蝶,清清冷冷的,不带一丝人间烟火,仿佛随时便会乘风而去。
  连城璧注意到一些异色的目光,不禁眸色一暗。
  他伸手牵住了落雪镜的衣袖,不着痕迹的将那些不怀好意的目光挡了去。
  落雪镜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竟伸手揉了揉连城璧的发,轻声哄道:“好了,知道你不喜欢金陵,等这儿的事一结束了,我便带你便回去。”
  连城璧抓着衣袖的手紧了紧,藏在发丝间的耳朵微微发红:“好。”
  “砰!”
  这刚一进天香楼,便有一道寒光迎面冲来。
  连城璧目光一冷,足尖轻轻一点,将那道寒光顺势踢了回去。
  寒光从脸颊边刮过,血花飞溅,钉进了背后的木桩,正打的时候难舍难分的两个大汉,立时便分了开来,用着警惕目光盯着连城璧。
  连城璧冷冷的看了眼那两个大汉,只是抱着剑,伸手牵住了落雪镜的衣袖。
  春光明媚,花开正好,大堂里的食客怔怔的看着这对师徒,各种各样目光在二人身上游走,却碍于连城璧表现出来的实力,不敢有任何举动。
  连城璧蹙了蹙眉,也不想多生事端,解下腰间一袋银子丢在了柜台:“小二,要两间上房。”
  小二擦了擦汗,连忙走了过来:“客官,您请。”
  连城璧点了点头,侧身对落雪镜:“师尊,请。”
  雪镜点了点头,便由着连城璧牵着她的衣袖带着她,跟着那小二上楼去那两间上房。
  师徒俩一走,大堂像是炸开了锅一般。
  “你们听见没有?连城!那姑娘叫那个小白脸连城!”
  “早听说无垢山庄的连城璧拜了仙人为师,刚刚那个姑娘不会就是吧?”
  “那姑娘长得可真美,天仙阁的花魁都比不上。”
  “呸!那姑娘像是仙女一般,岂是那些庸脂俗粉能相提并论的!张兄可切莫鱼目混珠!”
  “不过那姑娘真是连城璧的师傅?”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左右那是人家的师傅,与我等又有何干?”
  “你们说他们师徒来金陵作甚?”
  ……
  连城璧交代完小二一些事儿,便把人送了出去。
  他刚走回上房,便看见落雪镜站在窗前似乎在看什么。
  连城璧走了过去:“师尊您在看什么?”
  落雪镜转过身来,却是没再蒙着眼。
  连城璧的目光在落雪镜那双异于常人的金眸上顿了下,随机便将目光投出了窗外。
  落雪镜垂了垂眼睑,金色的瞳孔波光流转:“无事,只是看着街上的行人罢了。”

直接到第分节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