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国后不许成精(正文+番外)-第(9)章

主页 > 奇幻修真 >

建国后不许成精(正文+番外)-第(9)章

更新时间:2020-04-08 21:33 作者:云上浅酌

标签: 甜文 机甲 星际 未来架空


  星星稀疏地挂在天上,黯淡的月光透过窗棱照进屋内,刚好洒落在书架边上的花盆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月色的缘故,那花盆里的种子的光芒越来越亮,宛如浸透了银白色的月光,散发出极美的光泽。
  谁也看不到的角落,那小小的花盆光芒大盛,种子碎裂成成无数的光点星屑,慢慢在屋内游动,飘荡,然后重新幻化成一个人。
  光芒消失,屋内一片银光晃人眼睛。
  书架的花盆不堪外力而倾倒了,缓缓滑向边缘,此刻眼看就要掉下去,砸向地面了。说那迟那时快,就在它距离地面越来越近、即将碰上的那一刻,一只修长而苍白的手轻轻地接住了它。
  虽然手指根根瘦长秀美,但毫无疑问,这是一双属于男人的手。
  接着,那凭空出现的人把花盆放在了地上,用小指缓冲了一下,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程遥自然也没被吵醒,只是不自觉地拢了拢身上的衣服。
  那人身穿一身暗色军服,贴身地勾勒出他的宽肩窄胯。那是一副很漂亮的身材,颀长高挑,非常适合穿军服。宝石纽扣颗颗扣得整整齐齐,雪白的领口没有一丝褶皱。手腕上还佩戴着通讯器。银色的发丝仿佛容纳下了月亮的光泽。不仅发丝,连睫毛也是银色的,在深邃修长的眼睛下方和笔直的鼻梁上打出一小片Y_in影。冰蓝色的眼珠,瞳仁如月牙,海天一般,极其清淡。
  ——毫无疑问,那是一张天使一样秀美的面容。但眉目间的英气和冷峻又恰好中和了他的秀气。因为气质使然,你绝不会联想到谦和、柔弱、慈悲的天使,反倒会想到强势、傲慢、独裁的撒旦。
  大概这也是为什么,从继位至今,从来没有新闻报纸在陛下那张过分漂亮的脸蛋上做文章,或者用“软蛋”之类的词和他相提并论。哪怕是那些特别喜欢报导陛下的八卦、黑历史的地下报刊,最常见用来描述他的形容词,也是和柔弱慈悲一点也不沾边的“独裁者”、“战争狂”等词语了。
  兰斯接通了通讯器——
  “陛下,太好了,终于接通了!”对面传来杰森激动的声音。
  安珀尔笑道:“杰森,你太紧张了。要知道——我们基因里的休眠系统本来就设定好了,在遇到突发危险缩小成种子后,需要三天才能重新化成人形啊。”
  (科普时间:前面就说过普兰特斯星球的灵纳族是个逆天的种族,这个长期进化得来的基因自带休眠系统就是很大一个原因。由于本体是植物,当灵纳族遇到无法解决的突发危机时,会触发这个装置,直接变为一颗没有根茎、不会吸收的种子,最大限度地减少伤害。同时,种子易于保存,能在低温环境中呆很久也不失活,所以会比人形和植物本体更耐受各种严酷环境。
  在当年的光耀战争的战场上,这一点就发挥过极其巨大的作用。士兵们是植物,在食物不充足的情况下,累了渴了饿了,只要变为本体找个安全的地方扎根,就能靠着光合作用重新恢复过来。不管是因为受到了外界刺激,还是因为有各种需要而自我启动这个开关,灵纳族都会瞬间缩小成种子,在远航图里看,就等于几千个人瞬间原地蒸发了一样,当年的敌人表示全体傻眼,目瞪口呆。)
  虽然嘴上说杰森太紧张了,但安珀尔的声音显然也是松了一口气:“陛下,我们都担心你不知道流落到什么星球去,现在你苏醒了,终于可以定位了……原来是地球啊。陛下,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做?需要顺便回收海鲨么?”
  因为和兰斯有着血缘联系,再加上彼此一起长大,安珀尔的语气显然亲昵很多。
  兰斯的声音淡淡的,在夜里十分悦耳清心:“派星舰来接我,海鲨由我自己取回。”
  
  第7章 一夜开花
  
  和下属交代了一些问题的处理办法后,兰斯关闭了通讯器,若有所思地把程遥落在地上的日记本捡起来——她睡前拿出来翻了翻,没写什么,也没放进去。日记海蓝色的封面被撕掉了,露出扉页,上面画了棵丑兮兮的植物。
  如果说程遥把休眠期的他捡回去期间,她的养母让他感觉到了一丝若有似无的熟悉感,那么到了今晚,他终于能确定——他以前见过程遥。
  准确来说,那是十几年前的事情。那一年,是地球提交与普兰特斯建立直通航线的申请书的年份。
  作为普兰特斯帝国的皇帝,兰斯认为他有必要在决定之前先来了解一下地球。于是,他秘密出访了,以地球军方的实力,并没有侦破海鲨的踪迹。来到了荒凉的地球,兰斯想到的第一个了解地球的方案,就是原地扎个根感受一下。(=_=)
  以后要是和地球建立了直通航线,搞不好自己的臣民也会来这边旅游。土壤对灵纳族是很重要的。要是土壤太烂,胡乱扎根的话,说不定会染上什么病。兰斯陛下决定先亲自验证下地球的风·土·人·情。综上所述,兰斯是个很有远虑的陛下来哒。
  他选了个安静的山谷扎根,刚化成原型,把根深深扎入土地里没多久(科普时间:植物的时间观念和人类不同,它们理解的没多久对于人类来说,也许是一段很长的时间了)后,他就被什么从天而降的东西砸中了。
  ——那是一个人类的小孩,才三四岁左右,暖暖的,软软的。
  一个小孩子为什么会出现在暴风雪后的山崖边,还直直地摔落下来,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山崖边有石头栏杆,即使是一般人想要跳崖,也需要助跑一段距离。当他下坠的时候,落地的地方一定是距离山崖有一段距离。但是这个小女孩却是直直坠落下去的,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她是被人扔下来的。
  远方,一个似乎是附近镇民的人类女人裹着厚厚的衣服,左看右看,鬼鬼祟祟地离开了悬崖边——那是个金发碧眼的女人,有一双下垂的小眼睛。离开悬崖一段距离后,她才挺了挺胸,若无其事地往小镇的方向走。
  从那么高的地方丢下来,也幸亏是直接砸在了兰斯的植物形态上,叶子是软的,直接缓冲了巨大的冲击力,那人类小女孩很幸运地没受伤,还眨着眼睛吐口水,丝毫不知道自己刚才险些残酷地死在了一个大人的手里。
  ——那就是小时候的程遥。
  兰斯变回了人类形态,皱着眉头,略微僵硬地抱着怀里软软暖暖的小孩,难得有了几分不知所措。她的脸颊冻得通红,但幸运的是还穿着小棉袄,暖意顺着薄薄的军装传递到了兰斯身上。从那么高的地方被扔下来,哪怕没受伤,也受了不少惊吓,现在终于有人抱着了,顿时放松下来。

直接到第章节

推荐小说

长风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