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国后不许成精(正文+番外)-第(8)章

主页 > 奇幻修真 >

建国后不许成精(正文+番外)-第(8)章

更新时间:2020-04-08 21:33 作者:云上浅酌

标签: 甜文 机甲 星际 未来架空


  约翰一愣,但显然,他并没有把程遥的怒火当一回事——毕竟程遥平时就跟透明人一样,他实在不认为她有什么威胁X_ing,又想起刚才被她房间里的妖怪种子吓到,顿时变得比程遥更有底气:“我是翻你东西了又怎样?你在我家住,你的东西我都能看,你的东西就是我的,我爱摘摘、爱撕撕,你没资格说我!我才是这个家的主人,你是个屁,不知道哪来的女人生的野种被捡回来……”
  约翰说的最后一句话,终于触到了程遥最深处的一根神经。也许是梦境中哀伤的记忆一遍一遍告诉她——你是有人爱的,所以,不能让这种话轻贱你自己,这对于爱你的人是不公平的。所以,在听到了这句话时,程遥毫不犹豫抬手就是一个巴掌,啪一声甩在约翰嘴巴上。
  约翰呆住,尖声叫道:“你打我!你打我!我要告诉我妈!”
  程遥怒道:“简直欺人太甚!你去告啊。我今天不仅打了你,我还要接着揍你。你不知道什么叫尊重别人是吧,今天我!教!你!”(=益=)
  “你敢!你敢!”约翰手脚并用挥舞着想打人,程遥一把压制住他,冷冷道:“呵呵哒,我敢不敢,你马上就知道了。”
  一小时后。
  安娜嘴角挂着愉悦的笑,开门进屋,看清眼前的一切,顿时被吓了一大跳——自己的宝贝儿子约翰脸上一把鼻涕一把泪,被绑在桌子腿上,敢怒不敢言。而那个软柿子一样的程遥已经不见了。
  约翰看见救星归来,大哭道:“妈妈!哇哇哇——快放我下来,她打我P_i股!打了好久!我好疼哇!你帮我赶走她、赶走她!”
  安娜上前两步,解开了绳索,来不及安F_u约翰,马上冲上了楼。程遥房间里一地狼藉还没收拾,什么都还在,只除了角落里的一个小小的藤织行李箱。
  *
  小镇中心地区比边缘地带热闹许多,一家散发着暖黄色灯光的书屋静静伫立在街角,没有店名。玻璃木门上挂着个“闭店”的木牌。这是这个小镇为数不多的两家书屋之一,全天营业,面积不大,两层高,有木楼梯可以上楼找书。全店甚至没有一张供人坐下的凳子。但这里是穷人都可以来借书的地方。程遥就很喜欢来这里借书看,于是乎,在离开家里后,她第一个反应就是来这里。
  年老的老板架着金丝眼镜在看书,一个小巧又不失精致的架子上摆放着美味的点心。程遥是来借书的熟面孔,进店时和老板打了声招呼。也许是看她状态不太对劲,那不言苟笑的老人还罕见地请她吃了几块点心,看她拿着行李箱,也没问什么,打发她进去里面自己呆着了。程遥不好意思地问老板借了个花盆,把口袋里幸存的种子种了进去。
  书架与书架之间的角落,程遥抱着唯一剩下的盆栽,旁边还放着一个藤织行李箱。那里面装了她不多的行李,两件衣服,现金,被撕烂的日记本、笔记本,几本书,虚拟网头盔。一只黑猫从她身边走过,尾巴扫了扫她的手,嗷呜一声。
  程遥摸了摸它的头,满腹心事。
  
  第6章 苏醒的陛下
  
  事实上,从计划去凯拉宓忒学院念书之前,她早就开始暗中积累自己的小金库。现在离开独立,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只是,她没想到这个时机不是留学那天,而是现在而已。
  刚才打熊孩子P_i股的时候,她脑袋清醒了一点,考虑到了这个事件的一个疑点——自己的房间是用钥匙锁住的。门锁没破坏痕迹,所以它要么是用钥匙打开的,要么就是从里面打开的。而除了自己之外,屋里所有的备用钥匙都掌控在安娜手上。当然,不排除约翰恰好是今天才自己找到备用钥匙进去的,但这个可能X_ing太小了。最大的可能X_ing——是安娜放他进去捣乱的。目的很明显:阻止她离开地球。
  ——废话了,虽然不以害人之心度人,但程遥还不至于会天真到认为安娜是因为太喜欢她、不舍得她才不让她离开了。
  意识到这点开始,程遥本来腹中准备了长篇的话想跟程父他们说,但在打完熊孩子那一刻,程遥只是觉得累,不想说出来了。
  虽然一直没在这个家感受到关心和温暖,但程父和安娜毕竟收养了她。只要他们没有触及她底线,在真正离开之前,程遥还是会维持现状,履行之前一直在做的工作,帮补家计。她不是圣母,也不是白眼狼,只是很单纯地用程父一家喜欢的方式——金钱在回报而已。
  但发生了今天的事情,程遥觉得自己不会再留在那里了。同处一个屋檐下,却还要面对笑脸下的步步心机——这样真的太累了,没必要。
  实践考试成果被毁于一旦,明天早上就是上交结果的最后期限,或许现在的她已经算是失去了考试的资格。要知道,为了拉衡教育资源,联邦基本法规定了公民成年后不得连续两年报考同一家学院。这就意味着,她如果还想去凯拉宓忒学院,要等两年后才能考试。
  再说了,凯拉宓忒学院又不是想去就去想来就来的。作为联邦第一学府,它不是那么轻易就能考上的。程遥基础差,只靠看书自己摸索,没有接受过镇里的系统教育,这次脱了一层皮才低空飞过考试。下一年的考试制度是否会变,题目难度如何,现在来说都是未知之数。
  程遥怔怔地看着怀里的盆栽。现在她手里最后的筹码就是这盆了,如果奇迹出现,它能一夜开花的话……不,虽然它的外形和大小都很独特,甚至称得上是前所未见,但这并不能改变它是一株植物的事实。一夜能从种子开花的植物是不存在的——除非有魔法吧。
  程遥蜷缩起来——她还没想好接下来怎么办,但依稀记得这附近有招聘学徒的工作……唔,明天醒来,等人家开店了就去看看吧。工钱是不多,但至少能让她在行李箱里那点积蓄用完之前,先挣到足够的钱养活自己。
  是啊,先不说能不能去读书,现在怎么找个容身之所,然后靠自己挣的钱活下去——才是当务之急。
  晚上,书店没打烊,但除了程遥就基本没人了。老板对程遥在这里借宿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自顾自在门口的打开了一张简易的小床,靠在上面睡觉。睡前,他把大部分的灯关了,就留了一盏门口的地灯,还有一盏书柜中间的灯。
  程遥把行李箱当作枕头,头歪着靠在上面,蜷缩成小小一团,身上盖着一件旧衣服,又搂着另一件衣服,就像一只抱着瓜子不撤手的脏兮兮的仓鼠。颦着眉,睡得并不安稳。仅剩的那盆盆栽被她放在身边不远处,为了防止自己翻身压到它,还垫高了一些,放到了书架上。

直接到第章节

推荐小说

长风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