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春之令(正文+番外)

主页 > 古代言情 >

暮春之令(正文+番外)

更新时间:2020-04-06 19:43 作者:海青拿天鹅

标签: 宫廷侯爵 青梅竹马

架空汉朝,和亲公主去世,大龄未婚女史归汉的故事。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徽妍 ┃ 配角:郅师耆,重光,司马楷(排名按出场秩序) ┃ 其它:

晋江金牌推荐
和亲的公主去世,女史王徽妍回到阔别八年的中原。昔日高门的闺秀,如今不仅大龄未婚,还要面对父亲去世、家道中落的窘境。徽妍珍惜与家人团聚的不易,立志拼搏,以一己之力让家人过上好日子。面对昔日暗恋而不得的单身优质竹马司马楷,徽妍心中蠢蠢欲动,不料,身后总有个同样大龄单身的皇帝及时刷存在。
本文行文一贯如作者风格,清新古雅而不失风趣,男女主萌点十足。



☆、暮春
?  “……妾自嫁入金庭,去国八年矣。虽远窜异域,常思汉关,诚得捐躯报主,不改初志。然身体日沉,西山在望,无以往复。妾所虑者,惟侍臣女官等人,留胡地多年,骨肉相别,手足割离,实不忍焉。伏惟陛下怜之,幸甚。”
  徽妍坐在案前,将写好的书念一遍,一字一字,仿佛前所未有的漫长。
  榻上的阏氏听完,缓缓道,“盖上印,呈与使者吧。”
  徽妍颔首,取来印鉴,小心按上。
  “公主……”她看着阏氏,忽然悲从心起,伏在她的身旁哭起来。
  阏氏苍白的脸上露出却露出一抹微笑,轻叹,“不必为我难过。徽妍,如今也只有你还当我是公主。去吧,他们会答应,待我走后,他们就会来接你。”
  一个月后,匈奴仁昭阏氏病逝,享年二十五岁。
  阏氏名瑜,本是长沙国翁主,十七岁奉诏嫁给匈奴单于。中原与匈奴安宁日久,仁昭阏氏功不可没。闻得噩耗,天子派出使者,F_u慰匈奴,厚葬阏氏。
  同时,天子下旨,将仁昭阏氏当年出嫁时带去的侍臣女官召回中原。
  ********************
  阏氏的宫帐,仍然被素白装点,但其中的气氛,却已经大有不同。
  侍臣们在这苦寒的异域逗留多年,本以为归朝无望,不想阏氏临终前上书天子,为他们求情。随着日子临近,众人要拾掇物件,又要与友人道别,忙碌非常。
  阏氏的随侍之中,地位最高的是一名宦官,名叫张挺,年过五十,两鬓霜白。徽妍帮着他,一道安排回朝之事,井井有条。
  “徽妍,你要走了么?”一个细细的声音传来,徽妍回头,却见是阏氏六岁的儿子蒲那,和四岁的小女儿从音,。
  “尔等怎在此?”徽妍忙停下手里的活,问,“阿保呢?”
  “我们来寻你。”蒲那望着她,“她们说你要走了。”
  阏氏身体孱弱,身为近侍,徽妍时常要照顾蒲那和从音,关系比别人亲密。这些日子,徽妍一直没想好要如何告诉他们自己要走的事,故而一直未曾提起,没想到,他们居然自己知道了,跑过来问。
  “王子,居次,我是要走了。”徽妍狠了狠心,轻声道,“日后,尔等要自己照顾好自己。”
  从音望着她,眼睛忽而泛红,拉着她的衣角说,“你也要走了……谁来给我讲故事?”
  “徽妍,你不要走好么?”蒲那小声说。
  单于不止仁昭阏氏一个妻子,妾侍更多,子女都有三十几个。蒲那和从音,自出生起就生长在这样的家庭,虽然年纪还小,却早已经学会了谨言慎行。
  看着他们眼巴巴的模样,徽妍的心中亦是一酸,将他们搂在怀里。
  “蒲那,从音,放开她,让她走。”这时,一个粗声粗气的声音传来,徽妍吃一惊,抬头,却见是单于的十王子郅师耆。
  “是你们母亲让她回去的。”郅师耆大步走过来,让后面的保姆把蒲那和从音带走。
  蒲那和从音哭喊起来,一路被带出了帐。徽妍又急又恼,瞪着郅耆,“王子这是做什么?”
  “在帮你。”郅师耆冷冷地说,“你不是要走么,莫非还想将他们一道带走。”
  徽妍愣了愣,默然。
  她的确放心不下这对兄妹,但她也知道,她不可能带着他们离开。
  “徽妍,”郅师耆看着她,目光微闪,“你要是舍不得,便不要走了。我遣人打听过,你们朝廷的皇帝夺了你家的官爵,你父亲也去世了,如今那边一无所有,你回去岂不是要受苦?他们那般待你,你还回去做什么?”
  被提起心事,徽妍的神色黯了黯,少顷,苦笑,“便是如此,我才要回去。郅师耆,我还有兄弟姊妹……”
  “兄弟姊妹。”郅师耆冷哼一声,“什么兄弟姊妹,都是狼。”
  郅师耆的母亲也是个汉人,不过并不是汉庭派来和亲的女子,而是普通的边民,被匈奴人劫掠来服侍单于,生下了郅师耆。汉匈较量多年,这样的事并不罕见,郅师耆的母亲出身卑微,他也并不受重视,从小被兄弟姊妹欺负。所以提起兄弟姊妹,他没有好气。
  “蒲那和从音不是。”徽妍看着他的眼睛,“王子,我离开以后,还烦你好好护着他们。”
  郅师耆愣了愣,忙道,“这不必你说……”
  “多谢王子。”徽妍立即道,说罢,向他深深一礼。
  郅师耆神色复杂,片刻,忽而着恼。
  “你要走便走吧!永远也别再回来了!你这没心肝的女子!” 他甩下这句话,气哼哼地走了。
  徽妍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感到有些疲倦,倚着柱子,闭了闭眼睛。
  “……做我的王妃吧。”前两天,郅师耆热情地对她说,“徽妍,父亲要立我为右逐日王,跟着我你不会受一丝亏待,想要什么就会有什么。”
  那时,徽妍笑了笑,“不,郅师耆,我还是想回家。”
  她只长郅师耆两岁。当年跟着公主嫁来的时候,郅师耆的母亲就死了,当上了阏氏的公主很同情这个女子的经历,对郅师耆照顾有加,徽妍自然也跟他走得近。
  郅师耆很好,年轻勇武不服输,比单于的任何一个儿子都更加聪明。他对徽妍有好感,从不掩饰,王庭的每一个人都知道,郅师耆王子想娶仁昭阏氏的女史做王妃。
  但徽妍的心,并不在这里。而郅师耆是个王子,将来还会成为王,他很优秀,从不缺人陪伴。

直接到第章节

推荐小说

长风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