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古代言情 > 女户(正文+番外)

女户(正文+番外)

更新时间:2020-04-06 19:33 作者:我想吃肉 标签:

文案

  所谓女户,便是户无男丁,女人做了户主。
  但凡这样的人家,有个儿子还好,待到儿子长大成人,也就与大家一样了。
  若不幸再没个儿子,只好再招一次赘婿。
  凭你花容月貌、本领通天,不到走投无路,也没什么好男子肯入赘。
  这是一个出身略少见的姑娘从容成长的故事。
  莫笑女儿癫,莫笑女儿狂,世上的事情本荒唐,我也只有荒唐对荒唐。
  我还是略萌原来的文名,又改回来(遁,不许打脸……
  第一个非重生非穿越坑来啦~
  搜索关键字:主角:玉姐  ┃ 其它:女户姓氏

  编辑评价

  玉姐爹是赘婿、外公是赘婿,母亲是独女、外祖母是独女,她自己也险些儿要成了独女再招个赘婿。亏得老太公慧眼识英寻了个好孙婿——她爹,拣着个迷路的好老师——她先生。才一路磕磕绊绊熬到她爹归宗又考了科举,她娘为她生了个弟弟,她方不用招赘了。哪料得父亲竟有身世之迷,未婚夫又要被过继,这日子真是越来越刺激了。
  本文仿明清话本口吻,语言简洁生动,人物鲜活,古色古意,扑面而来。没有穿越、没有重生,且看本土女一样活得精彩。
  



第1章 初始
  “沾衣欲SH_i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南方的春天充满了诗情画意。江州府[1]地处南方,又是近临运河之地,水陆便利,正是一处交通要道。运河擦着府城东沿略弯了一道弧形,从南往北而过。城之西南有几座青山,山并不高,却颇灵秀,也有几座灵验的庙庵,又有前朝大贤隐居之庐舍。
  此地风调雨顺,又得运河之便,少有旱涝之灾。水田颇多、来往客商也乐得在此歇息贸易,故而民少饥馁。其地既灵,少不得出几个“人杰”,一时虽无大儒名家,也颇有些考得功名的读书人。
  照此看来江州府算得上是得天独厚了,活在此地,应该美满安康、心情舒畅才是。然而这世上从来都是有人欢喜有人忧,无论贫富贵贱,总不能事事如意。
  江州城程宅里如今正经历着一件磨人的事儿——程家独女程秀英在生产。上至程老太公下至看门老仆,都万分焦急,女人们口中念念有词:“一定要生个哥儿啊。”男人们口上不说,心里想的也是一般。
  收生婆是早就订下来的城中老手,又有程家养娘里有经验的老妈妈陪着,为了这次生产,程家实是把能做的都做了。头胎却总是艰难,从未时起直到掌灯时分,还是没有消息。家中主人齐聚在程秀英的房外,真真是翘首以盼。
  秀英之母实在受不了这样的煎熬,扶着小丫头焚香去了自己房里,对着小佛龛念念有词。
  不多时,室内传出一声婴儿的啼哭,程老太公也顾不得矜持了,拦着出门的收生婆问:“如何?”
  收生婆王妈妈十分为难,硬是堆起笑来道:“生了个标致的姐儿,大小平安。”
  林老安人脚下一个踉跄,亏得身边的吴妈妈眼明手快又给扶住了。吃这一吓,老安人也回过味儿来,发话道:“生受你了。”又让给酬劳。
  王妈妈接了个红包,悄悄捏上一捏,知道份量不轻,笑容真诚了许多,却也不敢多留,嘱咐道:“头胎都艰难,略有些累着了,还要好生调养才是。”话音一落便仿佛被人追赶似地匆匆回家了。
  ————————————————————————————————
  王妈妈紧赶慢赶,于宵禁之前回到了家里,她儿媳妇上前接了来,这儿媳妇口舌很是伶俐:“已进了家门了,您老慢着些儿,冲的新茶在窠子里放着,温温的正好入口。饭在灶上,我给您拿去。”
  王妈妈进了堂屋,自己倒了杯茶,果然是正好入口,连灌了三杯,儿媳妇已经使张托盘托了一碗白饭、一道菜汤、小小一碗红烧肉进来。在四方桌上摆放停当,王妈妈面南坐着,拿着筷子一指西边的条凳:“你也坐。”
  儿媳妇坐下,看王妈妈扒了半碗饭,吃尽了红烧肉,慢慢喝汤时方问道:“程家这回可是大喜事?”
  王妈妈嘴巴比儿媳妇还利落,啪一下把筷子扣到桌子上 ,长吁短叹了起来:“哪家生孩子不是喜事?我活了五十岁了,见的多了。要说生儿生女都是生,越是富贵人家,多个女儿还多个好女婿哩。唉,偏偏这程家,生儿生女还真不一样!老安人那般要强,自己只生了个素姐,素姐也只得秀娘一个女儿,秀娘于今也只生了个姐儿。”
  儿媳妇作也跟着捂嘴惊讶:“居然又是个姐儿么?您老在那里可是生受了。”心中暗道,可见这人的福气是有数儿的,这一处多了,那一处就要少。这程家娘子们也是蜜罐里生蜜罐里长的,竟生不出儿子来,要恁多家产又有何用?还不是要招赘?已招过两代了,眼瞅着这一辈儿又是个姐儿。
  王妈妈袖子里摸出红包:“谁说不是呢?一家子脸都不好看,这要是个哥儿,这封儿怕不要再大一倍,如今只有这些了。”说着,打开了捏出一个银角子给了儿媳妇作家用,余下的还包起来袖了。
  儿媳妇接了银角子,一试就知有一两多沉,笑眯着眼:“到底是您老,寻常人收生哪有这个价?”
  王妈妈被儿媳妇捧了一回,颇为畅意,又念叨起程家来:“我倒盼着他家能生个大胖儿子,必有厚赏。”
  ————————————————————————————————
  要是能有个男孩儿,让程老太公封上十两雪花银都行!问题是,这生确实是个女孩儿。
  正在念佛的新晋外祖母手中菩提子串的珠串儿落了地:“是个姐儿?”
  焚香低声道:“是。”
  “扶我起来,去看看秀英。”
  “是。”
  随着小女婴的落地,被王妈妈称为“素姐”的妇人正式成为祖母辈的人,事实上她还不到四十岁。二十岁上生了女儿程秀英,程秀英今年十七岁,程素姐恰是三十七岁。她当年也是盼着生个儿子,却只得一女,如今女儿又走了自己的老路,程素姐深知这其中的为难。

直接到第分节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