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古代言情 > 覆巢之后

覆巢之后

更新时间:2020-03-29 19:23 作者:葡萄 标签: 宫廷侯爵 近水楼台 豪门世家 爱情战争

文案:

我终于又回来了,这个文在我脑子里已经一年多了,光是前三章都写了七八遍了。

最近看了比较多的能干隐忍精明聪慧的穿越女的故事,虽然觉得表现比较合理合心意,但我终于厌倦了,厌倦了各种通情达理一忍再忍卧薪尝胆伺机反击,于是我想写个古代文艺女青年的故事,我们都是从文艺女青年慢慢成长为坚强能干十八般武艺的社会女青年的,其实无非是个取舍问题:做一个文艺女青年,虽然可能不会成功不会那么容易得到想要的,但是任X_ing也任X_ing得畅快无阻……

仅以此文祭奠我和周围的姐妹们已然渐行渐远的青春张狂……

一个古代文艺女青年在她的旧世界崩溃后的生活。

一个c_ao莽出身刀林剑雨中初初博得功名身家的年青将领暗恋上京城贵女中才名最盛的户部尚书家千金,苦求不得,有一天发现只需要五十两银子便可以把她买到手的故事。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豪门世家 近水楼台 爱情战争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芜菱,罗暮雪 ┃ 配角:方微杜,陆芜荷,陆芜桂

编辑评价: 

一个土生土长的古代文艺女青年在家破人亡,旧世界崩溃之后的生活。一个c_ao莽出身刀林剑雨中处处博得功名身家的年青将领暗恋上京城贵女中才名最盛的户部尚书家嫡女,苦求不得,有一天发现只需要五十两银子便可以把她买到手的故事。 女主真实而有着小小的缺点,却不能掩盖她的聪慧清澈;男主既非邪佞一笑也非谪仙,同样真实而有魅力。文字情节一如葡萄当初的文,细腻老道,不落俗套,力求真实合理。

    第1章 抄家

   

    陆芜菱走进那Y_in森,泛着潮SH_i的寒意的走廊时,觉得自己在做梦。

    明明已经是五月的艳阳天,明明外面的阳光都有些灼人,这里却好似永远也照不到太阳。

    这里的空气冷凝,潮SH_i,令人不舒服,毛骨悚然,肮脏……

    周围满是女眷们或压抑或歇斯底里的哭声。

    这处关押的除了陆府的女眷,还有原礼部右侍郎姚家的女眷们。

    姚家的女眷们比她们先到,已经关押在里间,丫鬟侍女们人数太多被拉扯到偏厢关押。

    走在前面的,是陆芜菱的继母,户部尚书陆纬的第三任妻子,贾氏。

    身上穿着的银灰色云锦长衫被扯掉了半只袖子,紫红松竹纹蜀锦褙子团得乱糟糟,头上的钗环被抄家的士兵们扯走,鬓发蓬乱,背微微佝偻着,全无平素的威压到跋扈的架势。

    她怀着搂着的是她的幼子,九岁的霖哥儿,陆纬的独子,——幸好他是九岁,如果大一岁,就会比现在还要惨得多——,贾氏手里牵着她亲生的女儿,陆府的四小姐陆芜桂。

    陆芜桂在哭,头上今早刚刚带上的朱红珊瑚玳瑁的别致小花钿和别的首饰一起被抢走了,头发也是凌乱可怜。十一岁多不到十二岁的小姑娘,遇到这样天塌下来的事情,除了哭又能如何?

    陆芜菱的头发倒没有如何凌乱,一来她头上素来带得素净,二来她看到那些来势汹汹野蛮的兵士直接上手强扯继母头上的钗环时,就自动把首饰褪下递给他们了。

    现在还记得,那个从她手里接过去的长青痦子的士兵,不怀好意,轻佻地看着她,笑道:“小娘子倒是识趣~”

    她只是冷冷面无表情看着他,既没有害怕,也没有哭,也没有退缩,也没有大怒。

    那个士兵讪讪拿了东西退下,没敢碰她一下,一边嘴里还嘀咕着:“这小娘子好生厉害……”周围的士兵一起粗野地哄堂大笑。

    陆芜菱身后是陆芜荷,陆府的三小姐,也是唯一的庶女。她正惊恐万端地小声啜泣,往她姨娘青螺怀里缩。青姨娘不愧是扬州瘦马出身,见事多了,虽然在抹着眼泪,却还算镇定,一直小声安慰着女儿。

    陆芜菱没有母亲,她的母亲是陆纬的第二任妻子,在生她时就死了。

    她只能一个人,挺着肩膀,低着头,慢慢往前走。

    前头一个带着刀的兵吏,仿佛是个小头目模样,手一挥,吩咐士兵们:“把主子下人分开关!”

    这话又引起了一阵恐慌的哭泣。

    大部分的丫鬟婆子一开始就被带开,关到偏厢去了,现在和主子们在一起的,都是出事时站在主子们身边的管事妈妈和大丫鬟,比如陆芜菱身边的乱絮和繁丝。

    不管是爽利的乱絮还是温柔得体的繁丝,此刻都像是被太阳晒蔫了的小花儿,几乎控制不住瑟瑟发抖。

    首先被拉扯出去的是贾氏身边的许妈妈。

    许妈妈原来是贾氏的陪嫁大丫鬟,后来就做了她的管事妈妈,十分得贾氏信任,在陆府可谓一手遮天,连陆府的小姐少爷也对她客客气气。

    此刻许妈妈拼命挣扎哭喊,却哪里敌得过一个士兵的力气,终究被拖了出去,她仿佛被割脖子的J_i,带着哭腔尖叫了一声:“夫人,奴婢不能伺候您了,夫人您自己保重哇……”

    贾氏眼泪簌簌而下。

    贾氏身边两个大丫鬟,霖哥儿的R_u母方氏和芜桂的大丫鬟秋叶也被相继扯了出去,哭声一片,好不凄惨。

    陆芜菱咬紧了嘴唇,推了一把身边两个抖得不成样子的丫鬟:“去吧,别拉扯得难看,不管遇到什么事,记住活着就还有指望再相聚。”她的声音低凉,轻而慢,一字字却如钟磬般敲在两个丫头的心口。

    乱絮捂住嘴,一下子控制不住哭声溢出,繁丝则是猛地转头,看着陆芜菱,低声凄然道:“小姐,这话您自己也要记得,别让奴婢白白挨着……”说到最后一个字,泪已落到腮上。

    陆芜菱也SH_i了眼睛,父亲据说午后便已被斩,可是不曾亲眼见到,终究是不真实的,何况对于娶了三次妻,有妾侍有四女一子,只有在自己又作出传诵京师的佳作才会得意来关注自己的父亲,感情实不如这两个自小相伴的婢女来得深厚。

直接到第分节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