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债(正文+番外)-第(8)章

主页 > 古代言情 >

欢喜债(正文+番外)-第(8)章

更新时间:2020-03-29 19:19 作者:笑佳人

标签: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你,我没有……”

  宋陌想解释他没有那种心思,她却忽的抱着他脖子往下带去。他跪着,若是正常情况,她一个小女人绝对不可能拽倒他,可现在,他脑海里只剩下一点清明,周围全是熊熊热火,身体便不受控制地朝她压了下去。

  “宋施主,你救了我的命,我愿意把自己送给你。”

  背部贴地后,唐欢仰起头,搂着他的脖子娇柔出声,随后不再给他说话的机会,堵上了他因为震惊而微微张开的嘴,吸他舔他,双腿更是早在他压下来的那会儿便勾上了他腰。

  宋陌挣扎着要起来,可他眼睛上蒙着腰带,一片黑暗中,他的手总是不小心碰到她。

  唐欢不断加深这个吻,同时有技巧地挺胸扭腰,用她的柔软抵着他磨蹭。夏衣单薄,哪怕隔着两人衣衫,她依然能感受到他的雄伟。

  这个男人,无论是容貌还是身材,都是极品。

  唐欢很为自己的眼光满意。

  虽说因为第一次出手大意了,差点丧命,但想想能在梦里采他九次,而且戏弄他还如此有趣,也算是有得有失吧。若是真实的他,那样冷的X_ing子很难接近,接近了,他武功又那么高,任她有再多本事,人家一剑就能抹了她。哪像梦里,他真的就像是个地道守林人,老实得可爱。

  她含住他的唇,尝他的味道。

  耳中传来暧昧的水声,伴随着她喉间撩人的哼喘,宋陌身体渐渐不听使唤了。

  身下是她妖娆女儿身,口中是她香滑小舌,这样强烈的诱惑,宋陌不由勒紧她腰,笨拙地回应她。

  宋陌忘了她是谁,也忘了自己是谁。他只知道,他是个男人,而身下的女人说,她愿意给他。他只知道,他被烧得很难受,而压着亲着摸着撞着这个女人,他难受又舒服。

  他觉得自己疯了,又疯的心甘情愿。

  他开始粗暴地反攻。

  唐欢被他啃得嘴唇有点疼,但当宋陌急切地吸咬她娇嫩脖颈时,那疼中又带了一点舒服。更何况,一想到这人之前冷冷地杀了她,现在又被她诱惑的热情索取她,她心中就升起一种难以形容的骄傲得意。师父说的没错,男人都是虚伪的东西,别看白日里多正经,到了晚上,都会有下流的一面。

  她就是要让这个叫宋陌的冷男人,因为她变成一个流氓。

  瞧,他埋在她胸口吃的多欢。恐怕他自己都想不到,他下流起来,会做出这样的动作吧?果然欲-望是种本能,都不用人教。

  忍着他粗暴动作带来的微微不适,唐欢两手CH_a-进他黑发间,轻吟出声。

  女人高高低低的媚叫比她的身体更催人发狂,宋陌觉得自己要爆了,不理她腰间那圈肚兜,伸手就去扯她裤子。

  可他摸到了自己亲手系起来的带绳。

  宋陌动作一顿。

  他给她系的裤子?为什么他会给一个女人系裤子?

  随后,之前发生的事情宛如一桶冷水,浇灭了他脑海中身体内的热火。

  他记起来了,她是个小尼姑,他救了她。

  因为一个误会,她以为他想唐突她。

  怎么可能?

  他宋陌怎么会要一个小尼姑以身相许?

  宋陌倏然起身,背对唐欢而立,一边扯下眼前腰带一边赔罪,声音从粗喘沙哑渐渐恢复成平静:“小师父,宋某一时情迷,冒犯了。宋某救人从不图回报,之前还可以说宋某于你有恩,但刚刚宋某的禽兽之举,你我之间已然两清,小师父不必再感激宋某。你师妹就在东边林子里,往里走百步左右就能看见。天色已晚,宋某告辞,小师父也赶快收拾齐整,寻你师妹一起回庵里吧。”

  说完,他三两步捡起自己的衫子,匆匆离去,直到身影消失在昏暗的林间小路上,都没有回头看一眼。

  脚步声没了,耳边只剩晚风轻轻拂过。

  唐欢直挺挺地躺在地上,望着高远的天空发呆。

  明明都勾引成功了,宋陌怎么突然就走了?倒底哪里出了差错?真要是心X_ing坚定不近女色,一开始他就不会动摇啊?

  不对,肯定有什么唤回了他的理智。

  唐欢翘起二郎腿,无意识地晃悠着,脑海里不断回忆刚刚的欢好场景。

  奈何想了许久,都没有发现半点线索。

  她确信自己的手段没有问题,肯定是宋陌那边突然发生变故了。

  ……该不会是,他想小解了吧?

  唐欢坐起身,越想越觉得极有可能是这个原因。

  她还记得,有次师父去采花,正要成就好事时,那个冷王爷突然红着脸说要去小解,师父笑着让他去,结果那个王爷大概是在路上清醒过来了,不但没有返回赴约,还派暗卫把寝殿围了起来。不过呢,他明显低估了师父的本事,最后师父把那些暗卫都绑了起来,当着他们的面把素来看重威信的王爷骑了,男下女上,附带师父琢磨出来的特殊用具。

  由此可见,哪怕再不起眼的小事,都能成为男人冷静下来的机会,特别是那些难对付的极品男人。

  真是倒霉,没有赶上好时机。

  唐欢懊恼地跳起来,穿好衣裳,整理妥当后去寻明心。

  明心很快就醒了,唐欢借口为了两人的清白着想,劝她撒谎说她不小心摔了一跤,这才耽误了时间。

  明心六神无主,当然唐欢说什么就是什么。

  两人互相搀扶着,踉踉跄跄回了玉泉庵。

  此时夜色弥漫,庵里一片漆黑,没有半点灯火。

  唐欢要饿死了,问明心厨房在哪里,想去找点吃的。

  “明慧,咱们先去向师父回禀吧,等师父回了话,咱们才能吃东西去。”明心怯怯地道。

  仿佛心有感应般,前面一个房间忽然亮了。

  正是唐欢新师父静慈师太的屋子。

  唐欢只好跟明心一起去复命。

  静慈师太年约四旬左右,瘦脸高颧骨,看起来一点都不慈善。她闭着眼睛,盘腿坐在蒲团上,一手搭在膝盖上,一手转着佛珠,声音木讷:“你们二人去了一整天,得了多少布施?”

  唐欢没说话。

  明心看她一眼,低下头,结结巴巴道:“师父,我跟明慧只,只化到两个馒头,已经,已经当做午饭吃了,到现在我们还没有吃过晚饭。”

  静慈师太手指不停,沉默片刻又问:“那你们为何这么晚才回来?”

  这回唐欢抢着道:“师父,没有化到东西,我跟明心就想着早点回来帮师父做事,多念念经,只是明心饿的眼花,上山时不小心踩空跌了下去……您看,她额头都磕流血了。”

直接到第章节

推荐小说

长风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