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寡失败以后

主页 > 古代言情 >

守寡失败以后

更新时间:2020-04-19 20:39 作者:樱笋时

标签: 欢喜冤家 宫廷侯爵 穿越时空

文案:
岳欣然穿越到古代,很不喜欢自己未来必须仰仗一个男人。
边关传来噩耗,与国公府议定了亲事的岳府满门惊惶,岳家大小姐宁可上吊也不愿去守寡……
岳欣然大笑着替嫁而去,哪怕国公府战败获罪,满门抄斩的可怖结局便在眼前。
*
强者面前,风云悉数逆转,规则皆可粉碎,过程又名《古代硬核守寡指南》《我凭实力守的寡》。
前路纵有风霜雨雪千难万险,于她岳欣然而言,亦是金鳞腾云,海阔星垂,有何可惧?
*但岳欣然没有想到,千难万险都趟过来了,她准备挑个小鲜肉犒劳自己时,那位传说战死边关的夫君居然又双叒叕活着回来了?!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欢喜冤家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岳欣然,陆膺 ┃ 配角:很多不知道从哪里写起…… ┃ 其它:尽量逻辑地爽

作品简评:
岳欣然穿越古代,并不想依靠任何一个男人而活,适逢边关军情告急噩耗传来,她索X_ing替嫁到国公府守寡,却遇国公府失地问罪,即将满门抄斩。岳欣然施展手段保全满门,带领一府遗孀远避益州。一个自称阿孛都日的马夫出现,花式追求中透着重重疑点,再次将岳欣然卷入北地风云之中……对方身份也彻底暴露,岳欣然守寡宣告失败。本文情节精彩紧凑、高CH_ao迭起,从一家一府到一州一地,与古代多方势力的角逐中,女主手段迭出,往往在出人意料之时力挽狂澜……活出了一个现代女子在古代的潇洒恣意!



第一卷:魏京·锋芒小试

第1章 那个三娘子
  窗外依旧黑乎乎一片,阿田却自然睁开了眼睛,不敢耽搁,迅速爬将起来,她没敢点灯费油,只摸索着穿上短褐长裤,打开了罩屋的门。
  “嘶~”一股凉风倒卷而入,她哆嗦了一下,只原地跺了下脚,取过廊下的扫帚便飞快跑过游廊到垂花门前,秋意已凉,一夜过去,地上积了不少落叶,阿田与其余两个婢子一起,认认真真开始扫起来。
  待将影壁、垂花门、游廊全部扫干净,汗水和露水已SH_i了衣衫,天光依旧昏沉,阿田收好扫帚,按着昨日的吩咐,又急到后院挑了净水洗地,院中却已经有人声响动,待听到车马辚辚传来,阿田忙不迭将东西收拢到廊下,跪倒在地,不敢抬头。
  车马在前院候了许久,待左邻右舍走尽了,才慢慢跟着远去,阿田爬起来,正院管事的宋嬷嬷已经朝她喝骂道:“你个懒婢!不过就是些扫洒的活计,使君都上朝哩,你还未干完!若是耽误了吉时,有你好果子吃!”
  阿田诺诺而已,丝毫不敢辩解,只是加快了挑水洗地的动作。
  岳府在长平坊,这里聚居着魏京一众侍中少府少监长史谏议大夫,岳府乃是标准的三进宅带一个名为“遂初院”的小跨院,形制结构与左右一般无甚出奇,只是岳家使君太常丞的官位,却颇是醒目。魏京中,讲究人以类居,同阶职司的自会居于一处,而岳家使君,七品位阶,又是个闲散衙门,非是朝堂要害,确是低了些。
  赶着上朝的日子,便似今晨这般,左邻右舍一并出门的时候,岳府车马只能在前院一候再候,诸位使君皆走尽了他最后一个才能出门——街坊里岳使君官位最低,他走在哪个前头都不合适。
  岳夫人商户出身,平素虽是斤斤计较了一些,在紧要关头却知要舍得本钱的道理,每逢考纪之年,总不忘要岳使君使些银钱向上峰“活动”一二,奈何岳使君官位虽轻,却是个最讲究之人,严辞厉拒,气得岳夫人摔盏砸杯,此事终是不了了之。
  好在岳府人口简单,岳夫人自过门以来,并无公婆需要侍奉,唯一能称得上长辈的大兄,早年未曾娶妻,后面又罢官远游,十数年过去,对方身故,只留下一个孤女,守满了三年整孝才刚归岳府,就住在西边的遂初院中,识趣得紧,自入了府就闭门不出,少来岳夫人面前碍眼。
  岳夫人嫁来之日便当家作主,膝下又有四儿一女,日子堪说是称心如意——只除了街坊邻居走动时,她见个夫人就需行礼的憋屈。妇人的地位终是要看男人,这诸多夫人的诰命品阶可不都随着自己的丈夫、儿子走么,岳夫人只能低头。这还是在长平坊,若到了永宁坊、永安坊,那等一姓一支便能占据整整一坊的簪缨世族之处,岳夫人更连腰都没办法直起来了。以岳使君的官职,说不得,连门贴都递不进去。
  每逢上朝之日,听着岳使君车马在前院等候之时,岳夫人便在榻前咬牙切齿,而今日,这桩岳夫人最大的心病竟是不药而愈。她竟再没计较岳使君最后一个才得出长平坊的尴尬,一脸兴致勃勃地开了库房,取了二十匹最鲜亮的烧云赤锦,命宋嬷嬷亲取了去裁剪,鲜亮的赤锦不多时便系在廊柱、花木上,将整个院落装点得喜气洋洋。
  岳夫人又将陪嫁的珍藏亲自指挥着妆点,不论是雕花刻景的胡椅,还是色彩鲜亮的彩屏风,晶莹剔透的水晶瓶,待天光放亮时,这院落已经有了与平时截然不同的神气,看得阿田目不转睛。
  后厨还传来与平素截然不同的异香,听闻是夫人用了西域来的香料,价比黄金,为了招待来客,真真是下了血本。
  待使君早早下了朝归来没多久,岳府大门全开,一早晨的忙碌终于迎来贵客。
  院子里小婢子们一边忙活一边兴奋地窃窃私语交换消息:
  “来的可是国公府的贵人们哩!”
  “这么说,四娘子的亲事当初真定的是国公府?”
  “那可不,方才我去传菜,原来今日是来‘择期’的,夫人选了下月的吉时!”
  “这般快!”
  “国公府呢!岂不比坊头的宋使君官位还要高?”
  “ 是成——国——公——府!!!”
  众婢齐齐瞪大了眼睛捂住了口中的尖叫!
  天爷!那可是成国公府呢!整个大魏谁人不知,哪个不晓,安邦定国的军中之神!天爷!他们岳府的四娘子,定下的竟是世子!吓,他们岳府的小娘子将来便是军神的儿媳妇、未来的国公夫人呢!
  而且,成国公府,那岂不是……成国公世子!天哪!魏京中谁人不知,尽是闺阁梦中人的成国公世子!一时间尖叫再也按捺不住!
  阿田一般瞪大了眼睛听得兴奋不已,忽然一股大力将她拽到一旁,她大吃一惊,却见岳嬷嬷沉着面孔朝她道:“你怎地在此处!”

直接到第章节

推荐小说

长风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