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古代言情 > 危宫惊梦(正文+番外)

危宫惊梦(正文+番外)

更新时间:2020-03-29 19:13 作者:狂上加狂 标签: 宫廷侯爵 宫斗 欢喜冤家 近水楼台

 帝王榻侧,岂容他人酣睡?

    奈何要来睡的偏偏是敢弑君夺位的佞臣头子。

    更奈何自己是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假皇子,真公主。

    只盼着太傅大人免开尊口,千万不要三五不时提起:“今儿是良辰吉日,皇帝您该驾崩了。”

    她这个冒牌的皇帝宁可舍弃皇位浪迹天涯。

    什么?龙床他要睡,龙床上的人他也要……

    内容标签:近水楼台 宫廷侯爵 宫斗 欢喜冤家

    主角:卫冷侯,聂清麟

    编辑评价

    女主聂清麟从小隐瞒女儿之身,以不受宠的皇子的身份生活在深宫之处,怎奈遭遇宫变,一夕沦为阶下囚,被佞臣头子卫冷侯架在了龙椅之上,身为傀儡朝不保夕。聂清麟一边要保守身世秘密,一边要与那个冷酷铁石心肠的卫冷侯周旋保命,在这险象环生的宫廷朝堂中,可是说是步步惊心。女主冷静自持、富有机智,不知不觉俘虏了自大男主的心,二人由敌对到暧昧,江山与美人的抉择使文章充满张力。本文伏笔铺设自然,情节环环相扣,跳脱了深宫大内的束缚,另辟宫斗蹊径,语言幽默风趣,令人欲罢不能,值得欣赏品读。

   

    第1章

   

    更鼓敲了又敲。

    熟悉的声音提醒着宫里的老人儿,此时应是夜深人静,万籁俱寂之时。

    可是偌大的皇宫,无论是主子还是奴才,挺惯的了的,弯久了的,统统不分尊卑匍匐在大殿之上,乌压压的人群盖住了金色的地砖。

    殿下的广场上,洗地的水在石板上来回“哗哗”地冲刷了足有三遍,但是石缝里的泥土依然顽固地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砍了一夜的人头,刽子手的刀刃都卷了,此时正在殿下趁着摇曳的灯火,麻木地清点着筐里的战利品。

    跪在大殿的一排男女老少,各个面如土色。有几个靠近裆下的地方热腾腾的水汽连成了一片。

    “卫太傅,宫里的公主王子都在这儿了,您过过眼吧!”

    说话的是禁军总都统吕文霸——曾经横扫千军的镇远大将军,正弯下铁塔一般的腰板,将大魏国的辅政的太傅卫冷侯请上了大殿。

    清冷惯了的俊脸,似乎并没有什么改变,就算连夜发动了政变,亲手斩了皇位上真龙天子,血洗了整个宫廷,彻底掀了大魏朝的天,可那脸上依然是云淡风轻的表情。

    深邃的凤眼漫不经心地扫了一圈尿裤子的皇族贵胄,终于在一群瑟瑟发抖的SH_i裤裆里扫到了一个瘦弱的身影。

    伸手轻轻点了一下,立刻有两名禁军将一个瘦骨伶仃的小孩从人群里拎了出来。

    说他是孩子倒是有些过分了,只是长期的营养不良,让这个小人儿十五岁的骨架较于同龄人更单薄了些,尖细的下巴倒是映衬得一双大眼儿格外的醒目。

    卫冷侯看得分明,这双略显灵动的眼中……连半滴眼泪都没有,勉强算起来,眼底透着些许疲惫的血丝,跟刚刚发生的宫中惨剧才微微地应了下景。

    “禀太尉,他是……‘驾崩’的先皇第十四子聂清麟,是广恩宫刚刚离世的丽嫔所出,今年已有十五。”就算是熟知宫廷人事的阮公公也是打了一个楞儿后,才突然想起这么个在宫中备受冷落的皇子名字,赶紧在卫太傅的身后细声答道。

    “十五?年岁大了些……”卫太傅漫不经心地说道。

    身为卫太傅亲信的阮公公倒是立刻体察上意,连忙进言:“永宁宫宁妃的十六皇子倒是年岁相当,只有6岁,懵懂无知,正需要太傅的悉心教导。”

    说话间,身旁的侍卫从一群锦衣华服的妃嫔中拽出了个身体微胖的孩子,将他扔到了卫冷遥的面前。

    十六皇子微抬眼儿看着自己面前伟岸的男子,发现那双泛着冰碴的眼儿,想起他在傍晚之时攻入宫门,一剑劈死了父皇的肃杀狰狞,顿时吓得体若筛糠,吊着口气儿回身冲着人群高喊着“母妃,救我!”只一声后,便立刻晕了过去。

    宁妃看着自己的皇儿如此受苦,倒是把那吓破了的胆儿提了提,毕竟是受先皇恩宠多年的宠妃,自己的父亲又是身居高位的吏部荣尚书,几代的荣宠养出的世家贵女,面对弑君的乱臣,忍不住将那平日里的架势端了几分:“卫……卫太傅,他只是个孩子,有什么,你且冲着我来,想我父亲平日也与太傅您交情甚笃,您……就看在他的面子上,饶了我的琪儿吧……”

    卫冷侯看着宁妃如带泪芙蓉一般姣好的脸庞,倒是费神想了想,然后说道:“你们荣家凭借着得宠圣眷,肆意搜刮民脂民膏,魅惑圣驾,霍乱朝纲,这么想来,我倒是应该给荣阁老几分薄面……既然他早已在自己的府中因急症离世,你们这些做儿孙的,倒是该去陪陪他老人家。”

    话音刚落,宁妃厉声惨叫,原想着自己的父亲是自己最后的救命稻c_ao,却没想到,宫内变天之时,自己的娘家早起惨遭横祸,看来这卫冷遥是早已知道自己父亲曾经设计陷害于他,这个冷心冷清的逆臣是断不会放过自己跟琪儿了……

    绝望之余,倒是彻底豁了出去,站起身来疯了一般怒骂着朝卫冷遥扑了过去。

    可惜还未近身,身旁的侍卫早已抽刀劈了过去,曾经艳绝六宫的美娇娥抽搐了几下,立时倒在了血泊之中。

    一时间,大殿里的贵人们裆下的SH_i气愈加浓烈,那S_ao味让冲进大殿的侍卫们都禁不住微微的皱眉。娇养惯了的妃嫔们又吓晕过去了几个。

    “先帝因病驾崩,但朝不可一日无君,荣家凭借外戚荣宠,霍乱朝纲在先,新君的册立,倒是不能不考量外戚的品X_ing……”

    寥寥数语,早起吓得阮公公的魂儿飞得满天飞溅,心里不由得暗骂自己犯了糊涂。

直接到第分节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