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闺月

主页 > 古代言情 >

春闺月

更新时间:2021-01-13 20:00 作者:月中折桂

标签:

==========

春闺月

作者:月中折桂


  文案

  沈青行向来不问风月,孤寡二十四载,被迫娶了那位最是娇纵跋扈的二公主。

  但婚后,他见过一回二公主掉眼泪的模样,一颗糙汉心就像融化的冰,再也坚硬不起来了。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甜文

  主角:盛思甜,沈青行 ┃ 配角:裴尧风,盛玉儿,穆寒,盛泽宁,席年,温如意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穿越 先婚后爱

  立意:轻松甜文

==========


第1章 长福

  深秋,万物临枯的尽头,长福殿门窗紧掩,恐怕遗漏秋风。

  美人榻上,盛思甜从睡梦中缓缓睁眼,胸口微微起伏,半晌,失神地坐了起来。

  头顶是倒扣的莲花绮井,憨态可掬的瑞兽铜炉里的龙脑香散发出淡淡的清香气,床头梳妆镜台上一只天青釉瓷,其间插一株盛放的茶梅。

  一切都很陌生,但一连见了五日,除了花儿是每天都换新的,其他的都眼熟了。

  盛思甜周身的薄汗湿了纱衣,微张的唇瓣些许泛白,眉目间几分病态,但眼神却没有因生病憔悴,尽是迷茫和震撼。

  连续五天,她已经连续五天做这个光怪陆离的梦了。

  梦里,她仿佛身处一片迷离而昏暗的虚空之境,两个灵魂的意识,像两片轻薄的纱,穿过浑浊的水泡,如同枯死的花和新结的果实。

  一个向死,一个向生。

  原本,她应该在或许是千百年后的九月初七那天死去,在医院的病床上跟父母告别,那天是她的生日,也是大越长福公主殿下的生辰,其时大雨倾盆,二公主淋了场雨,一病不起。

  盛思甜看了看自己被汗打湿的双手。

  再后来,她就成了长福。

  这个名字与她一样,相貌与她一样,性格却迥然不同的女子。

  这几日天天梦魇,她能明显感觉到对方的意识正在逐渐从这具身体中抽离出去,以前作为长福殿下的盛思甜的记忆一点一点地消逝,而属于现代的盛思甜的记忆和意识正侵占着这副身躯。

  门外响起了侍女篱落的脚步声,紧接着,房门吱呀一声打开。

  盛思甜听到了声响,心里的不安逐渐沉降,直至消失。

  “公主,您醒了?”

  篱落生得清秀,看着也算本分,只是似乎很怕她,进来后也只站在离她五步远的位置,看到她额头上的汗珠时,小心翼翼地问:

  “您……又做噩梦了吗?”

  今天的问话也和这五天来的问题毫无区别。

  盛思甜用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薄汗,轻吁了一口气。

  这个身体原本的主人不过是染了一点风寒而已,但古代的条件不比现代,人命脆弱,篱落起初送了几次药来,被她推了,料想闷他几天大汗,自然就能痊愈。

  现在一看,果然是有用的。

  盛思甜瞥了眼篱落两手空空,随口道:“今日怎么不端药来了?”

  这话也没什么弦外之音,但篱落却好像听到了什么骇人的事情,茶色的眼眸微微恍然,继而扑通一声跪下。

  “殿下前几日嫌药苦,不肯喝药,身子也同样好转,奴婢心里替殿下高兴,所谓是药三分毒,所以今日奴婢才斗胆……”

  “你再不起来,我可要生气了。”

  盛思甜俯身趴在床沿上,轻声打断她。

  篱落愣了愣,惊讶地看了她半晌,盛思甜又笑着朝她抬了抬手。

  等人忐忑不安地站起来后,她便下了床,趿上鞋子,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温茶。

  篱落在旁边看着,欲言又止。

  盛思甜好奇地盯了她一眼,喝了一口茶,又把杯子递向她:“你也想喝?”

  篱落差点又要给她跪下,急忙摇头:“奴婢不敢!”

  盛思甜噗哧一声笑了,满意地看着她窘迫不安的样子。

  “我这身上黏糊糊的,想洗个澡,你去帮我准备一些热水吧。”

  听到帮字的时候,篱落又摇着头说:“这是奴婢该做的,奴婢这就去为殿下准备。”

直接到第章节

推荐小说

长风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