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古代言情 > 锦鲤娘娘营业中(正文+番外)

锦鲤娘娘营业中(正文+番外)

更新时间:2020-10-09 23:32 作者:妙利 标签: 宫斗 甜文 爽文 天作之合

文案:
  唐姑娘肤白貌美,奈何是个死宅,毕生梦想是当条咸鱼默默养老,却误入后宫这个神奇的地方
  第一天,皇帝:爱妃真绝色,朕要给你赐封号
  第二天,皇帝:爱妃真绝色,朕要给你晋位份
  第三天,皇帝:爱妃真绝色,且听朕为你赋诗一首
  唐莹:喵喵喵,我做错了什么?!说好的咸鱼呢?
  第N天,被迫营业的锦娘娘:宫都进了又不能离,锦鲤也是鱼,我就当自己梦想成真吧
  排雷:男女主正常古代人,男主是皇帝有后宫,想看1vs1和双洁的千万不要为难自己!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宫斗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莹,沈元洲 ┃ 配角:皇贵妃,淑妃,贤妃 ┃ 其它:锦鲤躺赢
  一句话简介:咸鱼女主躺赢后宫
  立意:善良真诚加一点运气,无需机关算尽也能获得最好的爱情与友情


第1章 噩梦
  “呵——”
  一声明显的抽气声,锦帐中的小娘子突然坐起,芽黄色的锦被有一半掉落地上却全无察觉,只Fu着胸口连连喘息。
  睡在脚踏的青衣宫女立时被惊醒,一手擎了宫灯,撩开幔帐关心问道:“小主怎么了?莫不是做了噩梦?”
  灯光映照中,小娘子发丝散乱,脸色煞白,唯有一双眸子明亮有神,含着一汪秋水显得楚楚可怜,倒是生生驱散了几分夜间的鬼气森森。
  再细看,小娘子雪肌乌发,樱唇玲珑,若非长长的刘海将柳眉凤眼遮了大半,只怕一个照面便能让人惊艳,哪怕荆钗布裙或是今日这样衣冠不整也无损半点风华。
  “可惜了。”大宫女忍不住神游,自家小主明明是宫中数一数二的大美人儿,偏喜欢用厚厚的刘海挡了一双美眸,扮出怯弱之态,虽是不惹人注意,少了高为嫔妃的刁难,可也生生挡住了陛下的关注啊。
  这位被大宫女腹诽的小主——吏部尚书之女,三个月前选秀入宫的唐才人唐莹,并不知道身旁的宫女再一次感叹她暴殄天物。这会儿她已经从“噩梦”中缓过来,挥挥手让宫女退下,躺在柔软的被褥中却再也无法入眠。
  不是她胆子小,实在是她也不知自己哪里来的天赋异禀,“噩梦”细节清晰且醒来也不会忘记就算了,最可怕的是往往在次日都会“成真”。
  她不自觉的咬着手指——这种梦她做过的不多,满打满算也就三次。第一次还是她十岁时,意外梦到母亲与嫂嫂在马车中被人刺杀,殷红的鲜血流淌了满地。
  那时她还小,也不管天都没亮,哭着喊着让丫环将她抱到母亲的院子里,搂着母亲的腿不许她出门。也亏得家中对她够宠着,母亲和嫂嫂拗不过她,只能依了她无理取闹,放弃了出城往国寺进香的计划。
  结果到了夜里,尚书大人惊魂未定的将一则消息告知全家:当日下午忽降骤雨,京郊路面SHi滑,进香的车队被山石滑坡堵在路上。恰逢一群亡命之徒冒雨劫道,期间损失惨重,夫人小姐们死伤无数,至于清誉更是毁了个干净,怕是就算活过来,也只能青灯古佛苟延残喘一辈子了。
  唐夫人和唐大奶奶被吓的够呛,也不知是不是紧张过度,竟是一块儿捂着肚子干呕起来。尚书大人急忙请了太医过府,却是收获两道天大的好消息:夫人与少夫人同时有孕,唐家又要添丁了。
  就这一次,唐家人看唐莹的眼神都不一样了。小丫头噩梦一场,误打误撞闹起来,竟是救了四条人命啊!
  经此一回,唐莹成了唐家人的掌中宝小心肝,哪怕是唐大奶奶的宝贝长子都比不过这小姑姑的宠爱。也亏得唐莹本Xing纯良,除了爱美食和喜宅外并无丝毫骄纵,却是更惹来全家人的爱怜。
  就这么被一家人哄着长到十四岁,唐莹小娘子也该议婚了。按照门当户对的规则挑了两轮,唐家看中了工部尚书之子,在京中颇有才名风流倜傥的刘公子。
  刘家对唐家的感官亦是不错,只程序还是要走的。不过就在媒人上门的前三天,唐莹又做“噩梦”了。梦中清清楚楚的“看到”刘家通敌叛国满门抄斩,而唐尚书作为刘家姻亲,也少不得被连累个贬官抄家,从此一蹶不振。
  唐莹被吓哭了,可这回已经不是抱着母亲的大腿哭就能解决的问题了。唐尚书三天之内愁白了一半的头发,就在剩下一半也要不保之际,刘公子被花魁迷了眼,流连青楼哭着喊着要娶花魁当正房娘子的消息便传遍了京中。
  刘家人黑着脸把刘公子抓回来打一顿,却是不好再提与唐家联姻之事了——这时候说亲事,那不是结亲是结仇啊!
  唐尚书也算松了口气,心里却还是惦记着唐莹说的那个梦,索Xing借题发挥与刘家划清界限。三个月后,威远将军在西北边陲险胜蛮夷,回到京中却拿着一沓书信将刘家给告了,直说是工部尚书通敌叛变,将军中装备机密告知敌夷,虽有他应变得当反败为胜,到底是让军士平白牺牲,求陛下给边关将士们一个交代。
  威远将军是个耿直武将,从不参与朝堂争权算计,且书信上刘大人的笔迹印鉴做不得伪,皇帝陛下当时就信了大半。
  陛下当即下令三司彻查,彻查结果自是威远将军所告属实,刘家被判满门抄斩,五代内不许科考不许做官。
  唐尚书这回是真信了自家闺女是个神仙了,可神仙也愁嫁——尤其是唐莹与刘家曾有意结亲一事,虽然并未议婚,但知情人并不少,只怕日后唐莹的婚事还得受阻。
  唐莹自己倒是不纠结,反正她对管家也没兴趣,对夫婿前程也没要求,了不起随便找个男人嫁了,安安稳稳过一辈子也就得了。
  唐大人想想女儿说的没错,反正她吉人自有天相,大不了晚几年出嫁便是。唐夫人却对他们父女的想法嗤之以鼻:堂堂尚书之女,她金娇玉贵养大的小姑娘,难道还能嫁个贫苦人家去受磨难吗?
  就在一家人意见不统一的纠结之际,宫中突然传出消息,陛下要在京中大臣的女儿们中择淑女充实后宫,有意的可以递牌子进内务府选秀。
  是的,璟朝的选秀不是强制参与,而是愿者上钩。不过当今陛下三十而立,正是年富力强的岁数,少不得许多心怀青云之志的少女前仆后继,妄想着被陛下看中冲冠后宫,从此一飞冲天成为人上人。
  唐莹没什么青云志,却是也央着唐尚书给报名了。她的想法其实简单的很——要说当一条咸鱼,无忧无虑的养老到死,去宫中不就是最好的出路么?

直接到第分节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