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古代言情 > 独占女帝的男后

独占女帝的男后

更新时间:2020-10-09 21:24 作者:堇色蝉 标签: 甜文 爽文 天作之合 女强

文案:
女帝年少娶将军为后。
说好的政治联姻,顾闫却总在攻略她。
奈何骂不得又打不过,女帝只能躺平任摸,做个被男皇后宠爱的小娇妻。
没想到只因为多看了绿茶男一眼,被迫追夫火葬场。
顾闫将军嫁入皇家,一己之力拦下所有想攻略女帝的男妃。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只是女帝任Xing心又飘,顾闫能阻止她拈花惹cao,却始终是得到她的身体得不到她的心,最终出走边疆,夫妻分离。
女帝后知后觉——
“顾闫,我现在说爱你还来的及吗?”

作精女帝小怂包×身强体壮腹黑男皇后
#我想做渣女,家里那位却不给机会#

——小剧场——
宋天清:“皇后为何日日习武?”
顾闫:“如此才可好生侍奉陛下。”
宋天清摸着酸痛的腰:咱俩谁侍奉谁啊?

1.双洁,非女强,女主苏美怂包,男主实力宠妻
2.无正经宫斗,治愈沙雕甜文
3.架空王朝,用词白话没啥文笔,图个开心

一句话简介:将军为后,女帝追夫
立意:珍惜身边人,自立自强,共同成长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女强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天清,顾闫 ┃ 配角:宋子徽,梁如,顾成安 ┃ 其它:将军入宫为后
==================

  ☆、1

  宋天清。
  东齐开国至今,第一任女皇帝。
  外有镇北镇西两位大将军,内有皇弟贤臣上传下达,身为女帝坐镇京都朝堂,十分称心如意。
  八岁已聪慧过人,读书识字、骑马练剑一样不落,身后跟着四个老师日日教习,甩开倦怠的二弟一大截。
  十岁成为太女,当之无愧。
  十二岁,太女府上邀请适龄的世家公子来择选未来夫婿,而后在先后和先帝面前定下亲事。
  十四岁登基,受群臣朝拜。同年大婚,娶了大她四岁的顾闫皇后。
  十七岁的时候已经收了一个妃子两个美人,一个个仙人似的男儿摆在宫里,甚是有面儿。
  到如今,国泰民安,繁荣昌盛。
  从小到大,皇女的人生顺畅又如意,简直就是一部大写的顺风顺水传。
  除却一点。
  东齐国母,顾闫皇后。
  如果说宋天清的人生是平坦大道,那么婚后的顾闫就是一块砖,自从他出现,宋天清就咯噔一下摔个底朝天。满心“抱负”无处施展,就连后宫都成了花瓶摆设,被顾闫捏在手心里。
  现下女帝已二十一岁,与皇后成亲的七年之痒汹涌而来,撩人心弦,夜不能寐,便觉得民间的俗语真真说的对——
  家花哪有野花香。
  日日面对单手捏核桃挑仁吃的皇后,宋天清苦笑迎合,倍感枯燥,却碍于皇后举国无敌的武力,心里再不舒服也不敢跟这个男人撕破脸。
  她想找乐子,找新鲜的玩处。
  只要跟皇后相反的,就都是美的。迟来的叛逆心理让女帝越来越厌弃皇后。
  于是,突然有那么一天,不知是哪根筋搭错了,她觉得日日在朝堂上相对的丞相眉清目秀,彬彬有礼,别有韵味,想想后宫那个如狼似虎的皇后,顿时觉得丞相越看越顺眼。
  如此干净得清风不染之臣,若是推到墙角酱酱酿酿……必定是美味可口。
  “陛下,陛下……”
  刘公公轻声唤着发呆的女帝,早朝刚刚过去一半时间,陛下怎的坐在皇位上就出神了,站在他的位置还能看见女帝嘴角将出未出的口水。
  这么大的皇帝了,还是如此不拘小节。
  宋天清回过神来,丞相已经讲了好一会了,见她终于回过神来,自己也来了个总结,“今年风调雨顺百姓丰收,农事获益,也请皇上不要放松,应在国内农田多建水渠工事,如此才能保证百姓收成,减少旱涝影响。”
  宋天清点点头,“丞相说的对。”
  丞相长得好看,脑子又聪明,自然说什么都对。
  女帝微笑着点点头,脸上笑出两个小梨涡,一双明眸就像长在了丞相身上一样,眉眼弯弯,甚是好看。
  宋天清一双眼睛望着丞相眨出星星来,蕴含了各种意味的视线被一朝文武百官看在眼中,落到心里,咯噔一下。
  心思粗些的多是些武官,君臣之别刻在心里,并未察觉丞相与女帝之间有什么不正常的互动。
  心思细一些的文臣,已经开始为刚任职一个月的新丞相担心,上一个被女帝这么看着的尚书已经被皇后远派南方三年了,在最穷的州府发光发热建设东齐,如今传信来说孩子都已经两岁了。
  心思再细一些的个别臣子,则是同情似地看着女帝。后宫有顾皇后坐镇,陛下登基七年,后宫就没有进过不该进的妃嫔,后宫祥和,陛下处理政务也更加上心。
  只要有顾皇后在,女帝想要轻薄丞相大人,必定是无稽之谈。
  念及顾皇后一片赤子丹心,身在后宫依旧不忘为君王为社稷上心,如此责任心真是感人至深,让人望尘莫及。
  早朝结束,群臣三两退去。
  走下龙椅的宋天清恋恋不舍地望着丞相远去,一步一抬头。
  他怎的如此秀色可餐,从前丞相新上任时也没多看几眼,日日摆在面前也没觉得多么特别。
  许是吃多了宫里的红烧肉觉得腻,这道清淡的小葱拌豆腐对她竟然格外有吸引力。
  刘公公见女帝心神不宁的,走下台阶都要一步一停留,一步一抬首,忍不住问她:“陛下当心脚下,您这是看什么呢?”
  还能看什么?
  宋天清嘴角扬起一抹微笑,看着丞相离去的方向,夸赞一句,“看朕的小葱拌豆腐,清气得很。”
  刘公公心里咯噔一下——
  又来了,女帝的间歇Xing拈花惹cao,看中了良家男儿就要犯几天花痴病。
  每隔一段时间便有这么几回,尤其是皇后在宫里的日子,陛下总是要叛逆似的任Xing几回,却不知其中能有几分真心。上一个被女帝看上的尚书都已经离京三年了,也没见女帝想人家多久,隔了没三天就忘干净了。
  伴君如伴母老虎,丞相大人怕是要忧心一阵子了。
  ——
  群臣口中的顾皇后,正端坐在宫中,守着一盘凉菜等着皇帝下朝。
  轻罗纱后是顾闫一张棱角分明的俊脸,即便穿着宽大袖摆的衣裳,胸前的肌肉仍然凹凸有致,块块分明,隔着白色的中衣显出纹理来,尽显男子的勇猛强壮。

直接到第分节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