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古代言情 > 绕指柔(正文+番外)

绕指柔(正文+番外)

更新时间:2020-10-08 23:12 作者:元愿 标签: 甜文 宫廷侯爵 江湖恩怨

文案:
  江湖人士众所皆知,陆绝山庄庄主陆行之行事冰冷,城府太深,生Xing淡漠不近人情。
  可他却捡了个小姑娘回来。
  他教小姑娘练字,习武,原本以为这小姑娘是只小白兔,谁能想到是只小野猫,又会跑又会跳还会朝他露爪子。
  没办法啊,自己宠的,再皮也要养下去。
  谁知道这小丫头开始逐渐对他上下其手,还说要做他的庄主夫人。
  好吧,准了。
  后来小姑娘的身世逐渐浮现,陆行之悔不当初。
  再见面时,她已经彻底忘记了他。
  但小姑娘已经成为了陆行之心中的一抹绕指柔。
  此生,都无法割舍。
  食用说明:
  1、排雷:男主非c,处党勿入,不过在女主出现之后没碰过其他女人,宠妻狂魔。
  2、半养成系,甜宠,狗血失忆梗,追妻火葬场
  3、架空,考究党勿入,结局HE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江湖恩怨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虞溱(zhēn)/凉风,陆行之 ┃ 配角:预收文《长烟乱[重生]》 ┃ 其它:【五星评分可参与3000jjb的抽奖哦,详情记得看微博@元愿呀】
  一句话简介:只因你一梦无尽头。


第1章
  景珩元年,新帝登基已有三月。
  乍暖还寒,春风拂面,万物复苏。
  北宁王府的玄和郡主被封为公主,不仅是朝野上下热议的话题,平常百姓也是时常谈论着这位外姓公主。
  国姓为君,而这位公主却是姓虞。
  说来也是奇怪,先帝育有七位皇子,却唯独没有一位公主诞生。
  而在当年的夺嫡之争助先帝一臂之力的北宁王,和江湖之中的一位美人情投意合,生下了一个女孩。
  这个女孩的身份说来颇有些尴尬。他的父亲已经有了妻子,而她的母亲不愿做妾。
  她住进了北宁王府,在王府之中慢慢长大,北宁王请旨让她随了她母亲的姓,从此有了一位长她三岁的兄长,和一位面容总是愁淡的嫡母。
  她的母亲不知去向,父亲总是慈爱地Fu摸着她的头,对她说母亲去了很远的地方,就这样长到十岁,北宁王府的人却因冒失把她给弄丢了。
  北宁王震怒,找了九年无果。
  世子君子誉却在外出办事的那一段时间找到了她,把她带回了家。
  世间的事总是那样奇妙,那时刚回家的郡主已忘了这九年间一切,唯一记得的便是在她十岁的时候,王府管家的夫人,也就是主母的近身婢女讲她丢弃在人群中的那一幕。
  可惜主母已死,北宁王就算再生气也不能将她这位过世的妻子怎么样了,只能尽力去补偿自己这失踪九年的女儿一些父爱。
  就这样又是三年,北宁王的女儿玄和郡主已经二十有二,婚嫁之事还没有一点眉目,于是新帝大手一挥,直接给他这唯一的妹妹封了一个公主。
  殊不知这是给她的将来的驸马定下了更高的门槛。
  虞溱看着镜子面前的容颜,巴掌大的鹅蛋脸,双眉修长,肤色虽然有些苍白,却掩不了姿形秀丽,她的眼睛很好看,可是却没什么神采,唇上涂了些胭脂才看起来有些气色。她的贴身侍女正盘着她的发,做了一个髻再CHa上一根簪子,步步伶仃。
  “公主,今日将军府的何小姐约了您一齐去慈恩寺进香,这时辰马上就要到了,要现在备马车吗?”侍女茯苓为虞溱盘完发后安静的站在一边双手交叉叠放腹前,很是恭敬。
  虞溱站起身来,侍女为她抹平衣服的折痕,她接过茯苓递给她的手炉,“不必了,她会来接我。”
  三月三,虞溱前先日子被封了公主还未去宫中谢恩,她一大早去宫中谢完恩回来,褪下繁重的宫服换了一身轻便的烟色百褶裙,侍女又为她又披上了一件披风,随之则是要去赴那青霄王朝第一大将军何勇之女何笙的约。
  她有些累,想着等这阵子过去了要好好休息一段时间,王府现在没有女主事,一些小事都由她来打理,而兄长又刚刚继承王府,手上的事情不比她少,她总是要多帮衬着些。
  茯苓听完不再说话,朝其他侍女打了个眼色,为虞溱开门。
  门外的侍卫朝她作揖,虞溱点头,一行人就这样出发。
  何府的马车一早就停在了王府前,马车内的何笙听见动静撩开小窗的帘子,见着虞溱轻轻摆手叫她上来。虞溱抱以微笑,由着侍女将她扶上了马车。
  何笙瞧着虞溱坐下后把手里的暖炉放下,才轻轻握住虞溱的手笑道:“三月三你还捧着手炉,身子不爽和我说一声便好,不必勉强自己的。”
  虞溱轻笑,摇摇头表示无妨,她道:“不舒服更是要去拜拜神佛,多保保平安。”
  马车开始行走,微微摇晃,何笙问道:“近Ri你封了公主,上下应酬许是不少,怎样,还应付得来吗?”
  “皇兄的恩宠让我受之有愧,我知道他是看在我父王的面子上才封了我一个公主,王府之中没什么大事,不必挂心。”何笙把暖炉又递到了虞溱手里,她指尖实在太过冰凉。
  “我也知道这原本也不是什么大事,你本就是皇上的唯一一个妹妹,自然是要尊贵些。我听父亲说朝中的一些老臣闲来无事故意挑唆,才使得你被封公主这件事争议不止。”何笙和虞溱是同岁,虞溱当年还在北宁王府的时候二人经常在一起玩耍,在将军府长大说话向来同她父亲一样直来直去毫不避讳。
  虞溱自然也知道何笙的心意,她反而宽慰起何笙来:“老臣迂腐,皇兄自有办法料理他们。”
  两人相视一笑,开始聊起一些女儿家的话题来。
  虞溱总觉马车内有风,便转头过去抬手把身侧的小窗合上,小窗的帘子翻起,她的容颜不巧被马车外的一位男子瞥见。
  只是淡淡一眼,那男子原本沉静如水的眼眸生生的有了一丝波澜。
  他看着马车,眼中是不可置信,视线停了半晌,方才施展轻功追赶上去。
  身后一行人原本跟着他,看着离去的男子,皆愣在原地面面相觑。
  何笙看见虞溱关窗,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没仔细看,以为窗户是关好了的。”
  “无事,我也不是那么娇弱的。”
  约莫行驶了半个时辰,马车在慈恩寺门前停下,虞溱的侍女将她扶下马车,接过侍女递过来的香火,和何笙一同进了这庄严肃穆的寺庙。
  走进寺院正好遇上寺庙里的大师们用乐器演奏着佛家的音乐,梵音声声入耳,虞溱的心平静下来,感受这一份宁静。

直接到第分节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