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古代言情 > 皇后安好(正文+番外)

皇后安好(正文+番外)

更新时间:2020-10-08 22:51 作者:木木木子头 标签: 穿越时空 天作之合 强强

文案:
  出身宁诚伯府的李安好,有柔明之姿,懿淑之德,Xing资敏慧,奈何幼年丧母,时运不济,一年又一年的蹉跎,将至双十年华还深居闺中,不想帝王相中其慧资,一朝入主中宫。
  帝后大婚当日
  帝王:你可知朕为何娶你?
  一身凤袍安坐凤榻的李安好:臣妾愚钝,还望皇上明言。
  皇帝:朕要你执掌凤印,坐稳中宫。
  李安好蹙眉静默。
  皇帝:朕相信你能做到。
  李安好起身行大礼:皇上说臣妾能,臣妾就能。
  女配一:穿史者
  女配二:做了预知噩梦的太后侄女
  女配三:皇帝有异心的生母
  女配三:皇帝养母(太后)
  女配……不尽
  女主:我安好,诸女还请各自珍重……
  几年后,李安好看着将宫里祸害了个够的大儿子狼吞虎咽地跟弟弟妹妹拼谁吃得多,不禁仰首望天。皇帝到底在哪听来的妖言,说这没心没肺的货会成为千古名君?
  多智稳坐中宫的土著皇后&面和心黑顶顶俊的皇帝
  内容标签:强强天作之合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安好、凌庸墨┃配角:接档文《山顶花又仙又香(穿书)》┃其它:穿史女、太后、太妃
  一句话简介:本宫安好,还请诸位多珍重
  立意:人生非坦途,曲直起伏一步一步走。
  李安好出身落魄勋贵之家,幼年丧母,时运不济,近双十年华还待字闺中,不料帝王相中其慧资,一朝入中宫。深宫幽幽,前朝汹涌,夫妻携手攘外安内。文中男女主均多智,配角背景新奇。后宫与前朝牵连,故事情节层层递进、环环相扣,起伏激烈,引人眼球。逻辑清晰明朗,勾人心弦,非常好看。


第1章
  咚……咚咚……
  耳边是隐约的打更声,梳洗好的宝樱提着盏铜灯迈着碎步快速地走向汀雪苑正屋,轻手打开帘子,轻脚进入屋内。
  正巧守夜的夏蝉抱着折好的铺盖,打着哈欠出了里屋,见着宝樱立马闭上半张的嘴,疾步上前矮了矮身子低声说道:“宝樱姐姐来了,姑娘已经醒了。”
  宝樱闻言也不敢多有拖沓,放好铜灯,就立马开始搓起冰凉的手,吩咐道:“这有我,你赶紧回去休息吧。”
  “是。”
  守了一夜,这会夏蝉确实是困顿得很,一双眼睛又干又涩,低首抱着铺盖从旁越过宝樱,离了正屋。
  待双手不再有凉意,宝樱才跨步走至里屋帘前轻声说道:“姑娘,已经四更,该时候起身了。”
  “进来吧。”
  此刻闺阁中人明显已经醒神,干净的声音若深山清泉般直入人心扉,丝毫没有刚睡醒时的酥软。
  宝樱闻之下意识地上挑唇角,双目下瞥,确定自身没有不端之处才抬手撩开绫绸帘子,入了里间。
  绕过高约六尺敞摆着的春色满园八扇屏风,见身着雪缎亵衣的姑娘披散着一头乌丝坐在床边,她赶紧开橱拿了昨夜备好的衣裙,口上隐带不满地说:“姑娘怎么就不等奴婢自行起身了?”
  捋着垂在胸前的一缕发,李安好淡而一笑:“我早醒了,躺着赖了好一会,也就刚坐起身。”
  “刚起也不行,”宝樱两手托着衣裙走至床边,匆匆扫过主子那双在昏黄的灯光下仍显晶莹的桃花目,俯身放下衣裙:“这天快入十月,早凉了。姑娘家家身子最是娇贵,您可别不当心……”
  汀雪苑的四个一等婢女宝樱、宝乔、宝兰、宝桃,都是她母亲一手调.教出的。在母亲未去世之前,她们就被送到汀雪苑伺候。李安好站起身,展开双臂,由着宝樱服侍着穿衣,听着她还在小声叨叨,无奈笑语道:“都听你的,不会有下次了。”
  母亲刚去世那几年,也得亏有她们和旬嬷嬷护着。不然在这深宅后院,她一个刚梳了丫髻的小儿,失母又不得父宠,即便是嫡出,日子也好过不到哪去。捧高踩低是劣Xing,她深知之。
  “姑娘不要嫌奴婢唠叨,女子最忌身子寒凉,”这可有碍……
  说到这个,宝樱心中就生了怨,微抿着嘴,手下动作依旧轻柔,为主子穿好了裙,又拿了袄子。
  话起了头,李安好也清楚她心思,面上的笑淡了两分。正院那位想要拿捏她这个原配留下的嫡女,她一点不意外,只是其手段未免也太浅薄了。
  衣服将将穿好,宝乔就领着两个丫头送水进来了。洁了牙净了面,李安好坐到了镜奁前,看着镜中的自己。也许是因为心宽,除了母亲刚离去那段时日,她一向好眠。气色红润肤质细腻,引得她不禁抬手。
  若青葱般的手指拂过面颊,指腹下是柔柔软软。她不似时下女子那般喜好轻盈,也没有唐仕女的丰腴之态。她肖母,骨藏得住肉,倒从未亏了口腹。
  宝樱拿了玉梳子,小心地梳理姑娘这一头浓密的长发,余光时不时地自镜面掠过。说来她家姑娘虽不像府里那几位纤瘦,但胜在骨相极美。面部轮廓清晰,五官又随了已逝的妇人,处处精致。
  更佳的是下颔线条分明,正好消减了一丝五官的精致,为其添了两分大气。又因已逝夫人体弱的关系,姑娘自幼就跟着旬嬷嬷学一些强身健体的功夫,身姿尤其正,再加这一身的气韵,糅合在一起是说不出的美。
  不是她这个做奴婢的夸大,整个京都城的闺阁淑女中,论家世,她家姑娘不出挑。但若结合品貌,能胜过她家姑娘的,不出只手之数。
  可就这样的一个知书达理的端庄人儿,Yin差阳错外加有人憋着坏有意为之,竟被硬生生耽误到现在。再过几日,她家姑娘就十九了,如若夫人还在……
  宝樱心中沉闷,嗓子眼发堵,鼻间刺痛。她们这几个丫头拖到几时都没事,反正跟着姑娘好日子过久了,也吃不了外面的苦,大不了梳了头做嬷嬷,一样过活。可姑娘不一样,她是现任宁诚伯唯一的嫡女。
  虽然宁诚伯府在勋贵中属末流,但大靖朝历经百多年,留存至今的勋贵也就那么点了,怎么说都是有头有脸。她们姑娘值得好的,只是伯爷心里头大概还有怨。
  宝兰端着热好的牛Ru和一小盘刚做的水晶玫瑰糕进了里屋:“姑娘,趁热用一些。”
  “辛苦你了,”李安好端了牛Ru,稍稍抿了一口,盯着镜中低着头似在一心一意梳发的宝樱瞅了一会,见其没察觉,不禁扯了扯嘴角,这姐姐又跟自己较劲儿了。她也不打断她,扭头吩咐候在一旁的宝乔:“等会你随我去正院请安。”

直接到第分节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