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古代言情 > 公公有疾否(正文+番外)

公公有疾否(正文+番外)

更新时间:2020-10-08 08:09 作者:银锭子 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甜文 朝堂之上

文案:
  姜应许自幼时那场诡火起,始终处于种随时能崩溃的状态。
  外人前冰如铁、寒如剑,可当遇上那爱笑的娃娃脸公公起——
  看那憋笑瞥得涨红脸的家伙,她有些羞愧地摸摸耳垂:
  “抱歉,占用茅厕时间太长……”
  “噗——”
  她生怕把人憋出毛病:“我背你去吧!”
  “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天,小许你也太可爱了。”
  食用指南:
  1.男主真太监!真太监!真太监!
  2.甜甜甜!无任何形式的第三者。
  最后祝小可爱们阅读愉快,欢迎纠错捉虫评论~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甜文 朝堂之上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应许;高让; ┃ 配角:预收文《师兄你黑化错了》 ┃ 其它:甜;太监;江湖;朝堂;
  一句话简介:酒不醉人,酒窝醉人
  立意:盛世太平与平平淡淡


第1章
  青山城中,茶馆内座无虚席。
  皆听那说书人惊堂木落下,拉开了今日趣事的帷幕。
  “咱们今儿,说点其他的。”
  说书人这话让那些常客挑眉,随口接了句起哄:“莫非又是那传闻饮牛血,群杀百猪的戏本道长?”
  众人哄堂大笑。
  唯有角落的人在闻言时抬了抬眼皮,深蓝色的袖袍被窗边的微风吹得微扬。
  静待底下人说得痛快后,台上人才接着道:“咱们今儿要讲的,是十六年前归来客酒肆的那场大火。”
  “嘶——”
  有人倒吸冷气,而其余更多的是茫然地看向四周的年轻人,不明白这大火有何稀奇的。
  “咋回事咋回事,我咋不晓得什么大火?”有人问出了大伙儿的疑惑。
  他旁边桌的白发老头叹气摇头道:“你们这些年轻人自然是不清楚,那火唉……姜家真是遭了天谴喽。”
  “喂老头别吊胃口呗,咋滴了给大家伙说说不成?”
  一通嘈杂间,唯有窗边始终冷漠的少女不自觉攥紧了拳头。目光如利刃般划过堂上的说书人。
  这可把那捋胡须满意的说书人看得后背一凉,惊堂木随即重重落响,在众人逐渐噤声后才道:
  “而这次咱们说到的姜道长,就是那场可怖大火的姜氏遗孤。”
  有人挑眉。
  “据说当年是那姜掌柜得罪了什么朝堂权贵。
  在其夫人刚送走女儿回店,就被瞬间燃起的诡火吞噬了整个酒肆,连个尸身都没有……”
  “更诡异的是,”说书人扫了眼底下几个缩脖子的孩童,活似逗人般拖长了音:
  “那火灾中幸存的酒肆,如今是最常闹鬼的地儿。特别是当有人半夜路过时,还能听闻女人在耳边轻唤‘囡囡’‘囡囡’……”
  那低喃的年迈声,倒真有几番味在其中,让人头皮发麻。
  那边话音未落,这边靠窗的就有人瞧见那女道长忽然捏起了长剑,微动的手指都似在泄露着寒意。
  “可那姜道长怎么就进了那青山道观,还成了唯一的女道长?”
  最前排有小孩捏着娘袖子,怯生生的打破了沉默。
  说书人兴致盎然的脸闻言一僵,接着道:
  “那遗孤消失近三年有余,不知是又经历了多大的磨难。被咱们周观主带回来时整个人奄奄一息得像随时能见她那短命的爹娘。”
  说到这的他叹了口气,“也幸亏她命不该绝,在周观主的教导下活到了如今,可惜啊可惜……”
  “可惜什么?”有人又不明白了。这说书人今儿怎么回事,他往日可从不会这般一句十叹。
  说书人笑而不语,在视线对上那边无波的眼眸时更是眼神复杂。
  可惜的是她并不清楚她的命,这人生真真假假错综复杂,她终究是逃脱不掉的。
  “可惜啊,被养成了个木头脸。”
  一句话逗乐了那些个听故事的大伙儿。
  那边的姜应许很快就松懈了手下的力道,在还没多少人注意之前离开了。
  而同时也有人认出了她的身份,不因为别的,实在是她那身明晃晃的深蓝色道袍太过显眼了,更何况她还有把黑皮缠藤的剑鞘与剑身。
  那是隔壁青山道观的周观主所铸,既代表了身份也表明了立场。
  若说什么立场……有人见到那小道长起身取剑时侧翻过来的柄首处,端端正正地刻着“忠”一字。
  忠国、忠君、忠太平,这是师父最常与姜应许说过的理。
  直到茶馆外翻滚的热气扑面袭来,紧绷着脸的姜应许才得出个奇葩的结论。
  青山城的老百姓们果然是闲得慌,什么陈年旧事都能拉扯出来吹嘘个半天。
  她回过头再深深望了眼那里面说得是摇头晃脑的说书人有些语塞。
  尤其在对方注意到她视线后,还朝她挤了挤眼睛。
  “……”转过头走远的姜应许这才有些无奈地暗自摇了摇头,师叔果然还是那个师叔,老顽童一个。
  不过想到他方才说的地方,正是她此次前来城内的目的地。也是眼前这座曾被大火吞噬过,却还保留其框架的酒肆。
  等她指尖陷入掌心肉时,姜应许才缓缓回过神来。
  没办法,这里她太熟悉了,每个日夜里都是它伴随着梦魇与她作伴,承载了她逐渐消散的零碎记忆和噩梦。
  可即使再刻骨铭心,那时候的她也不过才三岁而已,姜应许垂下眼甚至难得生出了丝名为恐惧的情绪。
  此时藏身在叠云之后的烈日溢出点点金辉,柔和地打落在背后SHi润的青石板上,最终折映于那酒肆前持剑人的眼中。
  姜应许紧了紧剑柄,最终还是决定先进去再说。
  可她刚要动时,诡异的事却出现了。
  姜应许在她回神的同时注意到。她不知何时,居然已经走上了那酒肆的门前阶。
  而紧闭的房门在她无意识地推动下缓缓发出“嘎吱嘎吱”的开门声。
  迎面而来的Yin冷潮SHi感伴随着腐旧气息异常的难闻。
  姜应许抬手扇了扇后用剑鞘刚要挑开眼前垂落的蛛网,可一股浓郁的腥味忽然从头顶蔓延开来,让她心中咯噔了一下。

直接到第分节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