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古代言情 > 病娇的白月光

病娇的白月光

更新时间:2020-10-06 08:02 作者:第一只喵 标签: 甜文 爽文 重生 宫廷侯爵

文案:
  镇远侯府的独生女儿顾惜惜一生顺遂,唯独姻缘不济,未婚夫魏谦非但声名狼藉,而且身有隐疾。
  顾惜惜正要悔婚,却做了一个能看到未来的梦。
  梦中她悔婚之后,魏谦上位得势,她被他掳走幽禁,被迫做了他的外室,又莫名其妙丢了Xing命。
  梦醒之时,逼婚的人马正要砸门,魏谦站在面前,目光Yin鸷:
  嫁,还是不嫁?
  想起梦中的种种,顾惜惜颤巍巍地伸手,扯住了他的衣袖:
  我嫁。
  魏谦半生坎坷,唯一残存的温情,就是落魄时护着他的那个小姑娘。
  她是他供养在心尖上的白月光,哪怕她认不出他,哪怕她千方百计对付他,他也要死死抓牢了她,生生世世,绝不放手。
  只想退婚白月光×追妻火葬场病娇
  排雷:1.女主非良善
  2.男主真病娇,受过刺激,不是正常人
  3.双c,女主前期不爱男主,有修罗场,追妻火葬场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重生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惜惜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病娇追妻小甜饼
  立意:在相杀中学会相爱,治愈病娇


第1章
  三月中旬,桃红柳绿,正是京中景致最好的时节。
  镇远侯府高高的围墙之内,一树玉兰开得正好,高出墙头的绿色枝叶托出一朵朵大而白的花,微风吹过,香气飘拂。
  魏谦在墙外站了多时,身上穿的大红色的衣袍被花气沾染了,无处不是馥郁的香气,可他的脸色却Yin沉到了极点。
  这是他精心挑选了,向镇远侯的掌上明珠、他的未婚妻子顾惜惜下聘的黄道吉日,可他面前这道侯府大门,却关得紧紧的。
  在他身后,一百二十抬聘礼从镇远侯府门前一字排开,直排到街角也看不到头,朱漆的箱笼上扎着红绸团花,喜气洋洋,可顾惜惜却不肯要这聘礼,她吩咐将大门关紧,任何人都不得放他进去。
  她还是不肯嫁他。
  魏谦看着门扉上泛着暖光的黄铜门钉,目光一点点冷了下去。
  他与顾惜惜自幼便定了亲,之后他遭逢巨变,被迫离开京城整整十年,这十年里,无数次生死关头他都咬牙扛了过来,为的就是有一天能够堂堂正正地回来,娶她。
  可他回来后,才发现他心心念念的小姑娘根本不记得他,而且,她不愿意嫁给他了。
  太阳的影子一点点移上来,眨眼之间,魏谦已经在门前等了半个时辰,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可大门里面还是一片寂静,顾家的人一个都不曾出来。
  魏谦垂目看着自己身上的红袍,那大红的颜色此时看来分外嘲讽,他左手按住腰间的刀柄,右手慢慢抬起,停在空中。
  这是命令随从强行闯门。
  她不肯嫁,那么,他便抢了她,哪怕是死,他也要她在身边!
  随从很快找来一根粗壮的圆木,抬起来正要上前撞门,却在此时,紧闭的大门无声无息地开了。
  ————
  顾惜惜从早晨起就有些心神不宁,所以当母亲回娘家时,她就没有跟着去,末后父亲也出去了,她正带着爱犬在花园里散闷,突然听说,她那个声名狼藉的未婚夫魏谦带着大队人马,前来下聘了。
  她与魏谦的婚约是小时候定下的,之后魏谦离开京城整整十年,再回来时,非但Xing子变得Yin沉乖戾,而且还做了溧水公主的面首,靠着巴结溧水公主在京中横行霸道,十分不成器。
  更要命的是,她昨天还听说了一个可靠的消息:魏谦身有隐疾,不能人道。
  这种人,死都不能嫁!
  顾惜惜立刻打发人去寻父母亲回来主持,又吩咐锁了大门,在父母亲回来之前,绝不准放魏谦进来。
  她心里有事,走路时一不留神,撞到了假山上突出的太湖石,晕了过去。
  之后,做了一个怪异的梦。
  梦中的情形是从她撞到太湖石之后开始的。
  她梦见自己只是撞到了额头,并没有晕倒,魏谦恰好在这时候命人撞开大门,强行把聘礼往门里抬,她急匆匆出去阻拦,他拿着婚书说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无论如何,他都一定要娶她。
  她梦见自己气头上夺过婚书一撕两半,又当着众人的面骂魏谦:“我不嫁太监!”
  她梦见魏谦听了那句话,一张脸苍白得像恶鬼一般,他拔出腰刀,似乎想要杀她的模样,末后却放过了她,带着聘礼走了。
  再之后的梦境,却十分让她惊讶恐惧。
  她梦见皇帝明天就会驾崩,新皇登基后,魏谦被封为龙骧卫大将军,二品大员,天子近臣,一时间权势滔天。
  然后,魏谦趁她与父母分散的时候,当街掳走她,关在一处黑魆魆的别院里,强迫她做了见不得光的外室。
  父亲冒着大雨出城找她,不幸跌下山崖,摔坏了双腿。
  母亲每天以泪洗面,很快得了严重的心疾,生命垂危。
  而她的结局,更是屈辱至极。
  魏谦恨她悔婚,更恨她当众骂他是太监,所以不肯再把她当作妻子对待,只当她是玩物一般,囚禁在身边肆意凌辱。
  他不能人道,于是想出各种办法折磨她。他每夜里都强留在她房中,纠缠她逼迫她,尽做些让人无法启齿的羞耻事。
  他Xing子暴戾乖僻,不准她与外界有任何联系,就连镇远侯府的消息也瞒得死死的不准任何人告诉她,她那时候并不知道父母亲已经出了事,为了打听家里的消息,只得忍着羞耻,哄着他顺从他。
  魏谦对她的态度略微有些好转的时候,她无意中听见丫鬟们聊天,才知道父亲已经瘫痪,母亲重病垂危。
  她因此恨透了魏谦,发誓要杀了他。
  为了让魏谦放松警惕,她对他越发温存体贴,他那方面不行,动不了她,于是她放开手脚,主动亲近,勾着他一点一点的,将整个别院中的防卫都暴露在她眼前。
  到最后,她甚至想法子弄到了一把匕首,只等夜里魏谦回来后,趁着红罗帐中销魂的时候,一刀杀了他。
  可就在她将一切都筹划好了的时候,突然感染风寒,魏谦让人送了药给她,她吃了几口,便七窍流血,魂飞魄散。
  梦境的最后是铺天盖地的血色,顾惜惜看见自己满身是血地倒在地上,尸体一点点变凉,血一点点变成黑紫色,可怕极了……
  “姑娘,”贴身丫鬟三元的叫声突然惊醒了顾惜惜,“姑娘,你额头上蹭得有些红红的,要不要拿点药膏来擦擦?”

直接到第分节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