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古代言情 > 竹马他心怀不轨

竹马他心怀不轨

更新时间:2020-09-29 23:28 作者:卫练 标签: 宫廷侯爵 甜文

文案:
  虚假的顾家小姐:娇小柔弱,温良恭俭让
  真实的顾家小姐:暴躁老姐,不服就是干
  *
  虚假的晏家公子:温文尔雅,公子世无双
  真实的晏家公子:死皮赖脸,恋爱脑晚期
  顾家是京城里家喻户晓的书香世家,顾老爷子放在心尖尖的小女儿,却偏偏立志做女将军。她整日往城西的将军府跑,不为那俊俏的晏家公子,只为让晏老将军教自己一招半式。
  直到有一天,晏家公子红着脸问她:“你的意中人是谁?”
  顾盼扬起小脸,意气风发:“我的意中人,定是这世上武学造诣最高之人,谁都打不过他。”
  晏家公子闻言放下手中的圣贤书,哼哧哼哧练起了长缨枪。
  顾盼:“?”
  1.一步一个脚印把心上人骗回家的晏家公子×羊入虎口不自知的顾家小姐
  2.双处,男主没小妾没通房
  3.这是一个心怀不轨的竹马终于将觊觎已久的酸甜小青梅吞吃入腹的故事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晏初,顾盼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不甜不要钱
  立意: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最应该珍惜的人,也许就是那个永远陪伴在你身边的小竹马。


第1章 初见
  站在练武场中央的小姑娘不过八九岁光景,小小的人儿一身细皮嫩肉,手腕纤细得仿佛一折就断,手劲儿倒是不小,一套中规中矩的剑法,竟被她舞得有几分惊艳。
  在这里学武绝非易事,晏老将军规矩多,对待门徒更是格外严厉,每日练不完的招式拳法,受不尽的伤痕淤青。但小姑娘比晏老将军还倔,别人要站一个时辰的马步,小姑娘非要多站半个时辰,基本功打的扎扎实实,一步步走的稳稳当当。此刻一套剑法完完整整练下来,小姑娘已累得大汗淋漓。她不疾不徐收剑入鞘,端端正正朝晏老将军行个礼,乖巧的模样如同一只温顺小兽。晏老将军走过来,手把手耐心指点小姑娘,哪里还有半分战场上的狠戾气焰。
  晏初站在一旁远远地看着,恰好瞧见小姑娘嘟起嘴将额头上的碎发吹起一绺,婴儿肥的脸颊微微鼓起。
  像只生气的小河豚。
  晏初不自觉漏了几分笑意。
  刹那间,小姑娘似乎心有所感,扭头朝晏初的方向看过来。四目相对,晏初并未移开视线,略微打量了她一番。小姑娘好奇地看了他一眼,便不动声色收回视线,不知在与晏老将军说些什么。
  晏初并不认得这是谁家的小姐,自两年前进宫陪小太子学武,他已许久不曾出宫,家中之事只有母亲进宫时偶尔提及他才知晓,而母亲已许久不曾进宫了。只因着前几日生了场大病,晏初才被父亲强要回来,得以日日伴在父母身边。宫墙深深,他浑然不知父亲竟收了一个小姑娘作徒弟。
  晏初走近了些,听见小姑娘奶声奶气说道:“师父,这一套剑法徒儿已练习多遍,如今可以收放自如了。”
  小姑娘说完朝练武场外围斜睨了一眼,那个一身华服的小少年果然又在偷偷看她,一双乌黑澄澈的眸微微睁大,眼睛一眨不眨。小少年十一二岁左右,神情清清冷冷,虽身着华服却没有寻常世家子弟的富态,反而脸色略微有些不太正常的苍白。
  小姑娘忽朝他粲然一笑,露出一排月白糯米小牙,乖巧水灵。晏初不动声色移开视线,躲开了小姑娘的笑颜。
  晏老将军没注意到二人猫腻,一如既往朗声道:“这套剑法既已收放自如,那便只差实战了,你挑一个人来比试罢。”
  “和谁比试都可以吗?”
  “当然。”
  “我要他,”小姑娘遥遥指向一人,嗓音带着一点娇娇软软的味道,“我要和他比试。”
  晏初下意识向她看去,直直撞进一双灿若星辰的眸里。他从未见过如此肆意张扬的小姑娘,也从未见过那样一双灼烧着烈火的眼睛。
  晏老将军怔愣了一下:“你和他素不相识,为何要选他?”
  小姑娘颇为理直气壮:“我一个小孩子,若是和你们大人比试,对我岂不是不公平?”
  她说罢随手拿了一柄长剑,一路小跑到晏初面前递给他,十足的挑衅和嚣张:“你与我比试一番,我定会赢得你心服口服!”
  到底是孩童心Xing,小姑娘眼底的锋芒都忘了遮掩。只是她小手小脚的,颊边还有浅浅的梨涡若隐若现,凶狠起来着实有点难度,反倒藏着让人忍不住想要揉一揉的可爱。
  晏初微楞了一下,伸手接过了长剑,细细打量一番却又还给了她。小姑娘即使矮了人家一头,还是踮着脚揪起对方衣领与他平视,气质这块儿拿捏得死死的,绝不能落人下风:“为何不要?莫不是看不起我?”
  恶狠狠的动作,凶巴巴的语气,眼神却不经意露出几分虚张声势的不安。
  衣着华贵的小少年并没有丝毫恼怒,神情也不曾有一丝波动,安安静静的模样已有了日后沉稳的风范:“这柄剑太过锋利,还是用木剑罢,我怕伤到你。”
  少年人的嗓音不是想象中的尖锐,似一泊温和湖水。小姑娘讪讪收回手,找了一把削尖的木剑递给他,没了咄咄逼人的凌厉气焰,与寻常女孩并无什么分别。
  晏初接过木剑,面上依旧波澜不惊,一副少年老成的样子。比试开始,小姑娘便率先动了手,晏初并不进攻,只是抵挡着她来势汹汹的一招一式,不疾不徐倒也不落下风。
  晏老将军老来得子,是以对晏初抱有殷切期望,恨不得从娘胎里就传授给他武功心法。晏初本就天资聪颖,又自小被晏老将军摁着学武,剑法更是精湛凌厉,只是进宫以后为太子伴武,锋芒不可太漏,便学会了收敛。小姑娘就算有几分武功底子,最终还是败下阵来。手中木剑被晏初打落,小姑娘不受控制地随着惯Xing向后倾斜,眼见着就要跌倒在地。千钧一发之际,晏初伸出手拉住她,小姑娘趔趄了一下,慢吞吞扶着他站稳。小少年的手比她的大上一些,稍一收拢,便有热意源源不断渗透。但五指指腹满是老茧,粗粝的掌心也不怎么平滑,不是一双属于少年的手。
  单单一双手,已能窥见他平日练武的艰苦。
  小姑娘松开他的手,低着头入定一般,不知在想些什么。晏初只能看见她毛茸茸的头顶,扎着一根绑好的红头绳,殷红如血的颜色肆意明艳,如同它的主人。
  一直默不作声的少年低声开口:“你叫什么名字?”

直接到第分节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