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古代言情 > 宠冠千秋(正文+番外)

宠冠千秋(正文+番外)

更新时间:2020-09-16 07:56 作者:顾语枝 标签: 穿越时空 情有独钟 宫廷侯爵 天作之合

文案:
人一倒霉,掉进坑里也能穿越,还偏偏穿越到了别人的园子里,被当成所有物非法拘禁。
秦月不甘心,从此开始了压迫与反压迫的斗争之路。
后来,当她哭着要离开,他附在她耳边轻言:“放你走可以,但你要记得回家的路。”
后来的后来,在还朝夺嫡的惊涛岁月中,他为了她,几乎放弃了唾手可得的太子之位,只是淡笑道:“天下给你们,把她还给我。”
后来的后来的后来,他逐鹿天下,她陪在他身边,心甘情愿为他暖床,彼时岁月静好。
原以为千山万水走遍,该携手走尽一生,却不料一个神秘人物的出现,让一贯淡定的某男蛋疼了。

《宠冠千秋》原名《一世倾》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容非,秦月 ┃ 配角:紫阗,云晔,辛颜,容夙 ┃ 其它:男女主互为初恋锁死

  第1章 最是人间留不住

  “最是人间留不住,最是人间留不住……”耳朵里不断回响悠长而苍老的语调,秦月终于从睡梦中惊醒。
  看了眼闹钟,她打着呵欠起床穿衣梳洗,准备赶往片场。
  秦月觉得,人生有时候挺玄妙。她本来只是一个平凡的小姑娘,8岁时陪爸妈去逛街,却遇见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那时她正走在步行街上,突然有一个算命老头冲了上来,定定地瞅了她几秒,而后长叹一声:“最是人间留不住……”
  这老头胡子花白,看上去倒有几分仙风道骨的味道,没想到说出来的话却这么不吉利。
  都二十二世纪了,她爸爸是不信这一套的,见那老头故作玄虚地说了这么一句,以为是讹钱的,朝老头瞪了一眼,便生气地带着她跟妈妈走了。
  她回过头看去,却不见了老头的踪影。
  因为这事,她妈妈倒是担惊受怕了好几个月,生怕一个不小心,她就“留不住”了。然而十年过去了,她却还好端端地活着。
  奇怪的是,都说童年的记忆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消退,但老头的那句话却像印在了她的脑海似的,这么多年也未曾褪色,甚至他说话的神情、音调她都记得一清二楚。
  秦月摇了摇脑袋,把这个老头从脑海中彻底驱除出去,全身心地投入到眼前的工作中。
  暑假了,刚从高考中解.放出来的她找到了一份临时工——在剧组做文戏替身。
  明星们经常会在几个片场中轧戏,当他们赶不过来,而戏份也不是很重,只需要一些露背影的戏时,便由替身代劳了。
  而她的体形恰好中等,不高不矮不胖不瘦,很适合做替身,最重要的是,她爸爸和该剧的导演是同学,所以她顺利入组,成为了一个替身演员,丰富一下假期生活。
  这天,秦月又换上戏服做人肉背景,在收工时接到了妈妈的电话,说是邻居家的尘风哥哥回来了,叫她早点回去,一起吃晚饭。
  尘风哥哥从小和她关系超好,五年前去美国留学就再没回来,听说留在那里工作了。
  现在得知他回来的消息,秦月高兴地蹦了起来,连戏服都忘了换,跟导演叔叔说了一声,便直直往外冲。
  “啊!”回家路上,她突然身子一轻,整个人往下跌去,不由得失声尖叫。
  谁那么缺德,居然把井盖移开了!
  她不会摔死在下水道里吧?!
  秦月惊恐不已。
  更让她惊恐的是,这个下水道竟像一个无底洞,她一直往下掉,一直往下掉,深不见底!
  仰头看着越来越小的井口,算命老头的声音忽然响起在耳边——
  她永远不会忘记的,带着悲悯与无奈的声音:“最是人间留不住……”
  

  第2章 男人

  鼻子里涌进青cao的清香,秦月努力睁开了双眼,顿时愣了,她这是……上天了?
  天空蓝得不像样,一望无际都是青色的cao地,远处隐约可见亭台楼阁、小溪流水,空气也氤氲着暖春的味道。
  四周静极了,只有鸟鸣蝉语时不时传来,浩渺天地好像只剩下了她一人。
  ……她绝对上天了。
  等等!所以说,她居然死了?!
  秦月猛地反应过来——
  她十八岁的青春就结束在下水道了?!要不要死得这么cao率啊?!
  宛若晴天一道霹雳,差点没将她劈晕。
  秦月狠狠地掐了一把自己,痛得倒抽一口冷气,顿时恢复了一丝冷静。
  按理说人死了就没有知觉了,她还知道痛,所以……她没死?那她现在在哪儿?!
  她不是跌落下水道了么?为什么会来到这么一个鬼地方!
  她思忖片刻,站起来活动活动身体,四处张望着往亭台那边走去。有亭台楼阁的地方,一般会有人吧。
  走近了,溪水叮咚,鸟语花香,却仍不见一个人影。
  秦月绕过亭子,便看见了一条小路,不知通往何方。想了想,她还是走上了那条小路,现在第一件事就是找个人,弄清楚她此时到底在哪里。
  小路七拐八绕,终于通进了一片紫竹林里。
  大片的紫竹遮挡住了暖暖的太阳光,一进入紫竹林她便觉得周身冷了许多,阳光也少了几分明烈。
  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啊!
  浑身泛起了Ji皮疙瘩,秦月不由得抱紧双臂,心里暗暗庆幸,还好她穿的是古装剧的衣服,浑身包得严严实实,否则她一定会冷死在这里。
  走着走着,她的脚步渐渐放慢了,最后如遭雷劈般地停了下来。
  她看到——
  一棵长得很扭曲的古树,枝节缠绕盘旋成了一个凹地,恰似一个躺椅。当然,这并不是她惊讶的理由,她惊讶的是……那上头居然躺着一个人,一个素衣似雪、黑发如瀑的男人!
  他这穿着打扮,不是古装剧才有的配置吗?!
  秦月赶紧朝四周看了一圈……根本没有摄像机!这绝不是在拍戏!
  她一阵晕眩。
  她居然穿了!
  她没有赶上穿越最流行的时候,却在穿越已经时泪的时候……穿越了?!
  而且还穿得那么随意……
  半晌,秦月还是无法消化掉这个事实,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树上的那个人,希望转瞬之后他便消失,这一切只是她的幻觉。

直接到第分节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