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古代言情 > 鹿门歌(正文+番外)

鹿门歌(正文+番外)

更新时间:2020-07-05 17:01 作者:凝陇 标签: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甜文 近水楼台

文案:
  【文艺版文案】
  锦衣卫都指挥使平煜奉旨押解罪臣之女傅兰芽进京。
  路途遥遥,沿路风霜。
  两厢算计,各怀思量。
  离京日近,是智取?是逃亡?
  他抱怀冷笑:还有什么手段,尽数使出来也无妨。
  【通俗版文案】
  傅家有女,才色双绝,名满天下。
  老爹权势滔天之时,无人敢明目张胆打她主意,一朝获罪,没等进京,就已经涌来居心叵测的各路人马……
  【阅读提示】
  本文无节操,He+甜。
  男女主一点也不真善美,且文中角色不对应历史上任何一个真实人物,谢绝考据。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近水楼台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傅兰芽,平煜 ┃ 配角: ┃ 其它:

  金牌编辑评价:
  本文讲述的是锦衣卫都指挥使押解罪臣之女进京的故事,男主平煜是西平侯幼子,武功不凡,相貌出众,年纪轻轻已官至锦衣卫都指挥使。为人精明,冷静。因少年时的一段遭遇,对于女人一向避而远之。而对于曾弹劾他父亲的傅冰之女傅兰芽,初见时更是毫不怜香惜玉,但渐渐被她面对险境时的机智勇敢打动。 傅兰芽是原朝廷重臣傅冰之女,有京城第一美人之称,才貌兼备。父兄获罪后傅兰芽沦为罪眷,由平煜从云南押解进京。但她身上隐藏的秘密,却引来了江湖上各路人马的争夺,上京之路险象环生。为求自保,她主动提出与平煜结盟,配合他查清幕后阴。
  本文一开始就高潮迭起,阴谋重重,一环套一环,女主跟男主斗智斗勇的桥段精彩得让人拍案叫绝,在进京途中,傅兰芽用她的聪慧和果决一次又一次化解危机,同时也让傲娇别扭的男主对她渐生情愫,最后两人放下家仇,共同破解阴谋,解开尘封了二十年的真相,有情人终成眷属,结局皆大欢喜。


第1章
  刘百通从宫里出来时,时辰不早不晚,刚好是酉时,暮色苍茫,天边一轮金勾仿佛不堪重负,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沉沉西坠。
  他举棋不定地盯着那斜阳出了好一会神,眼看入夜,终于下定决心,从袖子里掏出一方雪白的绢帕,胡乱拭了拭额角的细汗,随后一撩官袍,跨上早已候在宫门外的马车,吩咐车夫赶往柳叶胡同.
  这条道车夫是走熟了的,虽然天色渐晚,却颇为驾轻就熟,一路穿街过巷,走了不到半个时辰,将马车停在了柳叶胡同深处一座宅子前。
  门内早已有人得了消息,刘百通刚一下马车,大门便“吱呀”一声,缓缓而开。
  刘百通听到这动静,来时的急切被浇熄了一大半,没由来生出几分怵意,定了定神,看向黑洞洞的门口,直觉眼前这宅子已幻化成了一头阴森森的怪兽,正张着血盆大口,等着将他吞吃入腹。
  可没等他心底的那份恐惧继续发酵,便有个长眉细目的年轻男子从门内出来,这人二十出头,穿一身锦衣卫飞鱼服,看见刘百通,脸上挂上个似笑非笑的笑容,立在台阶上,居高临下道:“刘大人总算来了。”
  刘百通一凛,敛了脸上惧色,对年轻人一拱手,谄媚笑道:“下官来迟了,还请王大人莫要见怪。”不敢再耽搁,几步上了台阶,跟在那人身后,往府内走去。
  这宅子外头看着不起眼,里头却是十足十的金堆玉砌,不说脚下汉白玉砖铺就的甬道、园子里千金难求的奇珍异卉,就连廊下那关着鹦哥的笼子,都是用暹罗国进贡的玳瑁所制,放眼整个京城,这般稀奇难得的鸟笼等闲难得一见,听说乃是今年上元节皇上赏赐给王公公的节礼。
  他暗叹,如此盛恩,当世仅王令一人耳。
  年轻人先他一步进了正房,刘百通未得传唤不敢擅入,垂手屏息守在廊下。
  半昏半暗中,忽然传来一声低斥声:“狗东西。”这声音粗嘎低哑,近在耳边,说不出的怪异。
  刘百通本就觉得这宅子压抑气闷,正不自在,骤然听到这怪声,更吓了一跳,及至仓皇抬头,才意识到原来是鸟笼里的鹦哥在出言不逊。
  若在往常,被这畜生骂上一句,根本不值一哂,但这几日他心境不同往日,这句“狗东西”彻底将他早已不剩多少的羞耻感勾了起来,仿佛被人当面打了一个耳光,愧意之上添上一份破釜沉舟的意气,竟破天荒萌生出退意。
  “刘大人,请入内。”这时先前那年轻人从屋内出来,唤了一声,见刘百通脸色灰败,对他的话充耳不闻,脸色微微一沉,扬声道:“刘大人?”
  刘百通被这句明显带着警告意味的唤声喝住,背上汗毛一竖,如梦初醒,脑中刚冒出的念头立刻烟消云散,对那年轻人挤出僵硬笑容,抬步进了正房。
  年轻人眼睛里闪过一丝鄙夷之色,立在门旁,看着刘百通小心翼翼从身旁走过,这才放下帘子,跟在他身后入内。
  屋子上首坐着一个面白无须的中年男子,长相阴柔,身杆却笔直,不似宦官,却有几分武将的影子。
  他正就着身旁婢女手中的琉璃灯翻看一本薄薄的书册,抬眼见二人进来,放下书册,和颜悦色道:“来了。”
  每回见到这位权势熏天的司礼监掌印大太监,刘百通心里都免不了生出怪异之感,也不知此人究竟习过什么秘术,分明已年过半百,看着却直如三十许人。
  他这一年来,暗中没少跟王令来往,对对方脾性多少有些了解,深知他此时虽然带着笑,耐性却着实有限,不敢拖延,上前一步,将该交代的话一一交代清楚,“都察院这边已经做好部署,只等明日上朝,下官便会率众上折弹劾傅冰父子。”
  “唔。”王令满意地眯了眯眼,悠悠接口道,“刘大人是傅冰的得意门生,由你亲自带头弹劾傅冰,效用自然非旁人可比。”
  他说完一笑,笑得眉舒目展,像是盘桓在心头多年夙愿终于得偿,说不出的畅快。
  刘百通却嘴中发苦,不知什么滋味,惶惶然立在当地。
  一旁的王世钊看着刘百通这副瞻前顾后的模样,很是不以为然,暗嗤:坑害恩师、背信弃义、落井下石,林林总总,这位刘百通俱已做全,这时候作出不忍姿态给谁看。要不是他倒戈,叔父能这么快跟李士懋坐实傅冰父子的罪名?
  如今李士懋在叔父的暗中协助下问鼎首辅,傅冰锒铛入狱,连傅冰长子傅延庆都被连夜从大兴押回京受审。
  不过短短半月,傅家便从云端被重重打落,再无还手之力。

直接到第分节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