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古代言情 > 首辅夫人又败家了(正文+番外)

首辅夫人又败家了(正文+番外)

更新时间:2020-07-01 06:48 作者:谁家团子 标签: 甜文 成长 重生 天作之合

文案:
  陆燕尔命运不济,刚当上世子妃,就暴毙身亡。
  楼君炎同样时运不佳,历经万难,九死一生做到首辅重臣,结果喝酒呛死了。
  谁料重生后,两个倒霉蛋凑一起,竟是大富大贵,上吉命格。
  只需陆燕尔开启花式败家日常,她越会败家,他官运就越好。
  后来,楼君炎位极人臣,回首一帆顺遂的官路, 感慨自己的败家小娘子真是……贼他娘的旺官运!
  任尔等Yin谋诡计,待他娘子豪掷千金,我自岿然不动,君心稳固。
  *
  一日,被皇帝痛批的太子,问:“楼首辅,你靠什么做到父皇心中第一肱股之臣。”
  楼君炎:“我娘子家败的好!”
  太子:“……”
  群臣:“……”
  Ps:背景架空,不要较真嗷。
  本文女主重生!
  ( 文文参加科技兴国:男主征战朝堂,造福百姓,改善民生!)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重生 甜文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燕尔;楼君炎 ┃ 配角:顾辞 ┃ 其它:若干
  一句话简介:娘子越败家,官做的越大!
  立意:打破成见,为你所向披靡!
  作品简评:
  这是一个始于利用,终于爱情的故事。楼君炎才识本事俱佳,只想入仕掌权势,奈何官运奇差,做官毫无门路,屡次不中,买官无望后,竟遇到了上天赐与他的福星陆燕尔,借她手花银子便可消财免灾,改变他的运势,她败家,他做官,于波谲云诡的朝堂风云中,经历党争,君王忌惮,战乱之苦,终于位及人臣。
  本文情节紧凑,各色人物跃然纸上,尤其男女主角形象饱满,生动有趣,我们的首辅大人既会做官,更是撩的一手好娇妻,婚后生活和谐恩爱,何处不弃撩。


第1章  开新文啦新婚夜,暴毙而死
  顾辞自此背上克妻的硬命,传言他的世子妃都活不过新婚夜,江州城无人再敢与他议亲,但他却有个青梅竹马的表妹,始终惦记着小时候的白月光表哥。
  一个江州,一个京城,却阻挡不了两颗相爱的心。
  顾辞为了向心上人靠拢,跑到京城去做官,正式进入朝堂权利中心,不靠父辈和家族,由一个没有实权的世子到手握实权的摄政王,他只用了短短五年时间,官路顺的出奇。
  可他与表妹的情路却异常坎坷,他们的结合遭到了所有人的反对,两家本是亲戚关系的长辈反对的极为厉害,尤其是崇德侯夫人态度强硬的可怕,自杀,断绝母子关系,乃是用Xing命阻止两人相爱。
  最后,倒底是犟不过当了摄政王的儿子,一纸婚书求到皇上面前。
  你以为老夫人就此妥协了吗?
  错。
  荣身为婆婆的侯夫人继续坚定不移地破坏两人感情,制造误会,强塞妾室,各种手段齐活,可摄政王顾辞还是将小表妹宠上了天,丝毫不受其影响。
  书中各种女配炮灰轮番上阵,皆以惨淡收场。
  陆燕尔感叹主角爱情的坚贞时,也不禁为自己扼腕叹息,这个惊天动地的爱情跟她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她短暂的一生,仅是书中寥寥数语。
  连个炮灰都不如。
  暮色四合。
  室内稍显昏黄,灯座上的烛火摇曳,隐隐灭灭的光落在床头疲倦而睡的妇人身上,朦朦胧胧,似真似幻。
  陆燕尔精神恍惚的厉害,这一幕何其熟悉,是她两个月前突发高热,娘亲自守了她三天三夜累的睡着了时的场景,原以为会就此死去,再也无缘与亲人相见。
  分不清自己究竟真的死过一回,还是只做了场噩梦?
  “娘?”
  陆燕尔呢喃着,声音又沙又哑,纷繁思绪涌上心头,由生到死,由死到生,新婚夜的死亡恍如梦境,让人不辨现实。
  郑氏惊醒,一把搂过陆燕尔的身子,喜不自禁道:“我儿,终于醒了,可吓死娘亲了。”
  说的话也一模一样,陆燕尔确定自己的死亡真不是一场梦,而是已经发生过的事。
  而她重生了。
  重生在了嫁入崇德侯府前。
  陆燕尔软绵绵地赖在郑氏怀里,瓮声瓮气地吸了吸鼻子,清润的眸子盈满雾气,委屈巴巴地说:“娘,燕尔好怕再也见不到你跟爹爹了,我不想嫁人了,我要永远陪在你们身边。”
  “胡闹!哪有女儿家不嫁人的。”郑氏轻轻地点了点她的额头,颇为无奈的样子,“不烫了啊,我儿怎么尽说胡话,你早前可是很满意崇德侯的世子,恨不得早日嫁过去。”
  陆燕尔扁扁嘴,很是颓然丧气,以前不知道当了世子妃会死啊,何况与顾辞携手一生的另有其人,自己就是个连炮灰都算不上的……煞笔。
  “娘,你就让爹去崇德侯府把亲事退了,再留我两年,好不好嘛?”陆燕尔摇晃着郑氏的手臂,小脸因高热后显得有些苍白,无限委屈的模样更是惹人怜惜。
  郑氏向来最疼爱她,最受不了她娇气可怜兮兮的样子,恨不得将力所能及的好东西都捧到她面前来,可这次,郑氏态度异常坚决,没得任何商量的语气,说道:
  “人家聘礼都抬过来了,这个节骨眼儿退婚,不是下崇德侯府的脸面么?”
  何况,退了侯府的亲,以陆家目前的门楣,哪还有机会再给陆燕尔找份富贵良缘。
  陆燕尔苦着脸,秀眉凝成一团,前世,崇德侯府也是在她高热期间下的聘礼,照着既定的事件发展下去,真嫁到了侯府,必死无疑。
  没道理明知前方是死路,还往下跳。
  见软磨不过郑氏,陆燕尔索Xing拉起被子缩进被窝里,犟上了:“哼,要嫁你们嫁,我才不嫁。嫁过去,我就真死了。”
  “呸呸呸,说什么不吉利的话。”
  郑氏气陆燕尔这般孩子气,但也只当婚期临近,即将嫁作新妇,又是那般的高门大户,心情难免紧张忐忑,萌生退意,自然也就没放在心上。
  陆秉坤忙完县衙的事,归家已是月满梢头,听闻女儿苏醒,官服未脱便匆匆赶了过来,郑氏端着纹丝未动的药碗,正努力劝诫陆燕尔喝药,哪知陆燕尔就是不喝一口。
  陆秉坤狐疑地看了一眼蒙着脑袋的陆燕尔,转头问郑氏:“女儿怎么了?”
  郑氏气恼地将药碗扔到陆秉坤手里,“不退婚,就不喝药,这不是使小Xing子嘛,在家里也就罢了,到了侯府,哪儿还有人这般将就她。”

直接到第分节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