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古代言情 > 权阉之女(完结)

权阉之女(完结)

更新时间:2020-06-11 15:17 作者:瓜子和茶 标签: 甜文 情有独钟 爽文 宫廷侯爵

文案:
  秦桑过了十五年没爹的日子,可娘临死前说,她有爹,亲爹是大太监朱缇,跺跺脚京城都要抖三抖的朱缇。
  这话秦桑根本不信,但面对虎视眈眈的族亲,她果断贱卖家产,独自上京,敲开了朱缇私宅的大门。
  门开了,一个身着锦衣的人站在她面前,饿得头昏眼花的秦桑抱着那人就喊爹。
  朱闵青笑了:错,叫干哥哥!
  ***
  九千岁朱缇有亲闺女啦——,一时间京城沸腾了,各路人马奔走相告,欢欣鼓舞,看秦桑的眼神都发着绿幽幽的光。
  无数人想利用秦桑做文章,却发现她身边始终站着朱闵青。
  那个Yin鹫狠毒犹在朱缇之上的朱闵青!
  朱缇摸摸光滑的下巴:挺好,肥水不流外人田。哦,忘了告诉你们,朱闵青随的是皇上的姓,如假包换的太子爷!
  PS:真是亲闺女;1v1,甜爽文,秦怼怼 & 朱狠狠
  =========================================
  完结文【痞子相公】【战神的养妻日常】 【宠婢生猛】  更多完结文请戳作者专栏
  ====预收《残疾暴君的白月光》文案====
  一朝改元,站错队的苏家落了个满门抄斩的下场。
  苏媚的幽魂飘荡人间,亲眼看到晋王起兵谋反,以残破之躯登上帝位。
  重生回到新帝登基那日,苏媚还是相府娇宠的大小姐,正要与状元郎定亲。
  为谋得一线生机,她果断退亲,转而向晋王自荐枕席。
  晋王Xing情乖张,不利于行,无法人道,嫁他就是守活寡,
  所有人道她疯,笑她傻,鄙夷她轻贱,等着看这朵娇花变成烂泥!
  等啊等,苏媚不但没有衰败,反而越开越艳丽,成了大周朝最尊贵的花。
  笑她的人想破了头也没想明白,却只能战战兢兢跪在她脚下给她请安。
  -------
  苏媚以为,自己能得萧易几分怜惜,是因为长得像他的白月光。
  她竭尽全力模仿着传闻中的人,直到无意中看到白月光的画像。
  萧易:朕看得高兴,皇后演得可高兴?
  #我演我自己#
  妩媚心机大小姐 & 敏感傲娇病公子
  PS:1v1,女主重生,男主双腿有疾,后期会治好。
  男主敏感多疑,会瞎想的那种,有刀,只CHa男主(刀也是糖做的)。
  =====幻言《分手后前男友穿成了狗》======
  和男友苏少延分手的那一天,罗雯在日记本上写下“苏少延是狗!”
  当天半夜,前男友挠开她家的门,状若二哈吐着舌头蹲在地上,蹭着她的腿求亲亲。
  而自家的傻二哈,在房间里上蹿下跳,冲着她不住咆哮,最后疯了似的一头撞在墙上。
  从那时起,罗雯惊奇地发现,她能听懂傻二哈的话!
  只不过脑海里响起的,是前男友苏少延狂躁的声音,“把老子变回来啊啊啊啊!”
  前男友和二哈互穿了怎么办?
  罗雯仰头大笑三百声:苏狗,你也有今天!
  前方,大型虐狗现场~
  【1v1,轻松搞笑的甜文,日常向,也许会很沙雕】
  【毒舌爱吐槽的傲娇男& 攻气十足超A女】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桑,朱闵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拼爹我就没输过
  ==================


第1章 (修)
  永隆二十三年,隆冬腊月,此时天色向晚,大雪成团成块地在风中飞舞,天地间苍苍茫茫,俨然一片混沌世界。
  京郊西南的官道旁有一家车马店,虽然简陋,但在这样的天气,也成了不可多得的好地方。
  店内几乎坐满了人,南面是十来张桌子,客人们猜拳吃酒,吹牛打屁十分热闹。北面则是一字型大通铺,盘腿坐着七八个妇人,磕着瓜子聊得热火朝天。
  一个小姑娘靠着西墙屈膝坐着,安安静静的,和这个喧哗的圈子不太融洽。
  她十四五岁的样子,穿着月白色袄裙,发间别着两朵素白的绢花。
  五官还未完全长开,却已现明艳绝世之姿,特别是那双眼睛,又大又亮,总是带着三分暖意,叫人一看就心生欢喜。
  她一遍一遍Fu摸着手上的玉兰花纹荷包,眉尖微蹙,好像有什么心事。
  荷包应很有些年头了,颜色暗沉,上面绣的白玉兰花都已经泛黄了。
  看着荷包上的玉兰花,她不由想起了自家院子里的那棵玉兰树。
  往年每逢暮春时节,花开一树,母亲总爱抱着她坐在树下赏花。
  母亲看着花笑,她看着母亲笑。
  有时母亲会没头没脑说一句:“那个人,也爱玉兰花。”
  她问母亲那个人是谁,母亲便点着她的小鼻子,只笑不答。
  如今,母亲的玉兰花枯了,她也不再是小孩子了……
  她的目光渐渐模糊了,一层白雾迷蒙了视线,她极力压下酸涩苦痛的情绪,把头深深埋在臂弯里,不让别人发现自己在哭。
  店内人们的喧嚣声渐渐远去,恍惚间,母亲的话又回响在耳边。
  “阿桑,娘的身子骨不成了……莫哭,有些话须得告诉你,仔细听着,你爹爹没死,他还活着,他叫朱缇……对,就是大太监朱缇,别不信,听我慢慢说。”
  “十六年前,你外祖牵扯进寿王谋逆案,秦家被抄家灭门。娘是出嫁女,侥幸逃过一劫,却被前夫家休了……流落街头,遇到了你爹爹,彼时他还未进宫,Yin差阳错之下就有了你。”
  “后来他进宫做了宦官,这段缘算是尽了……我带着你投奔到秦家庄,老族长和你外祖是出了五服的堂兄弟,关系虽远,好歹有几分交情在,你我母女算是有了个容身之处……为免惹上是非口舌,才对外称我死了丈夫。”
  “老族长是好人,新族长却是个黑心肠的,阿桑,娘走了,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
  “你跟了母姓,却算不得真正的秦家女,若族人能容你,秦家庄还是安身之所,你便做个寻常的乡野妇人,过普通百姓的日子。若是不容,你就拿着这荷包,上京,寻你爹爹去,他不是坏人,定会妥善安置你。”
  “你爹他权势滔天,却是危机四伏,娘是犯官之女,身份也着实尴尬。京城又是个是非窝,不到最后境地,娘是不会和你说这些的……阿桑,你都记下了么?”

直接到第分节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