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古代言情 > 美人杀我千百次(完结)

美人杀我千百次(完结)

更新时间:2020-06-05 21:29 作者:缇十七 标签: 甜文 青梅竹马 情有独钟 宅斗

文案:
  仅看重郎君皮相的阿笙有一本手札,她在上面认真记下择选夫君的准则。
  一、长得好看。
  二、活着。
  在梦魇里,她莫名其妙成了丑男的小妾不说,当年她一见倾心的公子还笑吟吟走过来:阿笙嫁给旁人的话,是喜欢这杯竹盏盛的毒药呢,还是喜欢这把玉制的长剑呢?
  惊醒的阿笙心有余悸,在手札上补充新要求。
  三、不会杀掉她的。
  阿笙没有在梦境里看到的是,她被下了要挣扎七天七夜才会死亡的剧毒。公子一把琳琅剑屠净了害她的人,她的大美人Fu摸着她的墓碑,唇角血玷污了如玉公子的脸。
  他喃喃道:“阿笙,你不要走得太快了,再等等我好不好?”
  伪傲娇公子真病娇美人崔珩晏 X 伪小丫鬟真贵千金颜控阿笙
  1. 女主挺正常,男主恋爱脑
  2. 甜文。后期换地图,所有可能的虐点来自于男主的惊天脑补
  3. 和隔壁的恶趣味版渣男炼狱《PUA不可回收再利用》一起双开,两本都不坑,给我的美人读者们香一个
  4. 听说多夸一夸掉毛作者,美人们的秀发会变得更加漂亮浓密哦~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宅斗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阿笙 ┃ 配角:崔珩晏 ┃ 其它:别骂了,你说的对
  一句话简介:病娇白月光怎么彻底黑化了


第1章 颜控女的悲哀
  阿笙又一次在梦境里,被她心慕的美人杀死了。
  梦里的阿笙遇见崔家小郎君的时候,是在一棵枝叶疏密的树下,垂柳如盖。
  翠柳如茵,恰好将她梳好的妇人发髻,模模糊糊地遮掩了起来。
  不远处,为了寒食节所举办的盛大祭祀活动里,缭绕着的香氛缥缈地飘散了过来。
  阿笙垂首,好像在细细地打量着篮中的冷食,但其实脑中缠绕的,也只有杜蘅一般的悠远气味。
  隔着很远,眉目清朗的公子被众星捧月围起来,正轻敲着把折扇。
  可只是一个转头的功夫,玉一般的公子就已经发现了她,他漫不经心敲扇子的动作一顿,微笑着唤她:“阿笙,你怎么在这里?”
  众人循着目光看过来,似乎是想瞧瞧看哪位娘子,居然能得到风姿特秀郎君的瞩目。
  这边的阿笙却一点都没有受宠若惊的意思,而是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寒颤。
  无他,这已经是阿笙数不清次多少次,在梦里遇见崔家的小郎君,崔珩晏。
  阿笙麻木地想:接下来,他一定会邀请自己去醉玉楼里品茗。
  可是不知为何,梦里面的阿笙已经嫁给不记得的人。
  于是,无论阿笙做出怎么样的应答:上前去大大方方地行礼交谈;以“妇人不宜擅见外男”的理由婉拒离开;甚至是装没听见掉头离去,最后的结局都是一样的——
  被崔珩晏温柔地,缓慢又坚定地,杀死。
  崔小公子他是个疯子啊!
  阿笙都被杀的麻木了,这回也懒得再逃开,她大大方方地走了过去,行云流水行了个礼:“好久不见,公子神采更胜往昔。不知公子可愿与妾身同去醉玉楼里一聚?”
  众人哗然:也不知是谁给了这美貌小妇人泼天的胆子,竟敢直接来染指如此高贵的郎君。
  可阿笙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只专注盯着公子那镜澄的双眼。果不其然,崔珩晏收了扇子,薄唇微弯:“荣幸之至。”
  旁边的人群不敢置信:郎君他居然还答应了。
  倒是有明眼人小声惊呼:“这小妇不是萧连帅最近新纳的,正得宠的小妾无双吗?”
  阿笙充耳不闻,心里想的是:这回你总不会杀人了吧。
  事实证明,她想得太美了。
  醉玉楼里,两人相对而坐,公子的目光脉脉含情,好像是天边的月亮直接为他坠落,只为栖息于他的眼眸。
  他亲自为她斟了一杯茶,柔声:“阿笙,你不是最喜欢醉玉楼的雨过天晴吗?”
  阿笙瞧他一眼,也不多言,默默地端起来这盏茶。
  饮毕了杯中茶,阿笙只觉得腹中隐隐一痛。
  似乎也是死了太多次麻木了,她一下子就预知到,这次自己又要芳魂一缕,随风散了。
  果然,阿笙渐渐感到脑子都木掉,而她嘴角都渗出丝丝血液的时候,崔珩晏还用冷白的手指,蘸取她唇边溢出来的朱红液体,伸入自己桃花色的唇间。
  崔珩晏的眼神居然在此刻都还很温柔:“为什么要跑掉呢?若是你真的爱甚么阿堵物,我自然会将天下的宝器都捧到你面前来呀。”
  萧萧肃肃的如玉公子嗓音低靡,让人光是听了就要沉醉。
  崔珩晏:“你为什么要离开我呢?是我哪里做得不好,惹你生气了吗?”
  可是怎么能用这样的声音,面无表情地杀了她呀!
  不是公子错了,是她做错了。
  阿笙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惊醒后郁卒得大脑放空:美色误人啊,男色比女色还恐怖,让她枉送无数次Xing命不说,还每夜都噩梦重演。
  她忽然想起什么,摸索着从枕下拿出一本手札。
  那手札是上好的青檀制成的生宣,触手光滑,只是装帧的线却歪歪扭扭,显然制作的人并不擅于这种活计。难得这样做工粗糙的册子,她还能保存的这么好。若不是纸的边缘都泛黄,怕是没人能猜到它是多年前的产物。
  手札的封面是平铺直就的大字“择夫准则”,笔触稚嫩,一看就是小孩子写的。
  正是四年前的阿笙专属。
  翻开第一页,两行要求占了大半面:
  一、长得好看。
  二、活着。
  比起第一条阿笙歪七八扭的字迹,“活着”两个字虽然笔力仍有不足,但已经能感受到其中铁画银钩的风骨。
  四年前的小公子崔珩晏递过来崭新手札,漫不经心地挡住针扎破的指尖,“在外面捡的,送给你。”若不是他眼角余光频频循着她望过来,怕是没有人会察觉他的在意。
  幸而欣喜若狂的阿笙正忙着接过手札,并没有察觉到小公子玉白面颊蒸腾起的霞色。她笨拙地拿起崔珩晏的毫锥,蘸取墨汁在上面描画,浓黑色泅晕成一片。
  小公子见状,情不自禁皱眉,几步踱过去,问奋笔疾书的她:“你对未来的夫主,就只有皮相好这么一个要求吗?”
  从小就喜欢俊秀郎君的小阿笙不疑有他,小Ji啄米式点头:“嗯,这我就很满足了。”

直接到第分节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