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古代言情 > 继女(正文+番外)

继女(正文+番外)

更新时间:2020-05-08 21:51 作者:春温一笑 标签: 情有独钟 重生 豪门世家 爽文

文案:
  香璎重回十三岁,再一次面临同样的选择:父母和离了,跟爹还是跟娘?
  爹中了状元,做了驸马,跟爹可以进入南阳公主府,做官家千金。
  娘是商户人家,有财富,但无权无势,任人宰割。
  做商户之女还是做官家千金,这还用选么?
  前世香璎被母亲忍痛给了父亲,以为身为状元郎的父亲可以给香璎更好的生活。但父亲的漠视和继姐何盈的算计,令香璎下场悲惨。
  香璎做出了和前世不一样的选择,人生际遇也和前世截然不同,从太康郡主到温王妃、太子妃,顺风顺水,平步青云。
  架空,1V1;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重生 爽文
  作品简评:
  香璎重回十三岁,再一次面临同样的选择:父母和离了,跟爹还是跟娘?前世香璎被母亲忍痛给了父亲,以为身为状元郎的父亲可以给香璎更好的生活。但父亲的漠视和继姐何盈的算计,令香璎下场悲惨。这一世的香璎会有什么样的决定,什么样的人生?
  本文属于重生爽文,女主重生之后做了正确选择,顺风顺水,亲情、爱情双丰收,喜欢爽文的读者可以入坑。


第1章
  入秋了,风里有了丝丝凉意,又夹杂着浅浅淡淡的桂花香气。
  本该是悠闲从容的时光,香府的老太太英氏火气却很大,摔碎了两个茶碗三个果碟,又举起了一个哥窑海榴红花觚。
  英氏的女儿香馥坐着没动,“这个花觚是璎儿最喜欢的。”
  英氏虽已上了年纪,动作却极为敏捷,“璎儿喜欢,可得给她好好留着。”小心的把花觚放下,换了一个黑色瓷质蜜食罐。
  “这罐子我还蛮中意的。”香馥阻止。
  英氏怒道:“这破罐子有什么好的?黑不溜秋,毫不起眼,偏你拿它当宝!”
  香馥幽幽叹气,“娘又不是不知道,我眼光一向很差。”
  英氏见不得女儿这般模样,放下蜜食罐嗔怪道:“与你有何相干?当年是父母作主命你和陈墨池成亲,谁知他寡廉鲜耻,考中了状元就要休妻另娶,攀高枝儿作驸马了?阿馥,这都是姓陈的负心无情,你一点错处也没有!”
  英氏忙着哄女儿,倒顾不上发脾气摔东西了。
  一直在旁边站着的侍女立秋、立冬有眼色的蹲下身子清理碎片,胖呼呼的苏妈帮着英氏骂人,“姓陈的负心贼就该千刀万剐!才十岁他就把他亲爹克死了,他亲娘一个妇道人家,膝下两儿一女还小,就是想拉扯儿女长大,也是拉扯不动。要不是咱家老爷大仁大义,助他银两,他一家四口早饿死了!负心贼,那时他穷,连香家的上门女婿也愿意做;等他发达了,阔气了,他是结发妻子也不要了,亲生女儿也不要了,丧尽天良,猪狗不如!”
  香馥心中不快,但苏妈是她奶娘,也不好出言斥责,秀眉微蹙道:“陈墨池再不好,也是璎儿的生父。骂他太狠,璎儿脸上如何挂得住。”
  苏妈抖出一方和她身材极不相称的秀气手帕,抽抽搭搭的哭起来了,“姑娘还是对姑爷……对姓陈的一片痴心啊,只是咱家老爷不在了,没人给姑娘撑腰,白白给人欺负……璎姐儿和她爹一样也是个没良心的,放着亲娘不要,一心想投奔那个公主后娘……”
  英氏拍案:“胡说!璎儿才生下来便上了族谱,她姓香名璎,是香家的孙女。香家的孩子,自然是向着香家的,陈家说什么也抢不走!”
  话虽这么说,但当婢女来报,县太爷之妻许孺人到访,英氏和香馥心中却均是不安。
  香府是商户人家,平时和许孺人并无来往。许孺人亲自登门,必有要事,该不会是和陈家有关吧?该不会是帮着陈家抢孩子的吧?
  明知许孺人可能来意不善,但她是本县父母官的家眷,总不能把她挡在门外。
  母女二人将许孺人迎进厅堂,许孺人年纪四十多岁,清瘦冷淡,只抿了一口便把粉彩茶盏放下了,“可否请璎姐儿一见。”
  香馥婉言推却,“多谢孺人关心,这两日璎儿身子不大爽快,等她大好了,一定让她登门拜见。”
  许孺人微晒,“听闻璎姐儿的亲祖母、大伯母想见她,也是见不到的,何况我这个外人呢?”
  英氏忙澄清,“璎儿姓香,是香家的孙女,我才是她的亲祖母。”
  许孺人不理会英氏,对香馥徐徐说道:“父母若爱子女,则为之计深远。璎姐儿留在香家,只是普通商户之女,以后香家还要靠着她支撑门户,她辛苦不辛苦?艰难不艰难?今后若要婚配,不过是门当户对、商户之子。若到了陈家,她父亲是状元爷、官老爷,母亲是南阳公主,身为公主府的千金,谁不高看?王孙公子,贵族子弟,甚至天潢贵胄,什么样的夫婿嫁不得?荣华富贵,唾手可得。”
  “身为母亲,不可太过自私,只想把女儿留在身边,却毁了她的锦绣前程。璎姐儿自己也想回陈家,对不对?做母亲的何必苦苦阻拦。公主驸马已经完婚,陈府和睦亲热,若再加上璎姐儿,合家团圆,岂不美哉。”
  “咱们做长辈的,也别太无情了。不如把璎姐儿请来,问问她的意思,如何?姓陈还是姓香,于她而言,天差地远。”
  许孺人微微笑起来。
  做商户之女还是做官家千金,这还用选么?只要这璎姐儿不是傻子,必定会回陈家。
  如此一来,她这位县令之妻也就不辱使命,替南阳公主了结了一桩麻烦事。
  若驸马和前妻之女留在香家,不明内情的人会以为南阳公主不慈,做不到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有损公主的贤名。
  香家这位璎姐儿,必须改姓陈,必须进入公主府。
  这是璎姐儿的宿命,也是璎姐儿的荣幸。
  --
  香璎脸颊贴在黄花梨嵌玉石的屏风上。
  凉凉的,像是真的贴在玉石上一样。
  抬起手在雕花黄花梨边框上摸索,摸到两个熟悉的图案,心潮澎湃。
  她七八岁的时候最是调皮,偷偷拿雕刀在这里刻下“香璎”两个笨拙难看的字,祖父祖母当宝,原封不动的给保存了下来。
  分别多年,重新见到这两个字,便回想起儿时天真烂漫的时光。那时祖父还在世,父母还没有分开,她就是香家的宝贝疙瘩……
  “跟随父亲或是母亲,让璎姐儿自己选,如何?”许孺人温文尔雅的说话声,传入耳中。

直接到第分节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