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古代言情 > 混球宠妻进化史(正文+番外)

混球宠妻进化史(正文+番外)

更新时间:2020-05-06 20:36 作者:陈一原哎 标签: 宫廷侯爵 甜文

文案:
  cp:【落魄潦倒官家娇小姐x手提大刀糙皮俊混球】
  何遇天生的一副雅人致深的好相貌, 却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混球痞子头。
  整日里手提着一把大刀,在酒楼里喝酒划拳耍骰子。
  有人道何遇喝得不是花酒,更有流言蜚语传出何遇私底下是个喜好男风的,年至二十了也没人敢嫁。
  长娆被买来的第一天就嫁了个混球,心里怕极了,新婚第二日壮着胆子,低垂着脸儿,去了混球窝里喊那人。
  何遇喝得正欢,哪容的人打搅了去,心里一横爆脾气上来了,酒坛用力朝门上一掷,对着长娆大喝一声:“滚。”
  这声音大的叫小新妇腿脚发颤,抬眼看他的一双水眸子含满点点泪光,吓得捂嘴哭着跑了。
  众人轰笑道,何遇如今算是但凡是个女的都不入眼了。
  谁知后半的月夜黑幕遮天,何遇轻捏着长娆的下巴,嘴里吐出来的Y_in沉语气,带着熏人的酒意喷在她的面上,语气吊儿郎当:“白日里是怎么哭的,嗯?再给爷哭一次。”
  ———软糯的调调哼得爷耳窝子痒心慌
  本文又名《长娆》《灼心泪》
  看文小指南:
  1、 起初四两拨千斤,后来四两不拨了,千斤跪地求拨(男主无敌刷新下限,仍由女主蹬鼻子上脸,心甘情愿)
  夺命的不一定是锋利的刀子,也可能是美人的落下的灼心泪。
  2、男女主双洁,男主混是真的混,女主弱也是真的弱。
  3、(心怀社会正能量,跟着长娆驯夫养家奔小康)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长娆|何遇 ┃ 配角:太多了,写不下。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糙汉x娇花


第1章 章一
  长娆从一场梦魇中正襟危坐起,还未来得及擦干脸上被惊吓的冷汗与泪珠,就听见屋子外面传来的尖叫和逃亡的声音。
  她掀开被褥正要起身前去看,是哪个没规矩得丫鬟婆子和府丁,没规矩的在外面嚎叫。
  长娆将将下地还未来得及将脚穿得进靴子里,就见到自己的R_u娘带着哭哭啼啼的丫鬟翠柳,冲进屋子来,大步的上前,将手里的丫鬟衣物给长娆套上。
  又扯一旁挂着长娆的衣物连忙丢给翠柳,翠柳拿着长娆的衣物攥在手里,只默默的擦泪却不见动作,长娆的R_u娘大声吼她去,“还不快换上!仔细想想你那缺钱的弟弟!”
  翠柳被吓得达了个颤,赶忙的将长娆衣服换上了,又将自己脱下的丫鬟服藏到长娆的床榻底下去。
  长娆不明所里,仍由着R_u娘摆动,原先还愣着的神思,这会子才被R_u娘气足的声音吼回来,闺房外穿来大声的哭涕声,她着急坏了,懵头问,“R_u娘,这是怎么了?爹爹和娘呢?外头发生了何事?”
  R_u娘瞧着长娆才睡醒的惺忪的脸庞,上面挂着未褪去的稚气,她家小姐啊,再过明年就及笄了该到了说亲的年纪,那承想遭遇这祸害的事儿。
  长娆见R_u娘抽泣着就是不答话,她心里头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顾不上其它的,就要跑出闺房去外面看到底发生了何事。
  R_u娘将她一把扯回来,擦干泪正色道,“小姐啊,现在不是任X_ing的时候,今儿个皇上来了旨意,原是老爷之前参与的案子出了差错,判错了案子,冤了几条人命,那被冤死的人与太子妃娘娘有些关系,便有人参了老爷一本,如今旨意下来了,满门抄斩。”
  “这前堂您是万万去不得了,夫人给了翠柳银子救济她的弟弟,她感恩夫人,愿意来代替您,您赶忙的换了衣裳,跟着R_u娘往后门走。”
  李长娆是养在闺中的娇滴滴的小姐,哪里听过这事,听了R_u娘的话,六神都被吓得无主,一张脸煞白煞白的,泪也大滴大滴的落,泣不成声,“我要去见爹爹和娘,早上出门时还好好的。”
  如今自己做了一个噩梦,起来之后什么都变了,怎么会这样呢,爹爹他一向大公无私,最是和蔼了,摸过自己脑袋的手都是暖温温的,笑容总是慈爱的,一双眼含着细纹会笑着喊阿娆。
  爹爹怎么会判错了案子冤枉好人,肯定是有人栽赃嫁祸,一定是这样的,长娆扒开腿肚子就要跑出去,R_u娘的力气比她大,一把拉住她,“胡闹!小姐此刻出去若是死了,老身对得起夫人和老爷的嘱咐吗?”
  “李家就你一个独苗苗,你若是非要出去了,那就叫我先死去了也好和老爷夫人有个交代!”
  R_u娘哭的捶胸顿足,她放下手里的活计也不拦李长娆,莽足了力气就大力的朝着一旁的红柱子撞去,吓得长娆赶忙拦在她的前头。
  这一撞没撞上柱子,倒是撞上了李长娆的肚子,R_u娘是抱了必死的决心,力气大的李长娆泪花在眼中打转子,捂着肚子疼得直不起腰来。
  R_u娘连忙去扶她,“哎哟我的小姐啊,你拦着老身做什么。”
  嘴上的话虽然这样说,趁着长娆疼的说不出话来的片刻,替她装了些小巧值钱的物件塞在她的衣兜里,又将李长娆的头发一把的扎起来,替她摸了泪,将她从地上扯起来,又吩咐了翠柳一番,赶忙了带着李长娆跑向后门了。
  李长娆虽然疼得说不出话来,人还是有意识的,她看着院子里自己素来最爱的君子兰,昨儿个娘亲还和自己一起给它喂饱水,看它在阳光下生机勃勃的开着娇俏的花儿,今天就被匆忙的过往逃亡的人踩的稀烂,露出碎骨的叶茎。
  泪蒙了眼,物是人非了。
  R_u娘跑得很快,挟着李长娆不一会就到了后门,好在抄家的官兵都忙着押人,去书房和账房抢值钱的东西,还没有撵到后门来。
  R_u娘放下李长娆也顾不得哄她,开了后门伸头去看左右无人,扯了李长娆的后衣襟,将她推出去叫她赶紧走。
  李长娆看R_u娘不和自己一起出来,她忙问道,“R_u娘,您不跟我走吗?”
  R_u娘哭着撵她,“我的乖乖小姐啊,今儿以后您就是一个人了,要好好的照顾自个,快些走吧。”
  李长娆上前扒开欲合拢的门,哭着,“阿娆已经没了爹娘,R_u娘也要抛弃我了吗?”
  R_u娘掰开她扒着门框指尖都在泛白的手,“快离开啊!别在这里犯糊涂,R_u娘若是跟着你走了,翠柳那丫头怎么瞒得过去!李府上下要是少了一个,这些人岂会善罢甘休!快走!”
  眼瞧这官兵就过来了,R_u娘心一狠将李长娆推了出去,见她跌倒在地上满脸泪痕,也狠心别过头去不忍再看。

直接到第分节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